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國再見,南國 Goodbye, South, Goodbye】2019✪腦粉影評✪台北卡門

在一九九六年的《南國再見,南國》彷彿再見了一次一九八八年的《旺角卡門》; 截然不相同個性的兩位導演,都在描述一個島嶼上發生的一群小人物的愛恨情仇的故事。神似的是都有一位重情重義挺兄弟情的黑幫大哥、神似的是都有一位恨鐵不成鋼的小弟,而或許,這是一個可以發生在任何年代任何環境裡的生存方式,所以他們既相似卻又不完全相似。《南國再見,南國》裡的扁頭血氣方剛、意氣用事,總從深紅色的墨鏡裡呈現出一片紅色的世界; 有一個小麻花任性嬌縱的完全摸不著頭緒; 再有一個大哥小高,用盡自己全部的力氣保全小弟扁頭,重情重義像是一個從舊時代走出來卻活在新時代的人。時不我與的不是憂愁,是一片無聲的吶喊和抗議,懊惱及悔恨舖天蓋地襲捲而來,就像是那台逃亡的車輛不慎衝下田間後,無論扁頭如何聲嘶力竭的喊著大哥,都是悄然無息的回應。小麻花大部份的時間都不說話,最長的對白是字字清晰地唱著「夜上海」; 像是歌詞寫著的「酒不醉人,人自醉,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不用兩分半的歌曲,已經把小麻花敘述的徹徹底底。其實誰也沒有真正和南國說了再見; 那些一直心繫著離開這裡會有更好更多發展願景的人們,至終都仍只是在這裡,也許心中已經說了千百次的再見,可無論是在台北或嘉義,他們依舊未曾離去。

 

三十多歲的流氓大哥小高負責幫派裡的賭場事宜,帶著一個小弟扁頭和扁頭的女友小麻花三人,號稱是毛起來就可以讓整個上海天翻地覆; 當然,他們終究沒有去成上海,那畢竟是一個離自己太遙遠太遙遠的城市,夢想很美,因為是夢想。其實小高是個舊時代的黑幫大哥,和扁頭小麻花他們是不相同的,比起兄弟情義,他們更容易為了自己的得失後躁動著心情; 大抵也是這樣的緊張氛圍,小高著實是踏實地幫助著扁頭。在扁頭騎著車要前術嘉義討一筆「多年前」的遺產時,在那迂迴的山路裡,小高騎著台帥氣的打檔車,一路都只跟在扁頭後面,看著前面的情侶小倆口打情罵俏。這時候的小高想必是開心的,雖然戴著墨鏡,風聲呼嘯; 只有當山路轉成「上坡」時,小高才加緊馬力衝向前頭,為扁頭開路。這是小高大哥般的風格,可能也是為《南國再見,南國》這部電影,最好的畫龍點睛一筆。

 

畫面忽明忽暗,火車聲轟隆隆的響起,速度快快慢慢的穿梭在山洞間; 一個打扮就是兇狠老大的小高在列車廂間接起手機,一邊大聲地說著話,眼睛又時不時地飄向斜後方那對交談間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情侶。下了火車,另一名老男人帶笑著說 : 「怎麼沒有開車? 坐火車來唷,這麼浪漫。」是了,這就是小高; 已經闖蕩江湖多年生涯,卻還認為自己有著青春且相信浪漫的靈魂。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