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_同學麥娜絲 導演 ◇同學麥娜絲 導演 / 감독님 / 映画監督 / Director 57 金馬相關 黃信堯導演

【同學麥娜絲 Classmates Minus】2020| 4(ㄒㄧˋ) 號(ㄏㄡˋ) 吳(無) 銘(明) 添(天) |腦粉影評

『人生啊,我們總是天真的想用善良來擁抱這個殘破不堪的社會、我們總以為只要夠努力,就有掙得一片天的機會。可是偏偏,最後死的不明不白,還來不及懷疑世間險惡的就是最善良又最努力的那一個。』《同學麥娜絲》頂著《大佛普拉斯》的光環,還未上映就先以前導預告掀起話題,尤其plus+ (加號) 以及 minus- (減號); 大佛普拉斯加的是用詼諧逗趣的方式描寫『被貧窮侷限想像』的我們 (=一般人),同學麥娜絲不減的是阿堯導演一慣用揶揄、嘲笑、諷刺口吻,再一次藉由大銀幕毫不修飾的血淋淋地呈現在觀眾眼前。有人認為《同學麥娜絲》將社會底層人民的心聲全吐出來了、也有人認為《同學麥娜絲》已經超越寫實,甚至是加油添醋的過於plus! 在經歷《大佛普拉斯》的『醍醐灌頂』之下,《同學麥娜絲》帶給觀眾們的感受會更強烈、更逼真、更殘忍、更悲傷,卻又像是『人生中的至理名言』般深刻、強硬的不容許輕易的被推翻。

 

《同學麥娜絲》根本是踩著觀眾內心的底線,無論是對社會包容度的底線、對社會不滿的底線、或是人生際遇、或是生活環境,當然也包涵著觀眾們對阿堯導演擅長的黑色幽默的底線!! 這大抵也是為什麼《同學麥娜絲》其實評價非常兩極; 畢竟沒有人想要去『看見』社會的寫實、沒有人想要現在就了解『沒有未來』、我們也不想知道努力原來是『徒勞無功』; 所以,究竟是因為我們太害怕面對『真相』? 還是阿堯導演說故事的能力太『傳神』? 有著導演夢的添仔 ( #施名帥 /飾)、事業不上不下的電風 ( #鄭人碩 /飾)、經濟拮据的罐頭 ( #納豆 /飾) 和承繼阿嬤開的紙糊店講話會結巴的閉結 ( #劉冠廷 /飾),這四個老同學從年輕的學生時期一路叼牌叼到現在都邁入年紀的四十大關,如果現實生活裡的大家都也在一個不上不下的瓶頸,總說服自己就是『差一步』。好比添仔總放在皮夾裡的那張發票,他說就差最末碼一個數字,就得到頭獎; 但也因為是差在尾巴的那個數字,最後連六獎兩佰元都沒有,就是『差一步』人生都要翻了!! 所以當添仔誤打誤撞被高委員相中成為影子立委時,添仔抽中的號碼是『4號』恰恰就是那張頭獎發票最末碼4,一個決定究竟是頭獎或是兩頭空的數字,添仔以為是天公疼惜憨人,把這一生最懊惱的4補給他了。即使故事走到結尾的好或壞,其實都不是旁人眼光裡認為的模樣,只有冷暖自知…

 

尤其從片頭開始,卡一半的劇組人員名單,雖不致於影響歡眾辨識,也正如minus (減號) 的意義,當然最有趣的莫過於只有導演黃信堯的名字是『完整』呈現 ()《同學麥娜絲》雖然有一半是《大佛普拉斯》的延伸,但更具體的形容則是把《大佛普拉斯》當作前情提要的方式摘錄,例如這次有再次出現的高委員 ( #陳以文 /飾) 和助理瓦樂莉 ( #鄭宇彤 /飾),不外乎是一畫龍點睛的效果。因為這次高委員不再是《大佛普拉斯》裡『高高在上』的形象,反而是跌落人生低谷般,不得不將自己一手經營起來的政治幕僚拱手讓給添仔,當然也沒有想到原以為『可操控性高』的添仔會自己硬生生殺出一條路。迫使高委員必須妥協一半,當然添仔也是妥協了一半,這段『妥協一半』又剛剛是minus (減號) 的另一重意義!! 既然講到添仔,那就不得不提起阿堯導演口中有著導演夢的添仔的妻子阿枝; 阿枝就是標準電影從業人員另一半的最佳代表。除了要有賺錢的工作能力、包容丈夫不穩定的工作、體諒著日夜顛倒的生活作息和喜怒無常的情緒。可當丈夫即將有了權勢、有了財富、有了地位後,女性的地位驟然下降,這是否亦為一minus (減號) 的概念?!

