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除的男孩 Boy Erased】2019✪腦粉影評✪For Me,為了我

【人們一直要我承認罪過,那些我愛過的男生、我幻想過的男生和我發生關係的男生; 當您如父親般告訴我上帝對待世人是公平的時候,您有發自內心的公平看待我過嗎? 在您的眼中,兒子與您的信仰背道而馳時,您的選擇是什麼? 我的母親、您的妻子,那一日平靜的午後,捺不住內心激動的說:「我愛上帝,上帝愛我; 而我愛我的兒子,這對我來說是一件最簡單的事。」那麼對於您而言呢? 當我在黑夜中捶著地板時、抓緊窗邊看向窗外時、當我如您所願的真誠得祈禱時,我們都無法視而不見,這是一個天性。它不會因為禱告、不會因為希望,也不會因為吃藥就可以改變; 或者是說如您所願。您不看不聽不問不能接受的一切,所以視若無睹我的成就、我的光芒; 當您在佈道時,嘹亮的語調對著信徒高喊著「讓你的光芒閃耀」時,我總會有一陣錯覺,那一瞬間,您有以我為傲。】「我有時候希望這一切都未曾發生。」在我經歷過了那一長段「治療」的日子之後; 我明白有時候人們的苦難,是因為害怕自己辜負他人的期待,所以違背自己的心,只為了達到在乎的人的感受。我是真的努力過,我可以站在演講台上滔滔不絕的談論著你們希望我被寬恕的「道德檢討」; 將現在面對的困難,一項項的咎責在別人身上,利用這個原理,來解釋自己身上被旁人鄙視的性向,是因為「其他人」而造成的。

 

傑瑞德在大學的時候,察覺到自己感興趣的和自己同樣係為男性,他內心衝突的抗衡著,因為父親是位受人景仰的浸信會牧師; 為此,父親甚至和各長老相談後,決定將他送往愛在行動治療中心。這個對外封閉的環境區域裡,沒有人知道這裡所謂的「心理治療員」從何而來,或是所謂何來,但他們堅稱只要可以長時間持續的在這邊進行團體諮商,就可以「導正」不正常的性取向。傑瑞德甚至被雙親安排至醫院進行詳細的「身體檢查」,當醫生鉅細靡遺地說著:「我可以了解你父母的心情,但雖然我的信仰和我的知識相抵觸,我還是必須告訴你,孩子,你是正常的。」母親這一角色一向是與父親衝突著的,大部份時候母親也會是一溫順的個性,當然在《被消除的男孩》中亦相同; 但套句妮可基嫚的自白:「曾有人告訴我,要保護孩子,就必須先傷害他; 我是一個母親,我知道該怎樣保護我的孩子。」所以,她是不顧一切義無反顧的將遍體鱗傷的傑瑞德接回家裡照顧及陪伴著。

 

事隔多年後,傑瑞德將過去在「治療中心」的心得寫成一篇又一篇的文章時,他已經在這項自己喜愛的項目中獲得青睞; 他依舊喜孜孜的想和家人分享喜悅,卻如以往一樣遲遲等待不到父親的隻字片語。可是在這一時刻,他明白自己長大了,這個社會的價值觀不如父親眼中般的守舊的,雖然未來的路一定很艱難,但他已經決定不會再像孩子時般的退縮和畏懼。因為這一切都該如那年澤維爾說過的:「你會明白,上帝是不會棄你於不顧的。」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