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020 收屍人 韓語電影

【收屍人 Voice of Silence】2020| 我以為我們是『一起的』 |腦粉影評

『那天下午妳戴著兔子的面具,著實嚇了我一跳,我沒有想過會是一個有生命的小女孩,和我現在面對的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大哥說要我好好照顧妳『幾天』,『幾天』超乎我想像的過日子的方式,妳教會我妹妹打點好自己的生活、教會她整理家務、教會我如何正確的照顧一個人、教會我在平凡無奇的日子裡懂得去珍惜一個人。當妳成為我自以為生活中的一部份時,我卻恍然大悟的明白到我是一個不及格的大人的,我討生活的方式、我過的日子、我看這世界的眼光、我沒有辦法親口說出的每一句話,都透過妳天真的瞳孔一次次的提醒著我,我與這個世界的不同。』《收屍人》以賣售雞蛋的小貨車做為開場,泰仁與昌福間的相處模式如父子又如摯友,可事實上兩人之間是一種已經被社會價值觀扭曲的依賴感; 昌福帶著無父無母又要獨自撫養小妹妹的泰仁尋找到謀生的出路,但是『出路』的方法是《收屍人》的職業。什麼是《收屍人》呢? 專門替地下組織在殺死人之後,幫忙處理屍體的工作,包含清潔佈滿血的現場、搬運屍體至荒山野嶺處埋藏起來,讓被害者直『消失』在人間。這樣的故事情節對觀眾來說不見得陌生,可是《收屍人》部份充滿詼諧幽默、又加上泰仁細膩的內心情感、或是當面對屍體都麻木不仁的泰仁卻對楚熙有了惻隱之心…等等加諸在人物角色上; 再延伸至警長的戀童癖、兒童綁架、人口買賣、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楚熙究竟是真心羨慕和喜歡泰仁兄妹倆? 還是只是為了活下去的求生本能? 在《收屍人》中雖沒有詳述,但我們卻看得出來楚熙夾雜在兩者情緒間的左右為難,她明白泰仁兄妹倆對待自己的真心誠意,可無法忽略的是昌福與泰仁的所做所為的確非社會可容忍。楚熙明白是非對錯,又不能否定泰仁、也不可能承認泰仁,矛盾的心情在楚熙小小的腦袋裡打架,如果觀賞完整部電影的我們都沒有辦法確切地辨別出答案,該如何要小小的楚熙去抽離法律與情感依賴的不同。

 

《收屍人》最令觀眾困惑同時又吸引著觀眾的就是所謂的壞人,也擁有著善良的心,那麼是昌福和泰仁選擇了善良? 還是善良選擇了他們? 他們都是社會最底層的人,沒有生活的主見、也不屬於任何一幫派,比起想要力爭上流,他們更輕易的隨波逐流。畢竟昌福和泰仁只是希望不要餓肚子,又不是想要大富大貴,然而社會對待他們並不夠仁慈,無論你是多麼的卑微的角色、無論已經如何懂得安適其所的安排自己的定位、也無論昌福和泰仁是如何保護著自己不爭奪不屬於自己的名利,他們終究還是會被利用,這就是社會底層的悲哀。昌福與泰仁熟門熟路的將在經過嚴刑拷打之後流滿鮮血的犯罪現場打掃整潔,俐落的穿著塑膠雨衣、腳上套著及膝的長筒雨靴、頭頂還不忘戴好浴帽,為的不是不留下生物跡證,只是單純的不想讓『血』沾染到身上,畢竟『血』容易著色,會成為一輩子烙印著的痕跡。

 

楚熙的出現是充滿意外和驚奇,泰仁接下照顧楚熙的角色,為的是配合大哥昌福賺取更大金額的交易。但是泰仁的內心充滿掙扎,因為楚熙的年齡與自己的妹妹相差不了多遠,但是楚熙家裡很有錢,所以被綁架。再加上楚熙打扮的乾乾淨淨的模樣,和自己總是披頭散髮的妹妹不相同,又能怪誰? 泰仁是啞的,他單向的接受這個社會傳遞給他的訊息、不能選擇自己想要的或是不想要的、讓妹妹吃飽是唯一自己能力所及、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卻不知道可以生活多久, 走進都市中才明白自己是如何的格格不入,即使泰仁穿上了『大哥』的黑色西裝外套,也還是泰仁,他不可能變成另外一個身份,或是有新的人生。

 

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楚熙在泰仁家的第一個晚上,她看著泰仁隨意地倒地睡下後,妹妹不假思索的從背後環抱住哥哥泰仁。相反的自己雖然被綁架了,但是爸爸始終沒有要拿出贖金的意思,綁匪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原本該綁架的是弟弟,也就是家業繼承人,只是意外的綁架成楚熙。然後楚熙連在綁匪間都被推來推去的。對『家』而言,楚熙有的身份是家庭成員,是不是重要或是充滿緊密連繫的反而是不置可否; 對『綁匪』而言,楚熙雖然是被綁錯的對象,差別應該只是差距在贖金的多寡; 對『泰仁』而言,楚熙原該是被擄獲的、楚楚可憐的小女孩,偏偏在拍立得的照片中她是那麼自然的笑得燦爛。也許連楚熙自己都不明白,泰仁應該是要和新聞裡描述的綁架犯一樣的兇狠呀,怎麼會動也不動的就像個大哥哥一樣?! 楚熙與泰仁間的羈絆宛如《小偷家族》間沒有血緣關係的關係、又像是《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充滿著與世隔絕的孤獨感、或是《東京教父》裡三個流浪漢把在垃圾堆裡撿到的嬰兒宛如珍寶般抱在懷裡…彼此間豐富的溫馨色彩,成為《收屍人》最不可或缺的主軸,即使這些是我們在觀賞電影前不可能可以預料到的轉折點…

 

《收屍人》裡的楚熙在面對泰仁稱不上無微不至但至少盡心盡力的照顧下,朝夕相處以及打從心底羨慕與自己家庭中截然不同的相處模式,都讓楚熙逐漸依賴上這間抵擋不住寒風卻滿是從心中散發出溫暖的破屋子,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即是楚熙對泰仁像是哥哥般情感的依賴。在泰仁善良、迷惘、孤獨、掙扎與絕望裡,楚熙單純可愛又兼俱成熟懂事,事實上11歲的楚熙即使從綁架中安全逃脫,也已經失去正屬於這個年紀時候的無邪。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