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020 所有其他語系電影 被告

【被告 The Accused】2020| 誰是真正的相信? |腦粉影評

那天你說:「我揹著一個沾滿血跡的包包回家、兩眼無神,像是經歷了人生中最悲慘的意外。你說很幸運,沒有其他人目擊到我的返回。你迫不及待的搶走我的包包,像是嫌惡般地藏起來…」我沒有這段記憶,好像直接被抽離開我的腦海中一般,我的全部都是你們說、他們說或是律師說。兩年三個月過去,時間沒有還給我清白,反而讓我想起小時候農場裡那一口深不見底的井; 你試過坐在井的高牆邊,將半個身子都向下俯視,雙腿在井中央晃呀晃的,旁人以為是一個偌大的黑洞,可是對我而言卻象徵著自由。那是一段開心的回憶,我和妳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嬉戲著,我們無憂無慮; 妳的父母還沒有離婚、我的父母也還沒有貌合神離,當然,那時候我們還沒有長大,不需要懂得面對險惡。我曾那樣的愛妳,宛如我生命中一半的那份,我沒有想到的是,那一晚妳卻如此無情、殘忍、冷血地的將我活生生推向黑洞…我毫無防備地掉進那個漩渦之中,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中,我一直奮力地向上游、奮力地向上游。《被告》以正值青春年華的桃樂絲為主軸,敘述著在媒體輿論的壓力下,該如何證明自己的清白?

 

案發當日清晨,一隻小麻雀從碎裂的窗戶飛了進來,蹦蹦跳跳地靈活穿梭在堆滿凌亂餐盤的飯桌上。偶爾啄啄餐盤裡吃剩的食物,再恣意地拍動著翅膀來回走動。鏡頭一轉,敞開的房間裡,白色沾染著血跡的床單,一個年輕的女孩子趴臥在床上,她睜大著雙眼、綠色的t-shirt略略上揚,半裸露地上半身…倏地驚醒的桃樂絲,輕手輕腳地推開家門,靜悄悄地離開。而她,是唯一的目擊證人,當刺殺案件發生後,無論是被害人的家屬或是警方或是媒體,都不約而同地將兇手指向桃樂絲。桃樂絲原本過著花樣年華的寬裕生活,但因為這樁意外的發生,無論是自己或是家人都一瞬間跌落谷底。『沒有人想和殺人兇手成為同事或朋友的!!』這像是所有人根深蒂固的觀念般,父親丟了專案、母親離開醫院的工作、弟弟和桃樂絲窩在家裡,一家四口搬離都市,離群索居。整個家庭從此只有一個話題『要讓桃樂絲無罪』!! 父親賣掉了桃樂絲最愛的農場、居住的房子也拿去抵押,所得的金錢都成為了負擔桃樂絲的律師費用。律師一字一句地教導著桃樂絲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安排了媒體雜誌來拍攝一位被社會大眾已經既定認為是『兇手』的桃樂絲的生活; 美姿美儀老師打點桃樂絲每一次出席法庭、上辯論節目的服裝和儀容,這個家一分一毫都輸不起了!! 孤注一擲地全押在桃樂絲身上,父母口口聲聲地對桃樂絲說:「妳是無辜的。」但是,真的有人是發自內心相信她的嗎?

 

父親搖晃著桃樂絲的肩膀,情緒一瞬間傾泄崩潰,他將數年來的壓力全數轉嫁在桃樂絲的身上:『妳有想過我們的感受嗎? 妳有想過我沒有工作、媽媽沒有工作、弟弟不能領第一次的聖餐? 還是妳只想到妳自己? 因為太累就想放棄這些年來的努力!』這一刻,桃樂絲才明白,從頭徹尾真正相信自己的只有自己。《被告》中的桃樂絲只是一根主幹,向四方生長的枝椏是母親、父親、弟弟用精神促使她枝葉繁茂,然而,真相究竟是什麼? 桃樂絲一點一滴地回想起事發經過、桃樂絲毅然決然地剪去長髮、桃樂絲精神失控的一頭敲撞在車窗上、桃樂絲透過小閣樓的窗戶,向外遠眺的那一抹微笑…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