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櫣飄飄 Durian Durian】2019✪腦粉影評✪妓女三部曲_首部

在香港九七之後湧入大批中國人民,他們奮力地擠進香港社會,因為對中國人民來說這裡是寸土寸金,人生的轉捩點就靠這個時候了。陳果導演近期最被台灣觀眾認識到是二零一八年金馬入圍的《三夫》,影中曾美慧孜飾演一名同時擁有三位丈夫的奇女子,置身於一艘沒有停泊港彎的小漁船上,超乎常人的性慾,即使夜夜笙歌也不足夠。同樣併列『妓女三部曲』之一,首部作品即為二零零零年的《榴櫣飄飄》,這部電影亦將女主角秦海璐推向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寶座。小燕從中國來到香港,比砵蘭街的任何一名在地女子都要熟練著工作,她要在這兒賺飽了錢囊才好返鄉; 對比同樣也是由中國來到香港的阿芬,則是拿著黑證,偷偷地和母親及弟妹們在小巷弄裡洗著碗,賺取著微薄的薪水,因為父親認為香港才是好地方。

 

《榴櫣飄飄》很清楚的以妓女和嫖客做為主角,遠離家鄉來到『南方』的小燕最多一天可以洗到二十四次澡,每次交易也從不願說『實話』,各個中國省份、各式各樣的化名,都可以逐漸摸清小燕雙重身份的輪廓。這倒也不能責怪她,因為小燕在家鄉還有個青梅竹馬的丈夫,在家鄉等待她的是衣錦歸來,好像沒有真正關心她做的『生意』到底是什麼內容?! 放在心上的只有『能夠賺多少錢』,所以小燕重覆著和自己家鄉許多女子同樣的方式,獨自到『南方』打拼,回家後反而隻字不提。在這間午後特別紛擾的茶餐廳裡,充斥著形形色色的女人們,環肥燕瘦,要什麼有什麼,相形之下男人就少了,因為在這兒的年輕男人只有馬伕。所以小燕自個兒買下了幅香港掛報,上面有著眾多香港知名的觀光景點,大抵是擔心回去後被一問三不知吧。既然妓女源源不絕地從中國來到,這即可能為陳果導演安排隱喻中國政治立場的地位; 反觀香港出現的是馬伕和嫖客,有多可笑。不過原本在《榴櫣飄飄》中妓女還需要『借助』馬伕的定位,到了二部曲《香港有個荷里活》時已經從被動進入到主動。

 

小燕僅僅來到香港三個月就風風光光地回鄉,父母渾然不知 (也可能只是裝作不知情) 還四處張揚著女兒『載譽而歸』,在餐廳裡設宴席招待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還直說了這是『做面子』不能寒酸,一桌只安排八個位置,菜卻要十二道,酒水也必須喝到飽,而且要有洋酒和紅酒,小燕只是悶不吭聲地在飯桌一角安靜地吞嚥下食不知味的菜飯。席間,母親甚至要求小燕也把表妹堂妹等都安排到『南方』工作,談話間面對小燕還茫然不知何去何從的未來,大言不慚地說:「你在香港做什麼,就在這兒做什麼唄。」。突然出現的榴櫣就像是小燕和阿芬間突然產生的友誼,雖然榴櫣是水果之王,但臭味四溢,只有小燕和阿芬會一起品嚐這『不可思議』的滋味; 而這份『共患難』的原因,則是當香港警察在小巷弄裡查緝時建立的。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