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贊郁導演 導演 / 감독님 / 映画監督 / Director 2003_原罪犯(復仇三部曲之二)

【原罪犯 Oldboy】2020|一種命運的玩物|腦粉影評

《原罪犯》主軸其一,就是在以簡單的畫面和對白來敘述一件『必須扭轉且執行』; 尤其當人類以為主宰著這個世界的同時,是不是嘗試低下頭揣想過『人定勝天』這句話,究竟是雞生蛋? 還是蛋生雞呢? 所以我們表現出頑強又不屈不撓的一面,就像是在利用堅毅的態度說服自己和旁人『我可以扭轉命運』的假像。其二,則該是一段旁人無法理解和想像的『愛情』。說穿了,吳大秀和佑鎮的處境相仿,一方面當然是因為佑鎮主導編劇了這個故事,不過『愛情』豈會是主導和催眠可以完成的? 這部份我們從影終吳大秀寫了一封長長的自白信,並且千里迢迢地尋找到催眠師,即可見一番。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螞蟻』那段畫面了! 那也是導演首次試探給觀眾的小小訊息,當美道讀到大秀被囚禁時候的日記,明白大秀一直深受螞蟻的幻覺糾纏,彷彿螞蟻是從自己身體的血管內掙扎爬出來時候,美道回答:「螞蟻是群居動物,所以我猜只有孤獨的人才會一直看見螞蟻吧! 雖然我從來沒有過看見螞蟻的幻覺。」; 此時畫面一轉,在偌大的地鐵中,空蕩蕩的車廂裡,美道哭花了妝容獨自坐在其中一排座椅上,而在美道的視線邊緣開始出現很大一塊的影子,隨著影子逐漸靠近,我們都和美道一起看見那隻巨大且孤獨的螞蟻坐在另一端的座椅上與她對望…大秀的螞蟻是具有吞噬性的,美道的螞蟻是垂頭喪氣的; 前者是恨意與困惑、後者是空虛及寂寞。所以最後大秀選擇了『遺忘』,唯有遺忘一個秘密,才能夠步履堅定的躲進美道溫暖的懷抱中。

 

從佑鎮和秀雅來看,這份『愛情』是一開始就不被允許的。所以即使他們彼此再沉淪情感的快樂及肉體的歡愉,都無法成為他們義無反顧的信心;『現實』依然將倆個人壓的喘不過氣,就像是被掐住脖子般,唯一的終點是死亡。秀雅選擇『死亡』為這份『愛情』畫下句點,但是佑鎮的內心從此開始是缺少了一大半,秀雅突如其來的決定令佑鎮措手不及,他可以怨天怨地但都不及怨自己怨大秀,『如果大秀沒有說出去那個秘密就好了』成為佑鎮活下來的信念。因此,佑鎮著手規畫起一切,『15年』一個足以記念死亡又可以記念長大的時間,然而被囚禁了15年的大秀還渾然不知,這個密謀不只從15年前那個下著雨又醉倒在路邊的夜晚,是更早更早就開始的…在這之間踏出的每一步,真正是佑鎮或是秀雅決定的? 還是正如同是命運的抉擇般,促使倆人徘徊、留戀…為了讓大秀體會切身之痛,佑鎮自栩上帝般的佈局,大秀經歷過的恐懼、困惑、孤獨,宛如是失去秀雅後的佑鎮的處境; 佑鎮與大秀像是走向對方出發點的平行線般,佑鎮以自己的孤獨塑造出大秀獨自活在沒有其他人的空房間中,大秀則透過遺忘來試圖編織出佑鎮心中渴望的藍圖。佑鎮和秀雅的死亡是大秀的啟示,『真相』太過殘忍又心痛,那麼我們就『遺忘』吧,像是直接跨越了一直舉步不前的凹洞,奮力向上一跳的前進…

 

在『必須扭轉且執行』我們看見的是大秀被囚禁後,一個人進行的自救; 甚至宛如《刺激1995》的韓國版,大秀利用一根筷子鑿穿結實的牆壁,當他伸出一隻手接下天空落下的雨滴時,以為即將得到『自由』。當大秀從一只皮箱內清醒,他逐步踏上『復仇之路』,或者該形容是『自以為的復仇之路』。找出指使者成為大秀的重心,他沉醉在美道任性又乖巧的性格,帶著一點點的叛逆和青春、有著令男人迫切想征服的欲望。美道的空洞與大秀異常渴望與人接觸的需求毫無違和感的加速融合,美道說:「我可能還會再次拒絕你,但到時候不管怎麼樣,你絕對不要停,就直接給我!」並且比出一個拳頭的手勢; 空洞被填滿的方式帶著侵略性,暴力成為美道內心一種甜蜜的象徵。當美道只披著一件罩衫近乎赤裸著被懸吊在窗邊時,裸露的身軀和美道的呼救成為大秀耳邊天使般的低語,原本欲拒還迎的愛情在此刻注入高潮,這段愛情的催化劑又恰恰如同佑鎮與秀雅的寫照。吳大秀聽著佑鎮監聽錄下自己與美道做愛時候的喘息及疼痛的呼喊,伴隨著佑鎮當時流下的眼淚,相襯托的畫面、扭曲的情感,是不是所有的美好與悲傷都跟著淚水殆盡?

 

《原罪犯》擅長用特寫、華麗的配樂併行衝擊著觀眾的感官神經。愛情、不倫、報復、執念,當我們有愈深的觸重時,隨之而來的則是濃濃的悲傷。故事呈現極盡瘋狂之意,背道而馳的人生際遇是最徹底的否定; 大秀從開始的逞兇鬥狠到結局時低聲下氣、卑躬屈膝的喪家犬模樣,是強烈的對比,他向命運低頭了嗎? 還是命運選擇讓他低頭? 在這份絕望下,大秀飽受真相的秘密之苦,一夜白髮蒼蒼,曾經的瘋狂霸氣,現已蕩然無存,還有什麼比跪在自以為的敵人面前更卑微呢…大秀並未如美道所言的大獲全勝,矛盾與衝突的衝擊,好比逃脫了被囚禁的監獄後,大秀也只是穿梭在大樓與階梯間,『我在一個更大的監獄裡,不會過得更好。』黑暗中沒有點亮燈火的房間,反而是最安全靜謐的港灣,如同美道對發生過的這一切只有美好浪漫的愛情催眠,因為她從未踏入過真正吞噬希望的命運一樣。

 

LAUGH, and the world laughs with you;

Weep, and you weep alone.

 

中譯 : 笑,世界和你一起笑;哭,只有你一個人哭。

 

美國詩人 Ella Wheeler Wilcox — 激情與孤獨之詩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