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向前走 Girl, Interrupted】2019✪腦粉影評✪我看見的,和我所愛的

【怎麼有辦法去思考自己與其他人不相同的地方呢? 一樣的二隻眼精、一個鼻子和一張嘴巴,一樣大的腦袋,但想像的世界卻完全不一樣。又怎麼辨別你是正常而我是不正常呢? 是因為我不願同流合污指責現實的殘忍? 或是我自顧自的編織著美好想像? 我們又該哪裡不一樣? 喜、怒、哀、樂是誰規定有著既定的順序,而一旦顛倒就是瘋了呢? 世界與我不容是因為你們不肯正視我的才華洋溢,不明白我膽顫心驚的步伐像走在河流裡的小石塊上,只能輕輕地踩在露出水面的部份,稍稍不甚,就直直落水; 所以那一晚,我突然感受不到生命的意義,我只能透過傷害我自己,如刀鋒劃進手腕皮膚的那一刻,鮮血湧出傷口,我感覺到痛、感覺到自己被拉扯,眼睛閉上頭暈的剎那,思考的是我終於體會到「活著」。而我已經卑微到只能利用傷害自己來刺激感覺,我遊走在眾人群的邊緣,看著人們嬉笑打鬧與我事不關己,我不明白也不懂得怎麼去另一個人分享我腦海中一閃而過的畫面; 我不明白也不懂得怎麼去和另一個人說明心動的滋味。支撐著我的觸摸是懸崖的最邊邊,就像走在鋼索上的人只能前進不能後退,偏偏放眼望去是一遍空蕩,我們永遠不能理解的是,為何必須虛情假意的在這浮世中載沈,也不容許片刻的真誠。】《女生向前走》中女主角蘇珊娜在十九歲那年被醫生安排至克萊摩爾精神療養院休養,因為她嘗試吞下一整瓶的阿斯匹靈和威士忌,就算她言之鑿鑿這不是尋死,但卻無法試圖挽回自己在家人眼中的信任。

 

誰會知道蘇珊娜正在和自己的教授發生婚外情,她厭惡父母親總是虛情假意的社交生活,彷彿成為教授的情人是在自己能力範圍內最大的反抗; 但蘇珊娜又明白的知道這個行為是錯誤的,所以才將自己推入了無盡的失望和不滿中。她甚至幽幽地低語著:「我的手腕沒有骨頭。」來為自殘的舉動找一個和緩的註解,但誰又會相信呢? 她開始出現幻象,對時間的順序感到錯亂、懷疑著自己,她曾經語重心長地說著:「我最近最喜歡的詞彙是矛盾。」。在精神療養院裡,蘇珊娜結織了各式各樣的朋友,最讓人出奇不意的是麗莎,有著一頭金色長髮卻總是亂糟糟且個性又非常中性化的; 蘇珊娜對麗莎充滿好奇,怎麼會有人可以大剌剌地說著要抗衡體制或是產生攻擊行為的強勢人格? 起初,蘇珊娜就像是麗莎的小跟班一樣,兩人形影不離,甚至結伴逃離療養院,在深夜的路邊搭著便車到剛出院的黛西公寓暫住。但麗莎張狂的個性,字字句句都像是利劍刺著黛西的心,甚至直接挑明了黛西和父親亂倫的心理創傷。隔天,蘇珊娜在浴室發現了黛西已經僵硬的屍體懸掛在樑上,同時手腕一處深深的割痕和已經乾涸的血液,蘇珊娜終於當場崩潰,也破除了自己一直對麗莎抱持著錯誤的荒謬認同; 麗莎是一個太害怕被發現自己脆弱而選擇先傷害別人的殘酷和冷血。

 

而麗莎和蘇珊娜恰恰在整部電影裡呈現最極端的對比和差異; 一個強悍一個溫馴、一個強調控制和佔有一個還在追尋著感情的寄託。蘇珊娜是在錯誤的一步步中像桃樂絲般找回自己歸屬的路; 或者是說,她依舊明白現實有多殘忍和多醜陋,但她同時也知道,只有融入其他人,像是用手蒙住雙眼的置身世外,才能夠回歸到原本的道路。而蘇珊娜和我們、或是麗莎和我們,又有什麼不同呢?相形之下,蘇珊娜和麗莎是不是都比我們更真實? 邊緣性的人格易有極端性思考、自我傷害傾向、有焦慮和憂鬱的傾向; 而麗莎的出現,帶給蘇珊娜的震驚是不可言喻的,瘋狂、害怕、也許還包含著暗暗隱藏的羨慕。因為麗莎活的很真實,又痛、又狂、又笑、又麻木,揭著別人傷疤是膽小懦弱的自我保護預防,形形色色的人類啊,究竟是以什麼為基準點來衡量正常與否呢?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