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A Tale of Springtime】2020| 一個春季的擦肩而過 |腦粉影評

《春天的故事》是接觸侯麥導演的第一部作品,當下欣賞完有些茫茫然地不知所措,好像一句就這樣哽咽在喉頭說不出口。過了幾天後發現,原來《春天的故事》是那麼地惆悵又令人難以忘懷,如同一掠過天邊的浮雲、或是乍然若現的虹彩,當下的不以為意,事後才發現腦海中不時地浮現出那抹影子; 彷彿我們真的隨著珍妮和娜塔莎的腳步無意間地踏過種滿櫻桃樹的花園、曾經併肩著坐在同一張沙發上無心地發表對人生的看法、像是走過以為熟悉卻早已陌生的街道,原來我們任意地可以填充在每一位角色的影子裡,回首那已經漫步過無數次卻又截然不同的春天。

 

珍妮的想法和個性無庸置疑地超乎常人的理性,她明白自己習慣及喜愛的生活方式,卻又沉陷在一段其實可有可無的愛情之中; 當她與愛人相遇時,順從的遵照內心的想法轉化成只存在在愛情中的戀人角色; 當她抽離愛情與愛人分別之後,她又回歸到最原始的自己,侷限在被設限的框框內悠遊自得,好像一隻小魚雖然偶爾會停止游動看向玻璃盆外頭,卻會在某一個時刻毫不留戀地再自在游走。相反的娜塔莎,行為舉止就像個被寵慣壞的孩子,有著疼愛她的父親。雖然父母許早就離異,只有娜塔莎由父親照養,然而父親終日陶醉在他與每一位女友之間旋轉著,天真的認為衣食無憂就是給了娜塔莎最美好的家庭示範。娜塔莎的父親自年輕起就在文學的薰陶下成長,一直認為自己該成為一名作家或是評論家,可偏偏這也是離婚的導火線。最近一任女友伊芙與娜塔莎年紀相仿,娜塔莎第一次如此反對父親的愛情,雖然具體原因未曾從娜塔莎的口中說出來,但欣賞完《春天的故事》的觀眾們,相信都能感受到娜塔莎真正的原因。相反的,娜塔莎雖然反對父親與伊芙的交往,但是娜塔莎愛戀的對像卻是和父親年紀相同的長者! 其實由此處即可明白,在娜塔莎的內心裡,愛戀的長者只不過是遞補了父親遺留下的空缺位置,因為她眷戀著的溫暖擁抱,是該令娜塔莎卸下心防、赤裸裸地坦承著孤單且無需再偽裝堅強的模樣。父親的愛人伊芙,則被娜塔莎比喻是吸血蟲,一口口吞噬著父親的想法,成全自己事業的自私鬼。所以娜塔莎無比地渴望能夠讓父親與珍妮陷入愛河,那麼所有的問題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春天的故事》像是帶領著觀眾們不由自主地隨興地開往任意一扇通往春季的大門,可以漫步在現在或是回首過往,《春天的故事》只是小說的一篇楔子,真正發展章回的則是我們每一個時刻的心境。也許有的人會覺得這是部過於沉悶的電影,但真正會留存在我們腦海中的記憶,卻也往往是最平凡無奇的一件小事,不是嗎?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