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語驚魂 Read My Lips】2020|其實,只是寂寞|腦粉影評

『我嗅著與你最近距離的氣味,夾雜著失意、憤恨和自私。但是是我從未感受過的不一樣人生的你的鼻息,輕吐在我的髮際線邊,第一次有人將下巴輕輕靠在我面前。一夜無眠的疲憊,身上混雜著酒吧的煙味、工作後的汗水味,溼黏的空氣就這樣將你和我牢牢地連繫在一起。也許從一開始我就不是不以為意,原本試圖幫助你的心情,是因為我從來沒有接觸過需要被我幫助的人,更何況在旁人眼中,我才是該被施予同情的角色的時候。可是你眼中痛恨世間所有的不公平的激昂,彷復全世界包含我都是與你為敵,我是那麼努力地想要拉近距離、那麼努力地想要展現我的獨一無二。但我卻在你的小小書桌抽屜發現了一個小秘密,一個讓我想將你推入深淵且無法翻身的「小秘密」。』《唇語驚魂》在2002年上映時,其劇情扭轉的反覆,讓人為之著迷。在看似最弱不禁風的卡拉身影下,藏著的是充滿韌性的剛毅,特別是在從『付出』轉折到『為己』時,我們好像都可以從卡拉的眼神中察覺那份『被逼迫』的無奈感。

 

一位必須戴著助聽器的女秘書卡拉 ( #艾曼妞德芙 /飾),忙碌的在狹小的辦公區堿間應答著此起彼落的電話鈴響,偶爾拿起支原子筆記錄下通話內容的概要。她要負責的工作內容非常的繁鎖且單一,偏偏卡拉非常熱愛著這份工作,或者是說,她無法確定是不是可以勝任其他的工作。在建築公司的日常是疲於奔命的,雖然是瘦弱的女子,也要陪著老闆視察各個工地,並且有效率地速寫下每一場會議,可是卡拉不會只安於現狀,她一直在等待著突破的機會。新聘任的助理保羅安傑利 ( #文森卡索 /飾) 是卡拉面試進來的,坦白說初次相見的訪談的確讓卡拉有點措手不及,畢竟在卡拉中規中矩的生活圈內,是不太有機會和剛出獄的人認識,而偏偏保羅就是。保羅總是率性的回答問題也不拘小節,但是在這間龐大的企業下是行不通的,卡拉常常要適時地替保羅遮點小錯誤,這是卡拉第一次感覺自己的存在是舉足輕重的。卡拉和保羅的朝夕相處,悄悄地在卡拉心裡點燃起像是愛情的火苗,因為這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故事。卡拉教導保羅如何適應辦公室文化及生存方式,而保羅則利用卡拉熟讀唇語的細節,引領她進入一觸即發的犯罪世界。微妙的情愫,就這樣開始無聲無息地醞釀且發酵著,交互產生的化學變化,也將使得兩人的生命必須重新洗牌。

 

《唇語驚魂》中在看似以保羅及其餘逞兇鬥狠的男人為首,實際是卡拉和老闆夫人才為重點。女性共通的特點都是溫柔、不具威脅性,可能沒有姣好的身材或是傾城傾國的美貌,但卻能在最後給出致命的一擊。剛開始的卡拉講話都還是吞吞吐吐的,尤其在面對以男性主權當道的建築公司中,卡拉更顯得唯唯諾諾。當卡拉因為案子被男同事搶走,衝進影印室內歇斯底里的大鬧時,在保羅試圖的安撫後突然異常冷靜的問一句:「你能不能幫我偷回案子?」。保羅支吾著表達自己正在假釋期間,是容不下半點差池的,而卡拉只是鎮定的回答:「無論如何,你欠我一份人情,就看你要用什麼方式還。」這是卡拉第一次展現出誘人和危險的氣息,所以當卡拉找到被藏起來的黑布袋時,她也是乾脆的在保羅工作的酒吧吧台前直言說會把錢獨吞,除非保羅在十分鐘之內到停車場。卡拉總是『剛剛好』的時間在浪尖上,並且運用自己清晰的態度扭轉立場,像是在獵人喜孜孜的炫耀著獵物時,冷不防再從獵人手中明目張膽的奪走。

 

而既然這是部關於『唇語』的電影,那麼對唇部的特寫鏡頭自然非常多。單純如卡拉,所有可能隱喻著性和身體等描述,則大半以嘴唇以及手部作為跡象。例如,卡拉在餐廳用餐時,畫面特別拉近的對面桌男女沒有字幕單純嘴唇說話時候的連續動作,和輕微的將自己的手與對方碰觸。且保羅和卡拉最近的距離也僅止於手部的『間接接觸』,像是卡拉的手握住排檔桿,單靠指背輕觸著保羅的大腿等等…《唇語驚魂》是略帶著獵人與獵物間相互以退為進的刺激追逐感的一部電影,大張懸疑感,旗鼓的卻是男女之間捉摸不定的情感連繫。你會如何跨越自己安穩的堡壘城池進而攻陷另外一邊呢?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