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黑白版 Parasite (Black & White)】2020|其實,連陽光都不公平|腦粉影評

不少朋友在聽見《寄生上流》會推出黑白版時,都感到震驚。但是如果你對第一波彩色版本的故事內容已經感受到震撼的話,那麼肯定推荐黑白版本。因為在拿掉色彩後會再一次發現許多新的細節,而這些則是當初隱藏在色彩下的『殘酷』。是的,是用了『殘酷』這個詞來形容,因為在『彩色』版本的時候,我們很容易只注重在一些『畫面』的呈現; 不過當變成『黑白』為主軸的狀態下,『光』與『影』已經反客為主,才足以顯現襯托出『這個世界,從一開始就沒有公平過』的細膩。例如,一開始基澤一家四口居住在半地下室的情景,在彩色版本時,我們一樣可以透過『一半』的窗口隨著影中主角們向外張望,看著『一半』的景色; 可是當畫面是各式各樣的黑與白呈現時,我們看見的只剩下灰撲撲的一片,甚至是黑灰色的。『原來這裡連陽光都照射不到啊~成為我們心中的驚嘆! 緊接著伴隨劇情轉折點的敏赫哥出場時,雖然是傍晚時刻,但路燈卻正好不偏不倚的灑滿光線在他的臉龐上。甚至連基宇家中那盞原本忽明忽暗的吊燈都恢復正常功能了,不間斷地電力提昇,伴隨著敏赫哥踏入半地下室的居室裡,敏赫哥的臉上連一絲絲陰影也沒有。即使五人同在一個畫面中,基澤一家對比敏赫的『光亮感』是第一步引領觀眾進入『黑白』版本的第一步。

 

《寄生上流》不是僅僅利用後製將彩色直接轉換成黑白,套句導演奉俊昊的說法是:「這是我一格格去調色的。」。所以就算是黑白,對觀眾來說也不會枯燥,因為在黑與白之間的色階,似乎是微微的差距都利用上了,完全不令人感受到乏味。而在黑白的第二步則是當基宇前往至朴社長家途中那段長長的坡路; 在彩色版時,我們大多注意到的那是條『上坡』路,再透過黑白版本後,我們看見的是『刺眼到讓人忍不住瞇起眼睛的亮光。』畫面中清楚的讓觀眾掌握住基宇的臉部表情,一瞬間連基宇原本看起來亂糟糟又膨鬆的頭髮,居然也可以散發出天使光環的黝黑色澤!『如果討論到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樣的生物只喜歡生活在黑暗中的話,大家一定都不約而同的想到令人厭惡的蟑螂或是灶馬吧。』所以跟著光源走,應該是大多數人類的天性,如同大家都會用陽光比喻希望或是光明一樣。在《寄生上流 : 黑白版》中還有一項特徵,女性的光亮面遠遠超越過男性,尤其是妹妹基婷、母親忠淑和哥哥基宇及父親基澤成為強烈對比。當然,『光亮』還適用在另一個地方,就是角色內心在轉換的顯性和隱性面上。

 

『朴社長的家裡,總是有源源不絕的陽光呢!當朴社長一家為了幫兒子多頌過生日而去露營時,基澤一家直接入住了朴社長的高級住家,充當『臨時主人』; 基宇慵懶的躺在庭園的草皮上說了一句:「我躺在家裡享受著看著天空。」,因為手中拿著多惠的日記本,我們原本以為這是出自多惠日記本裡的其中一句,可是當陽光充裕的照在基宇身上時,突然又像是基宇內心中一直渴望著的獨白。

 

最重要的其實是『基婷』! 從一開始畫面在半地下室的屋內開始,基婷是唯一一家四口最具有『光亮感』的一個人。這大概也是為什麼在噴灑消毒劑時,四口中獨獨被『毒藥』嗆到緩不氣的,也是結尾唯一死掉的一個。和基宇曾對基婷說過:「妳好適合住在這間豪宅裡。我看到妳剛剛在浴缸裡泡澡,手裡按著遙控器,卻完全沒有突兀的感覺。」即使是在網咖裡,電腦銀幕的光線也像是只照射在基婷的臉上,她從頭到尾都是『白』的。反觀一家之主的基澤,就算已經『晉級』到成為朴社長的司機,每一次畫面都還是呈現猥瑣及陰暗,包含著讓觀眾都可以透過銀幕聞到的『氣味』一樣。有些特性,是再華麗的包裝也掩飾不了的…整部電影最溫柔的是賜予了基婷『死亡』的安排,因為她是真正在『過日子』的,基婷是唯一堅強又富有韌性的…

 

『你說,那是什麼味道呢?說是『貧窮』的氣味太薄弱了,應該是失敗混雜著潮溼的霉味。在不見天日的半地下室裡、在沒有未來的人生裡、在屢屢失敗的環境裡、在以為看見陽光後才恍然大悟只是曇花一現的瞬間裡,對比著『貧富』帶來的差距感,更讓人不堪的是自欺欺人的假象裡。當基宇親吻著多惠時,一定以為自己實現了敏赫的勝利人性,殊不知自己不僅僅是穿著不合腳的玻璃鞋的灰姑娘,毋須等到午夜12點的鐘聲響,只需要一道陽光就足以原形畢露。《寄生上流 : 黑白版》實現的不是『白與黑』,而是『光和影』; 只有在烈日當頭的正午,你才會看不見自己的影子。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