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惡 The devil’s path】2020✪你以為的正義只是兇惡的側臉✪腦粉影評

死刑犯須藤 ( #ピエール瀧 /飾) 像是最後掙扎,他寫了一封字跡潦草的信件到雜誌社,渴望在臨終前做出最後一份『善良的自白』。任職於該雜誌社的藤井 ( #山田孝之 /飾),在編輯的任命下前往監獄探視,原本以為只是一般道聽塗說來的瘋言瘋語,只是試圖用『告白』,來為自己挽回些餘地,但當須藤煞有其事的說出:「我還有三件從未跟任何人說過的餘罪,而這些罪行的首謀者皆是一位被稱作為“老師”( #中川雅也 /飾) 的男人所為。」。乍聽之下,這一份『善良的自白』真實的讓人膽顫心驚,然而更深入的感受,這和『善良』是一點關係也沒有。說好聽點是想要替另外三件還沒被發掘的兇案自首,可實際上,不過就是想要再拖多一點人來墊背而已。須藤認真的說著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會被判更多的死刑,他只是單純的認為只有自己死是不夠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公正,因為主使者仍悠閒的外物色下一隻肥羊宰殺。

 

即使編輯認為這不過就是老狗變不出新把戲的無聊新聞,也下令禁止藤井繼續追查下去,但當藤井一步步按須藤給的那些飄渺虛無的線索,卻還執著的找到新大陸時,藤井告訴自己,這是唯一讓社會可以變得更有正義的不二法門。藤井發了瘋似的日以繼夜馬不停蹄的蒐集更多跡證,回到家總是深夜,妻子又在和自己的母親鬧彆扭了,至少藤井單純的認為這是大多數家庭都會面對到的婆媳問題。尤其母親年事已高伴隨著阿茲海默症,無論妻子如何抱怨,藤井總是一昧的要求妻子要更加體諒和細心照顧。反思當藤井自命為正義使者的同時,他對於婚姻和家庭付出了什麼? 正義,難道只存在社會中嗎?

 

尤其當『老師』的犯案手法逐漸被藤井摸透後,『跟蹤』這件事對藤井來說根本稀鬆平常,那麼對老師的家庭成員,例如妻子和女兒時,『正義使者』又是誰? 那具因為欠下龐大債務又老垂矣矣的長者,滿頭白髮仍執迷不悟的向地下錢莊一筆一筆貸款鉅額,無力償還的困境下,迫使妻子和兒女除了必須一肩挑起債務外,還要忍受老父親不願認清事實的壓力; 那一段:「老婆子,那我們就說好了,我們想辦法灌他喝很多很多的酒,導致他猝死,而保險金的部份…」曾經許下承諾的婚姻,終究敗在柴米酒鹽醬醋茶,入不敷出的經濟壓力對活著的人已經太難承受。為了家庭、為了兒女、為了自己,做出滅親抉擇的老母親又何嘗不是這個家的『正義使者』?

 

『老人就是浪費社會資源的禍首啊』這是『老師』自栩為『正義使者』的名言,尤其他對待須藤或是其他下屬向來不吝嗇,大筆大筆的金錢任由大夥兒花用。在還有豐厚的報酬可以如泉水般源源不絕的供給時,誰又曾真正認為自己是『兇惡』的代表? 或是當藤井帶著厚厚一疊資料至警局報案時,警方一席:「我們會向上呈報。」如此官方口吻,對整個社會來說、或是對藤井一介平民來說,算不算『兇惡』呢? 白石和彌一如既往追尋著人性闇黑和從不輕易外顯的內心層面貫徹《兇惡》整部電影; 性愛、毒品、謀殺、金錢,這些總是人們避之危恐不及的話題,在白石和彌導演的眾多作品裡,都毫不掩飾血淋淋地呈現在觀眾眼前。壞人們逞兇鬥狠的殺謬,習慣活在地獄中,善良可以被傳染,那麼黑暗也會。你以為你是『正義』,但其實和『兇惡』有什麼不同?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