 

任職保險公司很長一段時間的電風,看起來彷彿是最如魚得水的。因為至少工作穩定、愛情長跑即將步入婚姻的女友,然而上司梅益源卻是一個以為自己是一元的五角! 很有趣的,五角也正是一元的一半,同樣又符合了片名minus (減號) 的要素。電風的能力好,但不懂得拍馬屁,像這樣以為把日子過得對得起自己良心的,其實不過就像是電風的那個車位,窄窄的,停一台車剛剛好,但是車門打不開、人也進不去,必須先只停進車尾後,再從車頭把車慢慢推進去。當你問電風這樣累不累的時候,電風還會喜孜孜的告訴你平常一個車位是100萬,但他的這一個車位只要48萬,又剛好是minus (減號) 的一半。這些都是阿堯導演擅長的手法,各式各樣的暗哏就埋在每一句台詞、每一幕場景,只看表面的話就可以像阿枝一樣假裝一切都好、看得深了就發現每看一次阿堯導演的電影都像是扒開傷口灑鹽般笑著笑著就哭了…

 

回頭看看閉結和罐頭,在電風與添仔間更是被定義在社會下層中的下層; 閉結從小是阿嬤帶大的,陪著阿嬤接手家中紙糊店的生意; 罐頭長期沒有定的工作,直到自殺被救回來後,才恍然大悟的新生一般。而也在這個時候,罐頭與學生時期的夢想中的女神校花麥娜絲相遇了!『仙女下凡,一切都會被打回原形,失去了距離,也就失去了美感。』人生也許只有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時候才能夠獲得慰藉,麥娜絲的出現彷彿正是這般的『剛剛好』。曾經是校花的麥娜絲,現在改名換姓後是性工作者,原來生活折磨的不僅是自己,就連夢想中的女神; 當象徵著罐頭美好生活想像的麥娜絲也失去昔日的光環而暗淡失色時,罐頭已經慘淡的人生又該怎麼走下去? 在《大佛普拉斯》裡阿堯導演讓肚財吃了加菜的雞腿便當後才發生意外死亡,同樣的最後的善良則是讓一直與社會環境脫節的閉結在結識阿月 ( #王彩樺 /飾) 體會到幸福,人生也有可依靠之後,開啟了不同的人生道路。閉結和阿月的組合是《同學麥娜絲》裡最溫柔、最善良、最動人的地方; 我想去相信即使阿堯導演不斷地嘗試透過電影來傳達出社會依然悲傷的黑暗之際,內心中其實還抱持著一些些的期盼,轉過頭來說服自己再懷抱著一點希望吧!! 無論這個世界傳遞著什麼樣的意境,就算阿堯導演無數次的利用小人物的生活樣態來描述生活的無奈,即使我們都意識到現實就是這般的殘酷,至少還有一份『想像』可以被寄託…閉結是台語發音的結巴的意思,有趣的是在認識阿月之後,閉結依然講話結結巴巴的,可是不同的是,現在他只要說出前二個字,阿月就可以理解閉結想要表達的言語,這堪是最靈魂上的契合; 他們如此擁抱著彼此殘缺的人生、撫慰著彼此的傷口,最後卻也只能擦身而過…

 

為什麼《同學麥娜絲》笑著笑著就哭了呢? 因為太過逼真了吧! 是把任何一位觀眾不如意的插曲搬上大銀幕,沒有想要美化它來說服我們『請相信世界依然最美』的謊言,更像是老媽子般一遍又一遍地說著:『這就是人生啊~』。你說添仔的人生到達了顛峰嗎? 可是他沒有了最初的夢想,不再導演著人生夢,而是自己走進了『現實』生活。正如同片中的經典台詞『到了40歲才發現,我們只是長了翅膀卻飛不起來的雞。』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