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小孩 Son-Mother】2020| 我的天空 |腦粉影評

在伊朗傳統的父權專制下,為擔心瓜田李下遭人非議,若寡婦欲再嫁,寡婦的親生孩子若與新丈夫家小孩年紀相仿,卻不同性別時,是不能同住一屋簷下的。可是當我們在頌揚母愛的可歌可泣時,首先是與生命搏鬥的交關,以及含辛茹苦的養育之恩…可惜,在《親愛的小孩》裡,我們看見的是孤兒寡母的無奈、社會的無情和人性的貪婪; 無奈的是孤兒寡母忍受的歧視、無情的是父權至上的體制下女性的卑微、貪婪在中間人以媒妁名義行利益之實,而繼種種的總結,被犧牲掉的就是孩子。類似劇情如日本中野量太導演的《幸福湯屋》,母親為了尋求更好的出路,告訴孩子要乖乖等待; 是枝裕和導演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一個永遠做著美夢的母親,哄騙著孩子的信任,一個又一個的謊言…這些電影中被遺落下的孩子,是各個國家隨時隨地都在名正言順的不斷地發生的悲歡離合; 悲的是孩子無聲的相信著美好的未來、歡的是一個家庭的組成。

 

同樣在聾啞寄宿學校的小胖弟,熟練地帶著阿米爾到地下儲藏室,俐落地打開那扇灰濛濛的玻璃窗,身手矯健的拆下防護欄,再塞給阿米爾一疊鈔票,目送著阿米爾離去。小胖弟曾說:「那時候,我媽媽告訴我只要待在這裡30天就好,她一定會來接我的。可是,現在已經過了三年…」。對比眼前的畫面,小胖弟是不是也曾經為了自己奮力地拆下鐵欄杆? 是不是也曾經含著眼淚不斷地問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或是他也曾經不顧一切地逃離開這裡,只為了想看媽媽一眼? 記得那天早餐時,一隻小鳥誤闖進聾啞學校的餐廳,聽不見聲音的孩子們興奮地追逐著小鳥並且發出劇烈的聲響,小鳥驚慌失措地不停的衝撞著玻璃窗,羽毛一根又一根地散落; 阿米爾就像是被困在玻璃窗內的那隻小鳥,明明享受過寬闊的世界,卻誤入了另一個環境,殞落像是已知的未來…

 

沒有人會去批判母親萊拉的行為,因為這在伊朗是個常見的例子。但是我們會為孩子哭泣,因為被最親愛的母親背叛,這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謊言。從夏天到冬天,窗外已經開始落下白雪,母親的衣裳宛如一場夢,阿米爾看見母親正朝著自己飛奔而來。萊拉曾經堅強過,日以繼夜地在工廠努力工作,嗷嗷待哺的孩子和必要的支出早就壓的萊拉喘不過氣。小女兒曼妮突然感冒發燒,就像是神祇的嘲諷,在卡贊出現之後,萊拉的堅強變成逞強,迫使她不得不向命運低頭…《親愛的小孩》以伊朗國家遭受國際經濟制裁為背景,描述底層人民悲苦的生活,刻畫一對母子在面臨傳統文化的欺壓下,被迫撕裂的親情關係與複雜的道德人性。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