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020 所有其他語系電影 助理

【助理 The Assistant】2020| 會好起來的! |腦粉影評

《助理》故事類型神似《重磅腥聞》但沒有大咖雲集或是沸沸揚揚的場景,反而是以較內歛且隱喻地方式,將看似平凡無奇的助理工作內容,一項項鉅細彌遺地攤開在觀眾眼前。也因此比較屬於小品藝術片,但真正看熟門路之後會恍然大悟一番,原來所有的蛛絲馬跡早就一步步陳列在觀眾眼前,只是需要時間的醞釀及轉化後才達成足以震撼的效力! 雖然這樣的題材無論在各個國家都發生並且層出不窮,不過追根究底釋放出利益交換的是誰? 為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卻不戳破? 為什麼女人願意或是被強迫的當成條件? 奉獻後的結果真的如你所期望嗎? 或是從未有人正視過你的感受? 《助理》完全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故事架構,不需要刻意融合市場需求,光是透過助理珍 ( #朱莉亞嘉納 /) 一個人的獨角戲已可以獨當一面。影片中不斷被大家提到的『他』影視大亨哈維韋恩斯坦 ( #馬修麥費狄恩 /飾) 也只出現短短不過三秒鐘的鏡頭,而且沒有人會直呼他的名諱,像是輕描帶寫的以『他』問候。現在手中這份工作是珍從400位投履歷者中脫穎而出的,即使她沒有提供肉體上的交易,可當她渴望在影業中的發光發熱都必須仰賴『他』的時候,珍的弱點簡簡單單的就被狹持住。

 

2017年10月紐約時報和紐約客報導數十名女性聲稱遭到米拉麥克斯影業及溫斯坦電影公司聯合創辦人,同時也是電影製作人的哈維溫斯坦性騷擾及性侵害事件。好萊塢其他女性也表示與溫斯坦有過類似的經歷,但溫斯坦否認有非自願性行為。此事件曝光後諸多後輩紛紛揭露入行時前輩的『溫聲小提醒』。《助理》非但沒有誇張地渲染此事,而是以平舖直述的單向線條敘述。珍才剛上任五週,還在努力適應這間公司令人戰戰競競的職場文化,她每天第一個進公司、最後一個離開; 工作內容包含著各式各樣的雜項又瑣碎的事務,例如『他』商務旅行的細節、接待訪客、處理會議文件、為其他人準備餐點等等,珍明白這是一份工作會佔據大半私人的生活時間,可是能夠在如此知名的企業中工作,將代表著她會有更多的機會可以邁向成功。珍開始在『他』的辦公室拾獲單支耳環、或是手鍊,接著是讓珍接待一位自稱『新助理』的女員工; 在公司的安排下,珍陪伴『新女孩』前往進住酒店,當珍回到公司之後發現『他』正在同一間酒店! 珍充滿著疑惑及不安,她逐漸發現整間公司許多的『不對勁』,但她沒有辦法釐清自己的思緒,因為許多的細節像是被刻意抹去的、被消滅的、彷彿從未存在過的…同事間並非刻意講好的閉口不談,反而更像是『默認』。

 

線索都是零散的被拼湊起來的! 當珍敲打鍵盤的聲音、當珍無神地注視著電腦銀幕、當她試圖反抗企業架構時,得到的回應卻是:「妳嫉妒新進助理比你得到更多的關注。她是一位成年女性,她應該可以為自己的行為做決定。妳希望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妳還想要這份工作嗎? 如果妳想要,我會幫妳寫投訴信,但是妳有想過後果嗎?」當珍看著滿天飛舞的細雪時,焦慮不安地抽著香煙,她沒有想到的是只是短短兩棟樓之間的距離,謠言已經沸沸揚揚。同樣擔任助理的兩位男同事看見進門的珍說:「妳應該先和我們說的。」緊接著內線電話響起傳來『他』的聲音:「我不會對妳大吼大叫的,因為妳根本不值得我這麼做,在妳要投訴我之前,妳應該先來找我談談。我問妳,妳還想不想要這份工作? 現在,好好地和我道歉。」珍的道歉文是兩位男同事擬的:「是我反應過度了,我沒有資格來質疑你做的任何決定。我很希望能夠繼續為您工作,我不會再讓您失望了。」

 

《助理》就是這樣一部以為是個玻璃杯裝著清水,實際上則是濃烈的伏特加,燒得喉嚨熱辣辣的,但又只能讓自己的身體承受著這樣的不暢快感,因為我們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珍坐在可以看見『他』辦公室窗戶的用餐位置,心不在焉的看著微亮的光線和晃動著的窗簾,她知道真的在發生什麼了!!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