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020 所有其他語系電影 紅龍(2002_沉默的羔羊3)

【紅龍 Red Dragon】2020| 啟示錄 12 : 3 |腦粉影評

《紅龍》無異是以一單主軸貫穿整部電影故事線的作品,作家湯瑪士哈里斯早在《沉默的羔羊》的七年前,即以完成此鉅作。駭人的筆觸描繪出與漢尼拔截然不同卻又同樣令人不寒而慄的邪惡化身。天上又現出異象來.有一條大紅龍、 七頭十角、 七頭上戴著七個冠冕; 在啟示錄十二章中有三個重要的人物,分別是婦人、男孩以及紅龍,這就不難解釋為什麼法蘭西斯最終折服在紅龍之下。朝聖者該是個很神聖的詞彙,一般為象徵一個人性格堅毅、信仰堅毅,然在法蘭西斯的眼中,紅龍亦是一個心之所向的化身。法蘭西斯是個極度自卑的男人,從小到大都遭受著虐待的童年,導致極端的思想和極端的行為; 所以法蘭西斯的眼裡,這世界上所有人都是不完美的,只有食人魔漢尼拔才足以與他為伍。其實透過《沉默的羔羊》系列後,不難理解在世界上最可怕的其實不是暗黑陰謀論,而是為了達到自私利益而不顧他人感受的真實人性,那是再華麗的包裝都掩飾不了撲鼻的臭味。法蘭西斯是人類的縮影,當我們的內心深處對壓抑的反抗、追求更強大的力量或是完美和自我突破時,即是殘忍的過程。

 

麗巴的出現恰恰證明了法蘭西斯對人性的錯誤判斷,看不見法蘭西斯殘疾的面容,深深撫觸著穿越了皮囊內的心靈; 就像是迎面而來的徐風,突然讓人願意睜開眼睛看看這個不一樣的世界。而法蘭西斯就如同經歷過童年的漢尼拔一樣,即使總經有煦煦陽光溫暖身旁,都不敵自己曾經經歷過的寒冷對待; 我們是無法奢望一個內心已經被暴力籠罩的人能夠迷途知返,因為對他們而言,我們才都該是那一大群迷途的羔羊。可惜,已經殘害數人的法蘭西斯只能卑微地要求內心的『紅龍』不要將罪降在麗巴身上。他既然已經無法原諒自己,那麼說到底,紅龍與法蘭西斯就是同一個人; 只是紅龍是精神層面信仰的自己、法蘭西斯則為血肉之軀。法蘭西斯和漢尼拔相同,自詡為正義的代言人,會被他們視為眼中釘的,都是那些無禮之人。在系列電影中,我們都能看見由恐懼蛻變成為的力量,例如從變裝中重生的裁縫師、從痛苦中感受到興奮的戀童癖富豪、或是面容殘疾的靜默男子法蘭西斯,他們不見得期望從別人眼中獲得到認同,甚至有的在被逮捕後反而認為是一種解脫。

 

法蘭西斯將『偉大的紅龍』刺在自己的背上,當他面對著白牆掙起雙臂的肌肉線條,對比光照耀後投射出的大面陰影,真正宛如是紅龍的化身。所以法蘭西斯必須在每條被屠殺的人身上咬出一個牙痕,那是吞噬的象徵,亦是透過如此,才能令那原本瘦弱、自卑的小男孩逐漸長大成為一條龍。法蘭西斯對漢尼拔的著迷,促使他鉅細靡遺地蒐集著所有資料,剪剪貼貼地和自己的日記本在一起,好像他們只是尚未謀面的兄弟,或是知己。探員威爾葛蘭姆自從將漢尼拔緝捕入獄後,隨即退休隱居在偏鄉,他不希望再與警界的生活有任何交集,直至牙仙法蘭西斯的出現,高層為了能夠側寫出牙仙的人格特質與心理層面,百般勸說威爾與漢尼拔見上一面,欲比照克麗絲的形式,可以從漢尼拔的解析中進行推測。

 

《紅龍》是《沉默的羔羊》系列第三部作品,但也由於作者是先完成《紅龍》作品,導致漢尼拔在這部電影中的戲份當然不及《沉默的羔羊》中多; 但是,漢尼拔終究是漢尼拔,戲份的多寡根本不是重點,反而是每一段對話都沉重地砰擊我們的內心:「威爾,你發臭的恐懼在廉價的古龍水之下,你恐懼的發臭但你不是一個懦夫。你害怕我卻依然來見我,你怕那個害羞的男孩,但是你還是會把他找出來。你懂嗎? 威爾,你逮到我是因為我們倆非常相似,沒有想象力,我們會像其他笨蛋一樣。恐懼是工具的代價,但我能教會你承受。」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