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影地帶 Ashes in the Snow】2019✪腦粉影評✪當大家看見你所看見的,

【我看見車廂外呼嘯而過的街景,在記憶裡還是迷人的好天氣; 乘風飛去的溫暖回憶,眼前的女人獨自抱著嬰孩啜泣,疑惑和悲傷夾雜著密閉空間內不流通的氣味,我只能假裝活在記憶裡,那綠意盎然且花草恣意生長的花園長廊上。】《灰影地帶》拍攝同名世界文學作品,被翻譯至少二十多種語言,發行五十多個國家,譽為波羅的海版「安妮的日記」。遠在一九四零年代的波羅的海其中的小國家立陶宛,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原本是被俄國佔領,成為蘇聯的一部分,在經歷集中營等屠殺後,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口被殲滅。電影中的莉娜擁有令人驚艷的繪圖天份,父親是大學音樂學院的院長和莉娜一樣在藝術方面有極高的創作力,但也因為知識份子的身份,在某日放學回家後,秘密警察闖進家中,強行將母親及弟弟喬納斯一併帶走,從此一直都沒有爸爸的音訊; 即使莉娜將沿途行經的路線細心地勾勒在一塊白布上,滿心期盼逃離這裡,但她還不會知道,爸爸早已經被槍殺,而莉娜、母親及弟弟就是因為家眷的身份而犯下「叛國罪」。

 

《灰影地帶》是一太悲傷的故事; 莉娜堅強的個性如母親艾莉娜,即使死亡近在眼前,她們都會不畏懼地挺身而出。就像是莉娜被軍官傳喚到辦公室時,高高在上的軍官要求莉娜現場為自己畫一幅肖像畫,莉娜先是顫抖著手握起那支已經短到不能再短的鉛筆,接著像是釋放般奮力地在白紙上畫上一道又一道的黑色線條,白紙上出現的已經不是軍官方才在特意整理整齊的軍裝,而是一個只有著深不見底的黑色瞳孔和豎立的黑色短髮,就連嘴角邊的鬍子都像是一具恐怖的黑影般突兀的僵持在那。莉娜一直將自己看見的事物不停歇地畫在一張又一張的紙上,就算只是拾落的某個書頁,都能讓莉娜創作在鉛字體上; 無論是以虐待人為樂的軍官、或是那些草菅人命的警察同謀,也包括為了填飽肚子而不惜犧牲其他人的囚犯,或是為了展現英勇雄風所以強行擄走瘦弱的女人…莉娜唯有畫出真實的樣貌,才能在腦袋裡裝進的是以前的無憂無慮; 那時候的她笑的開懷,不用像現在一樣在冰凍的木板上切割著紅肉的塊根莖類植物,當張開手掌心試圖接下在天空中飄落的細雪時,融化了的雪水混著因為被切開而滲出的暗紅色汁液,像是任人宰割的人民一樣,都逃不過的命運。

 

《灰影地帶》最感傷的是哪一個時刻呢? 是在雪地裡升起的火苗中,將莉娜親手繪圖的各式圖樣,毫不留情地丟向烈火之中; 被火點燃的畫紙轉眼燒成灰燼,而隨著風飄揚在空氣中不留下一點痕跡,又或是因為被淚水浸潤的臉龐沾染了些許灰燼,混成一道帶點暗色的淚痕,這就是一段記憶,且僅止於這樣而已。好像莉娜和其他人受到的屈辱,只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即使在被赦免後面向一望無際的海洋,曾經的家,又在哪裡呢?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