【血色羔羊 The Other Lamb】2020|我們都不該迷途… |腦粉影評

《血色羔羊》雖然顧名思義該是部驚悚作品,然而它帶給觀影者的感受其實是『更深刻』的; 『深刻』到情不自覺開始投射到現實生活裡,我們有多被現在的狀態所困住?『深刻』到假使所有的一切都是庸人自擾,那麼我們會如何決定打破僵局? 而當上述兩點同時成立時,我們有沒有辦法將自己的雙手染紅,並且在雙頰處畫上一道道鮮紅著代表『突破』的衝擊?! 這世界上如果真有伊甸園,那也該是自由且奔放; 既然夏娃偷食了智慧之樹的果子,那在被趨逐的同時,也會是同樣獲得了『智慧』。《血色羔羊》中當夏普自喻為救世主時,其實早就注定了命運的結果。一切封閉的世界才是誘導瑟菈拔上大樹悄悄摘下禁果的緣由,而非使然…

 

在乍看充滿迷幻的故事架構裡,蘊涵著許多出乎意料的秘密; 每一件被隱藏在歌聲及歡笑下的外表,終究都有因果循環的輪迴。《血色羔羊》將人性最赤裸的慾望,以極盡荒誕的手法呈現。當觀眾們決心欣賞這部電影作品的同時,就該有某種覺悟,那些在平凡無奇的肌膚之下都是我們最深處的渴望; 也許是渴望著突破、或是如影中其他角色般繼續沉迷在其中,可是無法被推翻的就是在浩瀚的人海裡,永遠都會有一位引導者; 以他(她)為首帶領著大家走進深不可測的樹林裡,再經歷過重重迷霧後搖身一變籠罩在耀陽光線下。

 

這座森林中,僅以青色洋裝及紅色系洋裝巧妙地區分兩種身份; 紅色系列的是母親、妻子、女人,青色系統的則是屬於女孩、兒童、子女。唯一衝突在兩者之間的是一名男子夏普,女人或女孩們會在固定的時間裡將他包圍在圈圈中心,男人帶領著她們朗頌恩典詩詞或是撫觸她們的肩膀、親吻她們的雙唇。有趣的是,即使紅衣與青衣的人數眾多,她們卻規矩的沒有嫉妒及踰矩,她們克守著本分在夜晚到來時等待被夏普欽點,賞賜恩典; 這是非常光榮的一刻,代表著今夜可以洗一次乾淨的澡、褪下垂墜又厚重的衣裳,單獨的與『救世主』夏普同床共枕入眠。這一群以夏普為首的團體似乎都是在自給自足的公社環境中長大,瑟菈也有著相同背景的年輕女孩和女人一同居住在與現代社會完全隔絕的偏僻森林裡。當瑟菈被懲罰時,會走進一間黑漆漆的簡陋木屋,一名只有被白色布條裏住胸部以下的女人倒臥在骯髒的地板上,她被要求不能說話、不能進食; 另一名白衣女子都像是發狂般的警告著瑟菈:「要小心月經來的時候,因為那是被玷污的象徵。」

 

瑟菈自從白衣女子的一番話後陷入不安的氛圍中,她開始懷疑眼前所看見的一切是不是與惡夢中的重疊? 那會一直散發著充滿男性魅力微笑著的夏普,真實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自己要在森林中離群索居? 那一夜一台警車只閃爍著紅藍光芒卻沒有鳴笛聲音,安靜地駛進公社中,員警和夏普低聲的說著話,像是被偷聽到什麼,隔日,夏普就宣布要遷侈到接近伊甸園的神聖地方。迎面而來的猜測及懷疑都考驗著瑟菈對夏普的忠誠度,然而,具有挑釁意味的寓言早就在不知不覺間,將瑟菈的惡懼和青春期的覺醒帶來更無止境的撼動。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