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020 華語電影 誤殺

【誤殺 Sheep Without a Shepherd】2020|有的孩子是孩子,有的孩子是禽獸|腦粉影評

《誤殺》保證是2019年繼《少年的你》之後中國最強大的黑馬,網路諸多評論皆對此部作品讚不絕口。雖然是翻拍印度電影《誤殺瞞天記》,可所謂青出於藍、更甚於藍,其中讓觀眾情感堆疊的手法堪稱一絕! 而且是以極善良對比極暗黑,並且引用許多暗喻的技巧以及前呼後應的方式,讓《誤殺》成為『必看』的決殺計! 大架構部份是和原著不分上下,差異是中國版的作品更『極端』化,觀眾是無法克制的跟著導演帶給角色的情緒起伏走,甚至可以說當劇情高潮迭起之後,我們每一位觀眾都成為了《誤殺》中的其中一個角色。可能被害或是被情勢所逼,總而言之都有一個非常棒的比喻是『懺悔的鐘聲』; 相傳有個故事,很早以前在這裡的君王生了個兒子,有法師預言說兒子長大後會殺死父親。君王為了自己著想,在無奈之餘打算將兒子餓死在荒郊野外。一位好心的農婦收養了這個孩子,孩子長大後率眾起義殺死了君王。當孩子意外得知君王就是親生父親時,感到十分懊惱,一怒之下殺死了收養他的農婦。屢釀大錯的他悔恨莫及,僧人告訴他如果想要贖罪,就要建立一座鴿子飛不到頂的大塔,所以才有了這座古老的大金塔,又稱作懺悔之塔。

 

再者就是《誤殺》的開頭及結尾,非常巧妙的是連貫在一起,讓觀眾在看到結尾後,會忍不住開始用力回想開頭的情節。另外,當然也有有趣的安排,例如男主角李維傑 ( #肖央 /飾) 曾說過一句話:「你要是看過1000部以上的電影,那你會發現這世界上壓根沒有任何離奇的事情。」對比警察局長拉韞 ( #陳沖 /飾) 說過的: 「仔細研究過1000個案子,你就會發現世界上壓根沒有任何離奇的事情。」真是讓觀眾忍不住噗嗤一笑了…電影配樂也非常有趣,充斥著滿滿泰國的文化風情,( 雖然大家也不甚理解為何整部電影非得在泰國拍攝,且角色也都還是說中文?!) 當然也有可能是利用泰國貧富與權貴的差距來反映現今社會的環境真實寫照。最後讓人不寒而慄的肯定是那隻『羊』!『羊』三番兩次出現在故事裡,第一次是父親李維傑去布施時,僧人後面跟著一隻羊。中間是當李維傑惹怒地方警察桑坤時,桑坤一氣之下對街角開了一槍,李維傑嚇得抱頭瑟縮,而那一槍的子彈則是打死了旁邊的一隻羊。最後,是出現在掘墓後打開棺材拖出麻布袋的那一刻,那隻被桑坤打死的羊,赫然出現在那兒! 為什麼讓一隻羊撐全場呢? 劇中也特意安排了說明關於『羊』的特性,一解觀眾之困惑,且包準恍然大悟的嘖嘖稱奇。

 

透過達官顯要對比市井小民也都會是一強項賣點。《誤殺》中的達官顯要即是指市長候選人都彭 ( #姜皓文 /飾)和警察局局長拉韞夫妻倆,他們代表著社會中的菁英層、當權者。所以兒子素察差點打瞎別人的眼睛,母親拉韞一句話都捨不得罵,因為素察的手『破皮』了,還出言責怪打了兒子一巴掌的的丈夫都彭。你說都彭是在『教導』素察嗎? 才不是,他只是氣憤兒子會弄垮自己的民調、影響自己邁向市長之路而已。也因此當都彭接到妻子拉韞的電話時,雖然隱約感覺不對勁,可是也沒有多說什麼,隨即換上一張笑臉下車,對著支持者鞠躬哈腰…俗話說的好『老鼠生的孩子會打洞』,素察從小在權貴中長大,看盡了虛偽和冷血,只有自己的前途和利益是需要費心的,其他的都不值一提,包括人命。

 

還值得一提的細節是喜愛泰國拳賽的李維傑,和街頭巷尾熱情的頌叔 ( #秦沛 /飾)。導演特意拉出了一幕戲,是關於李維傑在向隔壁一同觀賽的同好者解釋『吞舌』的用意; 換言之,是不是在暗指素察一開始並沒有真正的被打死呢? 另一個證明是最終時,李維傑在『懺悔的鐘聲』的襯托下緩緩說出:「我不想女兒再次受到傷害。」所以他是清楚明白的,面對素察根本是百倍渣男的前提下,出自於父親的本能,憤怒是正常的。第二點則是李維傑也明白,就算真的把素察救活,在未來市長和警察局局長雙雙壓迫下,之後肯定是為加倍報復在自己和女兒平平 ( #許文珊 /飾) 身上,所以他不能留下活口。最重要的補充重點是最小的女兒安安 ( #張熙然 /飾),那一夜當一家大小都圍坐在飯桌前研擬計畫時,安安一直用叉子在桌上來回反覆的刮,發出一種令人難以忍受的咯吱咯吱的聲音,卻只有父親李維傑出聲制止她…記得最後掀開棺木的那一刻嗎? 棺蓋內側都染紅了鮮血,參差不齊的…

 

至於熱心於街頭巷尾的頌叔,其實正是所謂『蒙太奇』手法裡最重要的一環。什麼是『蒙太奇』? 就是鏡頭剪接加音效,看著刺激,但是是騙人的 ()如果李維傑是鏡頭剪接的佼佼者,那也是承蒙頌叔搭配著的『音效』。所以頌叔算是『誤殺』中的靈魂人物,他非常理解這世道的循環過程,知道什麼時候該大聲張揚引起側目,亦熟知何時該抿嘴露出深不可測的微笑。《誤殺》是部缺一不可的電影,記得一開始提過的『懺悔之塔』嗎? 建塔的是位國王,所以他不需要抵命,也不會喪失王位,但是李維傑就不相同了,他只是一介平民,而這將也是他唯一失算的事實。伴隨著鐘聲、秉持著懺悔之心娓娓道出真相的同時,以及開頭與結尾的前後呼應,試著再次回想起李維傑津津樂道的『越獄』故事,記得他原本以為已經逃離出圍牆外後那陰暗不見天光的泥石子土地下,李維傑一轉頭看見的是誰呢?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