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020 Netflix 失蹤女孩

【失蹤女孩 : 長島連續殺人事件 Lost Girls】2020|我會一直奮鬥著|腦粉影評

201051日清晨五點多,一名年輕女孩從橡樹灘社區居民住家跑了出來,一路驚慌失措地大聲嚷嚷著有人要殺她。原本載她到此處的車伕朴麥可對女孩的反應一頭霧水,眼睜睜的看著她奔跑到叢林裡。其實女孩早就打911報警了,但是警方的說法是女孩自己也不清楚到底身在何方,再加上警方無法確定女孩的位置,所以延遲了五十分鐘左右才趕過來。事實上女孩在狂奔時候,還沿路敲了至少兩戶鄰居的大門求救。隔日52日,女孩的男友發現女孩徹夜未歸,逐打電話給女孩的妹妹,可是聽筒卻傳來妹妹不知情的回覆。Netflix (網飛) 逐以此真實事件改編成為電影作品《失蹤女孩》,其主題即為2011年震撼社會的長島連續殺人事件。從2010年12月11日到2011年12月13日之間,在美國紐約州長島靠海一側,有一條叫做公園大道的公路從瓊斯海灘到火島間穿過。這條公路兩旁都是濃密的海濱灌木叢,到了晚上是黑暗又空曠,也是這條公路沿線的海灘,陸續發現了11具屍體…如果不是夏儂的母親瑪莉,隱約察覺到答應返家的女兒遲遲未現身而有所不對勁,甚至是『鬧大了』這起失蹤案件,警方根本無心訪查。一方面因為夏儂已經成年,再者則是夏儂是位性工作者; 性工作者的身份是在環境中十分被邊緣化的角色,存在著高風險,因為她們大部份與嫖客都是初次會面,是完全的陌生人。厲害的是,兇手也非嫖一次妓就殺一次人。隨著一具具屍體被挖掘出來,兇手的『隨機』就是此案件直至現今都無法偵破的原因!! 是的,『長島連續殺人事件』目前仍是懸案,警方仍遲遲未能逮捕真兇、或是捉到疑似的嫌疑人…

 

小夏儂梳著整齊的頭髮,開心地站在表演的舞台上,雖然年幼可是也不怯場,小夏儂非常喜歡唱歌,她一度以為自己會成為一位歌手。《失蹤女孩》開頭是一片的暗黑,中音弦律哼唱著一首令人耳熟的歌曲,長得比人還高的灌木叢堆隨風晃動著,一位金髮女孩驚慌的奔跑著且不斷回頭張望,就好像身後有個非常恐懼的東西在棄而不捨的追逐她…看起來憔悴的長髮中年婦女瑪莉,正接著聽學校打來的電話,小女兒莎拉在學校時候焦慮症發作,學校不得不讓她暫時停學一段時間休養。相形之下二女兒雪莉非常獨立,她照料著母親和妹妹的起居,也非常努力用功地準備就讀大學。雪莉是位單親媽媽,在《失蹤女孩》裡並未多加著墨在家庭背景上,主要是呈現瑪莉一直為女兒以及其他失蹤女孩的『稱呼』悍衛著。當新聞媒體皆以『妓女』、『性工作者』…等等『別具涵義』的詞彙形容時,瑪莉只希望社會大眾以一般常見的『姐妹』或是『家人』來替代。社會的眼光是殘酷的,當民眾發現遇害的女性共通性為『妓女』時,許多人立刻展現出事不關己的樣子,彷彿受害者『註定』係性工作者,所以只要是『良家婦女』就不會有死亡的威脅性…這是一種『偏差值』,是人類不經意會顯現出來的劣根性,『我們只在乎會影響到自己的事情』。

 

《失蹤女孩》以夏儂為出發點,逐漸勾勒出長島連續殺人事件的樣貌。大女兒夏儂明明答應過自己會回家的,卻始終沒有現身,大家可以指責一位母親不知道女兒靠什麼賺錢養家、可以怒罵一位母親未盡職,但不能否認的是『愛女心切』的感受。也許有人會說,如果真的『愛女心切』那怎麼會讓她去做妓女? 可是我們誰也不了解這個家庭或是其他五具女孩屍體的家庭,單一昧地認為正義該怎麼樣的人,才是真正扭曲了正義的我們。『只要有這個必要,我們會持續奮戰,直到替我們的女兒討回公道。』瑪莉一直奮力地為夏儂和其他女孩發聲,但是在2016年時,小女兒莎拉因為家庭的經濟再也無法負擔精神治療與心理諮商的費用而斷藥了,瑪莉試圖介入但是卻受到致命傷,這個母親一直心心念念著的堅持,在二女兒雪莉的接棒下仍持續著…

 

《失蹤女孩》的故事拍攝的非常簡潔有力,雖然會讓人覺得有些單薄,尤其在陳述『可能』的真實原貌時,並非以『揣測』方式引導成為『類紀錄片』,僅僅透過新聞事件畫面和故事交疊。影中『疑似』加害者的疑點卻少的可憐,無法讓觀眾透過劇情起伏及轉折而為『正義』感到扼腕,可是也因為片長短短95分鐘,反而成為推薦可看的參考樣本 (笑)~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