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走走 Hope Gap】2020|愛,不該是被禁錮的靈魂 |腦粉影評

《海邊走走》不該是批判任何一段婚姻,或是影中夫妻的相處模式; 今天換個角度想,假使不是第三者的出現,那麼愛德華還是奮不顧身的離開嗎? 答案可能還是『會』,因為他有太多想要改變卻無從改變起的生活方式…《海邊走走》是最低沉在內心的喃喃自語,當面對一望無際的大海及天空時,你會忍不住幻想自己是一條魚或是一隻鳥,可以隨著自己的意志向左或是向右…葛蕾絲也許不是最好的領航員,但她始終走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葛蕾絲的悲傷不單單是愛德華的離去,而是懷疑自己這一生曾經做過的每一個決定…我曾來過此處,卻講不出是何時來過。我知道門外長滿了青草,散發著迷人的香味和嘆息的聲音,岸邊一排排的燈閃爍著。你曾屬於我,我記不清楚已經過去多久,但當你仰望燕子飛過的時候,你轉過脖子、面紗落下,一切像是恍若隔世。從前的時光是否如是,之後的時光假如我們繼續抗爭,是不是我們的愛也能在死亡中永生? 多一份日夜可否也多一份歡愉? 愈是說服著對方改變才能夠繼續的,是不是最不肯改變的? 每一次的逼迫都是包裏在華麗的詞藻下的謊言,同一屋簷下卻沒有交叉的倆人,其實連多呼吸一口同樣的氧氣都嫌多餘。傑米像是愛德華的縮影,只有值得慶幸在葛蕾絲經歷婚變後才真正『願意』改變,在與傑米對談時已不再是強悍又寡斷。當聳立的高牆應聲倒塌,脆弱的內心正赤裸裸地展視在所有人面前,才會發現自己其實微不足道的不堪一擊…

 

《海邊走走》以一個小男孩的視角開始敘述一段故事,當唯一潤滑劑離開後,丈夫愛德華與妻子葛蕾絲的摩擦情形是每況愈下; 一個家庭可以戴著完全面具支撐多久? 真正沒有『我愛你』的是葛蕾絲,她可能只是希冀透過愛德華『說出口的愛』來證明所有的一切都依舊美好如昔。愛德華與葛蕾絲結縭20多年,當初的美麗誤會促使兩人結婚生子,直到兒子傑米長大成人並長期居住在倫敦後,愛德華與葛蕾絲間的相處裂痕日趨顯著。葛蕾絲是位好母親是不容置疑,可是身為妻子的她時不時以強悍的方式主導著婚姻走向。年邁的愛德華本以為可以繼續相敬如冰的家庭生活,直到他發覺『愛』這件事應該是平淡又自然的沒有負擔,尤其安琪拉的出現,更如同加入了化學反應後,將這段早已分東離西的婚姻提早畫下句點。最令觀影者可以強烈感受到葛蕾絲的內心情境,是當她在對愛德華說今天望彌撒的經過:「我仔細地數了數,今天我們在教堂裡總共乞求主的垂憐17次; 雖然17次分別是在不同的章節中提到,但到了最後我突然發覺乞求主的垂憐可能是一種催眠的作用,當你提到的次數多了,彷彿自己真的需要被主垂憐。」這段是不是與葛蕾絲一直要求愛德華說出『我愛你』的方式相同? 當葛蕾絲一次又一次要求著愛德華時,是不是也潛移默化了自己的需求? 以為自己真的需要『愛情』。

 

2016年時曾上映一部電影《45年》和《海邊走走》相同在描述一段婚姻生活,雖然兩部電影的劇情走向截然不同,且也以不相同的角度為出發點,但是卻能夠讓觀眾感同身受的去發現真正維繫一段婚姻需要的是什麼。口口聲聲的『我愛你』其實並非最重要的,融洽的相處以及自然的輕鬆,與一方堅持著必須改變,是完全不盡相同。葛蕾絲需要的不是愛情,該是一棵大樹,她已經足夠強悍,真正讓她脆弱的不是愛德華的離開,而是承認錯誤…最辛苦的是傑米,夾雜在父親與母親間必須扮演好兒子的角色,當父親毅然決然的朝著心之所向而去的,等於是間接要求傑米接下『陪伴』的職務…

 

我一開始以為自己可以拯救你,

可是到了最後我能做的只有敬愛你;

我的母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是我的溫暖和慰藉,

安全的港灣,我的驕傲,我唯一想要取悅的人,我只希望聽到你讚美。

我的父親,我生命中最愛的男人,我的老師、我的指路人,

我知道我會成為像他一樣的人。

 

你愈來愈老了,可是還是在我的前方,一如既往,永遠走在路的前面。

原諒我需要你才可以變得更堅強,原諒我擔心你會不開心,

你經歷的我也會經歷、你所忍受的我也要忍受,

抓住我的手我們再回去走一走,最後一次,然後放我離開…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