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拼圖 Memento】2019✪腦粉影評✪Remember Sammy Jankis.

《記憶拼圖》一直是諾蘭導演忠實粉絲們的狂推之作,故事內容真的這麼厲害?! 在時間錯置手法上,Christopher Nolan無庸置疑是箇中翹楚。難就難在是一個很棒的故事線上時,該如何呈現能夠讓觀眾清楚地一目了然架構? 或是正如導演所期望,當觀眾都在懷疑自己的『記憶』時,就是『成功』。《記憶拼圖》分別以黑白和彩色來區分過去和現在,這同時也是為什麼導演可以在繁瑣的時間配置裡,以獨樹一格的方式得到觀眾的青睞。當能夠理解劇情背景後,會對諾蘭導演的方式豁然開朗,如果不是以這般手法剖析後再讓觀眾自行像拼拼圖般一塊一塊拼出畫面,其實會相對的乏味許多。然而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想要有更新族群的消費群,當進階到《敦克爾克大行動》時已經進化很多; 改換操作『平行時空』的概念,是更淺顯易懂的方式。李納在這一個地區已經生活多久早不可考,就算追溯他的記憶源頭,真真假假已難分辨。偏偏這也是最讓人著迷的地方,每一片灰灰白白進階色調的過程,雖然讓真相更撲朔迷離,可讓觀眾親手揭開神秘面紗的作法,真的是更深植人心。

 

李納的身上遍布大大小小的刺青圖樣,多數是一句話或是一個關鍵字; 李納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盯著牆壁上大大一幅的『說明圖』,裡面涵蓋有地點、拍立得和提示性標語或留言,依照該有的順序分門別類。李納可以快速地瀏覽生病後發展的大小事,雖然一切都歸咎於一次意外後的舊疾『短期記憶』; 簡單來說,李納依然是個成人且具有能力處理生活中的所有事物,他不是退化也不是失智,但就是沒有辦法儲存住記憶,而且非常短暫。在其中一幕『娜塔莉』現身的場景可以看到,一分鐘或是三分鐘前兩人爭鋒相對的扭打起來,可當『娜塔莉』轉身離開到前院車庫假裝將車停好且再一次打開車門時,讓原本吵架的過程『重新來過』。以『娜塔莉』這段來比喻其實非常殘忍,畢竟『娜塔莉』在李納的拍立得和說明圖中該是位『也曾經失去摯愛,且能夠體會李納感受』的身份,沒想到在觀眾眼前揭曉的答案卻是意想不到的。

 

沒有人會不喜歡Christopher Nolan,只有不了解Christopher Nolan; 某些層面來看,他會用一段長時間已知結果的故事 (至少就主角的某一個休止點而言) 再利用不用拼接的手法剪接並且呈現在觀眾面前。其實,我們每一個人又何嘗不是以這樣的方式『回憶』自己的過往呢? 現在回頭細想從前發生的一切,記憶真的是正確的嗎? 或者都是我們『希望』是這樣演變的呢?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