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魔鬼 I Saw the Devil】2020| 我,就是魔鬼 |腦粉影評

那是一個下著粉雪的夜晚,一輛白色小轎車停駛在路邊,車上的女子長像清秀,拿著手機一邊對電話另一端的男子說著車子拋錨的無力感、一邊又陶醉的像個小女孩開心地說:「可以這樣子一邊欣賞著白雪,一邊聽著你唱情歌,感覺好浪漫啊~」畫面一轉,是西裝筆挺的男子戴著耳麥專業地偶爾環顧四周、一邊交代著同僚行動時間,他就是正在和清秀女子通話的男人,同時也是她的未婚夫,他們才剛訂婚不到一個月。下一幕,剛剛還開心地講著電話的女子滿身鮮血赤裸裸地躺在一間簡陋的石屋內,她的雙手和雙腳都被綑綁著躺在一張巨大的透明塑膠料布上! 她叫珠燕,是方才那名穿著合身剪裁西裝男子秀賢的未婚妻…

 

一位中年體態的大叔駕駛著一輛校車,在深夜的十字路口顯得格外醒目。他倒也不特別驚慌,緩緩地將空蕩蕩的校車停靠近公車站牌:「小姐,妳已經錯過末班車了唷。妳要去哪裡? 要不我順道載妳一程?」、「沒關係啦,人都互相幫忙,妳不要不好意思,這麼晚了,妳繼續等也是很危險的啊~ 我真的不是壞人啦…」女子拉緊了身上的背包像是鼓足勇氣般打開車門,男子開車開的真的很慢,尤其是在這蜿蜒的小路上,校車的大燈好像永遠調整不到最亮,只是淡淡昏黃的照著前方。男子的手也沒閒著,左手握著方向盤,右手卻伸手不斷地向後座尋找什麼。女子不敢大意,直直的盯著前方,直到男子終於找到目標物了,一把巨大的鎯頭直接毫不留情地一次一次又一次重重地墜落在女子的臉龐…

 

秀賢是發了狠的下定決心追查出分屍珠燕的兇手,他透過岳父的人脈關係得到了 四位嫌疑人的資料; 他同時也暫離工作岡位,因為秀賢知道自己必須擁有充份的時間和現在鍥而不捨的動力,才足夠支持自己獨自地面對剎那間的生死離別。尼采說過一句話:「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與惡魔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變成惡魔。」人性與獸性的鬥爭,就在秀賢拉起夾克拉鍊的那一刻開始展開…秀賢的追緝,三番兩次打亂了京哲的步伐; 詭譎的是,秀賢並沒有直接壟斷京哲搜尋獵物的慾望和行為,像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般,又或者像是靜靜待在樹叢間的孤狼,隨時等待著適當的時機向前一躍。

 

隨著秀賢的腳步愈來愈逼近,在一步步的復仇佈局裡,真正深陷其中的正是秀賢自己; 他忽略了身旁支持著他的親人,內心性格逐漸扭曲,這注定將是一條回不了頭的不歸路,偏偏他只顧著看向前方。對於京哲而言,他是感受不到痛苦,從小家庭就沒有給他一個安穩的慰藉,父母親的眼中只有金錢才是最實際的。《看見魔鬼》說的不單單是連續殺人狂,其中為了失去的愛人而受困之中的秀賢、或是京哲不聞不問的雙親、甚至是警方,到了最後都是以自身的考量為最優先。你該如何可以戰勝魔鬼? 只有當你變得更強大或是你已經成為魔鬼…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