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們從頭來過【春光乍洩 Happy Together】王家衛1997✪腦粉影評✪2018

【「不如我們從頭來過」; 對你而言,僅代表著我們各自疏離後再一次的忘記過去的紛爭,然後如初次相遇的陌生人般重新開始。但其實我們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你記得我是這樣的任勞任怨的愛你,你亦如往常的說膩就走; 那些我們以為隨著時間就可以改變的錯誤,其實一直埋藏在彼此的心底,從未遺忘。就好比你追問著你猜測的蛛絲馬跡,卻未曾想過是不是因為只有你知道的過錯從懷疑發芽至開花? 或是你喜好自由卻害怕將終身托付予我? 每一次你的從頭來過,都像是我們之間感情的致命解藥,同時讓兩人獲得救贖,卻像張網般更緊密地將彼此包圍在其中。你真的有想過從頭來過嗎? 我們試了多少回? 我們像兇猛的野獸般將彼此撕裂的遍體鱗傷後再各自回到巢穴內舔拭傷口,待傷口癒合的日子,我們就又迫不及待的再把對方撕碎,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然後在散發血液腥臭味的生活裡又再一回的吸食著解藥,像嗎啡般能夠解除愛情裡的疼痛。我們也許更像是只賭一回合的癮君子,在享受著快感的同時卻忽略了其中的罌粟也是毒藥。】何寶榮 (#張國榮 /飾) 的口頭蟬是「不如我們從頭來過」,總是在兩人爭執的頭破血流時,像吸入肺部轉化從口中吐出的香煙般輕柔飄裊的周旋在二人之間。

 

黎耀輝(#梁朝偉 /飾) 和何寶榮(#張國榮 /飾)是一對同性戀人; 兩人分分又合合的已經數不清多少次。而這一回,他們為了確保可以如同何寶榮說的「從頭來過」相伴從香港飛到阿根廷。因為某日何寶榮買了盞檯燈回家,那上面有一個細細描繪的瀑布圖像,他們研究了許久才知道那是個南美洲的瀑布,所以他們決定前往那個美麗的地方_伊瓜蘇瀑布。但是,一路上不停地爭執,讓他們終究沒有去成,只有分道揚鑣在布宜諾斯艾利斯; 黎耀輝在當地的小酒館當接待,而何寶榮則是夜夜笙歌的周旋在不同的洋男人之間尋求慰藉。黑白的畫面、斑駁的牆、溼溼冷冷的空氣、落破的小房間裡,有黎耀輝滿滿的愛然後住著一隻受傷的小鳥。何寶榮總是愛那樣用撒嬌的口吻說著:「我只想你陪我一下,好好的陪我一下。」再自顧自著躲進黎耀輝的胸口裡,像個任性的孩子,但黎耀輝總是無法抗拒。他深深沉沉的愛著眼前這個叫做何寶榮的男人,偶爾裝的成熟懂事,雖然大多的時間更像是個迷失方向的孩子。何寶榮就像是帶刺的玫瑰,美麗嬌媚,但擁抱著了只是讓自己的心受傷。他們時常在黎耀輝那破舊的小公寓裡跳著探戈,兩個人是那樣心貼著心的距離,卻各自帶著寂寞心事,無法跨越。

 

「他受傷的日子,是我和他最開心的時光。」這就是黎耀輝愛著何寶榮的方式,他擁有著卻害怕失去,所以他藏起了何寶榮的護照,就像是為自己需要的安全感找個停泊的港口般; 他可以無時無刻的照料著何寶榮,深夜為他上街買煙、清晨陪他大橋上散步,他可以幫他洗衣燒飯,只要何寶榮不要無聲無息的離開。但他忘記了何寶榮是隻沒有腳的小鳥,這一生只可以不停地向前飛,這種鳥一輩子只可以下地一次,那就是當他死亡的時候。時光無情的流逝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一分一秒的削減著黎耀輝的愛,當黎耀輝發現原來在寂寞的時候人都是一樣時,他突然釋懷了;他終於明白自己給何寶榮那無盡的愛原來已經所剩無多,他決定回到香港,回到最熟悉的地方,這一次,是他自己對自己說「不如我們從頭來過吧」。

 

在黎耀輝決定回香港的前一天,他隻身來到那時候和何寶榮約定好要一起到的伊瓜蘇瀑布,湍急的水流拍打岩石激起的水花一陣陣撲灑在黎耀輝的臉上,讓人分不清那滿臉縱橫的是不是淚水。「我覺得很難過,因為我始終認為站在瀑布下的應該是兩個人。」而同時,何寶榮發現再也找不著黎耀輝之後,獨自承租下那間小房間,他仔仔細細地擦拭著地板和傢俱,讓一切都保持著像當初兩人一起生活的樣子,甚至當他修理著那盞美麗的檯燈後發現,原來在畫裡的瀑布旁,是兩個人相依偎著欣賞著瀑布。一直到這一刻他才懂得黎耀輝是再也不會回來了。

 

何寶榮愛著愛著就變成了黎耀輝,就像是長公主愛著愛著變成了李一龍一樣。 ( #天下無雙 #2005)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