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師 Shine】2020| 我只是需要一個擁抱 |腦粉影評

我將曾經故做堅強的小時候埋藏在我內心的深處,我以為我用鮮血和骨肉豢養著他,就等於是盡我所能的好好保護他。當我的手指頭愈加流俐地可以在黑白琴鍵上跳著華爾滋時,那一直啃食著我的童年竟悄然無息地和我一起長大。我的身軀已經抵擋不住他剛毅的靈魂,他一次次猛烈的衝撞著我的身體,每一次撞擊都讓我即將粉身碎骨! 而當有一天他真正到來時,出乎我意料的,他竟然帶給我獨一無二的快樂。《鋼琴師》改編自澳洲著名鋼琴家大衛赫夫考的真實故事,呈現天才兒童的悲慘童年,同時也大膽揭露出父子之間的愛與恨。

 

「你知道我曾經有一把小提琴嗎? 那是我存了好久的積蓄才買下來的,它非常的漂亮,琴弦間跳躍著動人的音符,但是我的父親把它摔碎了! 他認為男孩子是不可以學習音樂的。你知道你有多幸運嗎?大衛的父親皮特總是以這段童年往事為父子之間的交談拉開序幕,然而,這一段話並不是多讓人可以感到欣慰的體諒,反而是代表著大衛即將面臨的家庭暴力! 在猶太家庭中,父親皮特是天、是地,只要他一個皺眉,包含母親、姐姐和妹妹是呼吸都不敢喘息出聲的嚴厲。皮特將自己童年背負的創傷用親情的愛意做為包裝,時時刻刻逼迫著大衛勤練鋼琴,即使大衛表現的和同年齡的孩童相比已經是非常出色。可是皮特只許『贏』不許輸的好強心態表露無疑地展現在大衛只拿到銀牌的時刻,即使小大衛還不能夠理解『贏』和『輸』之間的差異,但他明白『金』和『銀』的差別; 『金』象徵著可以獲得父親讚許的眼神和這一天家庭氛圍的和睦,『銀』則表示今天大家誰也別想好好吃頓飯了,就連多說一個字也不行。所以每當父親皮特帶著小大衛出門參加音樂比賽結束後,大姐會率先爬上前院最高的那棵樹,如果看見父親走在前頭且小大衛跟在後頭跳著舞步,無需多言,這只說明了一件事情:「小大衛沒有『贏』。」。

 

在一次當地教會的音樂比賽後,小大衛獲得當地的綱琴家羅斯發掘才能,並且願意不收分文的輔導。這段期間,小大衛仍然頻繁地參與著大大小小的鋼琴比賽。雖然他始終未能得到第一名,但小小年紀的他已經展現過於常人的天賦之時,英國皇家音樂學院提出獎學金的優渥條件,希望可以栽培大衛。大衛欣喜若狂! 英國皇家音樂學院代表著自己的琴藝是被受肯定的,大衛不顧父親斷絕血緣關係的威脅,毅然決然地隻身前往英國,期待可以展開另一段新的人生。大衛終於在皇家學院的鋼琴比賽中以父親希冀的拉赫曼尼亞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得到金牌,就在大衛以為可以透過金牌化解與父親皮特間僵持不下的緊繃情緒時,父親皮特卻還是拒絕和他見面…

 

《鋼琴師》以一場傾盆大雨掀開序幕,一名年輕男子叼著一根已經溼透的煙屁股不顧一切似地奔跑在大雨之中。他一邊奔跑著一邊喃喃自語,直到看見一間擺設著鋼琴的音樂餐廳,他終於停下腳步,奮力地敲打著玻璃門; 男子語焉不詳,甚至說不清楚自己的來歷,整間餐廳的員工都把男子當成神經病,可是在這裡,男子即將遇見足以改變他一生的女人吉莉安,而發狂似的男子則是大衛。

 

童年時期父親皮特加諸在兒子大衛的狂熱音樂情感,成為一段化不開的傷痛; 成年後的大衛以父親最期盼的拉赫曼尼亞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獲得殊榮時,父親還是避而不見; 兩個時期的大衛彼此相互撞擊著! 其實追根究底,父親皮特多希望自己就是大衛,可以自由地學習著喜愛的音樂,同時又得到世界級的肯定和關注; 偏偏皮特自己也發現了自己自私的渴望,他的喜悅必定伴隨著憤怒,對皮特來說這世界是多麼地不公平啊!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