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式對話【范保德 Father To Son】✪腦粉影評✪2018

這是一場父子式的對話,在范保德因為化學作用決定成為「有情」的父親同時,也許他已經先是個「無情」的父親; 他努力的嘗試各種方式和兒子大齊進行交流,在那個還是以父權為主的社會下,他用更多的耐性和固執的溫柔試圖了解兒子心中的感受丶想說的話丶在乎的事丶幫助他成為想要成為的人。那些自己曾經不願意背負的壓力和悲傷,范保德都很努力地不讓大齊走上選擇的後塵; 選擇這件事情,對選擇的人來說,如果還帶有「感情」那就太沈重,只有一心追求自己所想要的,且義無反顧丶永不回頭的丶無論失敗或成功,都不再回頭看了,才有辦法向前走。【「總要有人顧家的」這句話在我的六十年裡,我都照著你交代的肩負著; 這一條路,我從來沒有覺得遺憾或是後悔,我堅信著丶像宗旨般的不負眾望。當他那小小的生命被我捧在手心裡時,我感受著他的脆弱和柔軟,就像是深觸著我內心裡從未有人抵達過的地方。而就在那一刻起我明白了,我和還未睜開眼的他說著我最大的夢想,然後在這個貧瘠的小鄉鎮裡,用最卑微的方式,換了一條父親的路往前走; 我想我走的很緩慢,緩慢得讓你的人生已經追上我的腳步,然後我希望可以留著那我已經踩穩的步伐裡,讓你比我更順遂的成長。我成為了我理想中的父親,沒有埋怨丶沒有後悔; 只是當我滿足的發現人生即將走到盡頭時,我才驚覺到那個因為你離開而留下的空白,是那麼急欲的丶迫切的想要被填滿。】

 

三線軸的故事,包含著兩位父親丶兩個兒子丶三個家庭。五十年前,范保德 ( #黃仲崑 /飾) 的父親在某個深夜離家,從此音迅全無; 二十年前,范保德也曾經有個機會離家,但他選擇了留下。范保德面對父親離開後的空白,因為遺憾,所以捨不得兒子大齊也承擔同樣的苦楚; 他用心的維護著父子間的情誼,一直到了年屆六十的現在的自己,他恍然大悟般的清醒著了解,自己有多心切的渴望了解那位離開自己的父親。他帶著兒子大齊遠赴日本,按著寬姐留下了三十年的地址,找尋著父親的舊人,從第三人口中描述的父親,竟然與自己以為的毫不相同。而在這趟「探親之旅」的同時,一位從香港來的年輕人Van,也帶著自己的故事踏上台灣這個異鄉小鎮。

 

這是一個世代交替的父子間的故事; 在那一個因為日本經濟正在起飛的年代,台灣可能有很多的家庭都缺少一位父親,在那些家庭裡,父親就像是一個代名詞般,不具有任何意義。而范保德就像是眾多家庭中的平凡且隨意的故事,但我們無法忽略的是范保德介於之中的同時,他很努力的成為一個新時代的父親,代表著嚴厲但也保有溫柔,范保德不只是一個時代衝突下的遺憾,帶著哀傷卻也有堅強。

 

=====================以下微雷,請斟酌觀賞=====================

有時候無法溯及根,畢竟在每一個年代都有他的困境; 在范保德這部電影裡,最常出現的羅大佑的「飄來飄去」,也許是想藉著這首歌來表達當時人們心中的徬徨和對政權丶經濟的不滿及無所適從。但其實也簡單的像Van說的「一切都不複雜」複雜的是我們無力干預的國權交替加諸在民眾身上的無歸屬感; 對Van來說,他就是這樣在香港出生及長大的,和父親是香港人及母親因為九七後變成英國人沒有關係。而Van的生世呢? 其實是毫不遮掩的一幕幕穿插出現在電影裡。可以平舖直敘呈現的是最複雜的,而無法意會的往往是最簡單的。

 

范保德一心一意的不想步入父親的後塵,希望帶給兒子沒有遺憾的親情感,但要說他真不後悔嗎? 或者更準確的來說,他就是接受了兒子這個「化學變化」,且一再地告訴自己「顧家」這件事已經是自己的擔子,不需要假手他人,這一生已足矣。但是對兒子呢? 他幫著兒子走自己的人生道路,預先立定遺囑希望他無「後顧之憂」,他最瀟灑的說出「是因為沒有錢」,但更多沒有說出口而讓兒子明瞭的是因為親情。

 

在整部電影裡,范保德也許稱不上是好丈夫或是一個好人,但他已經用盡一生來做個好父親。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