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020 華語電影 父子(2006)

【父子 After This Our Exile】2020|放逐|腦粉影評

第四十三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由該年度《父子》中扶不上牆的爛泥老爸郭富城獲得。在一部電影中,觀眾看見的不該只是單一爛賭的周長勝 ( #郭富城 /飾),也包括了阿蓮 ( #楊采妮 /飾) 的第二任丈夫,衣冠楚楚的白領先生 ( #郭富城 /飾); 以及一直重覆出現在阿寶 ( #吳澋滔 /飾) 夢裡那位騎乘著單車,而自己從背後向前看去的模糊背影。阿蓮先後跟隨著的兩位男人,同樣都是由郭富城飾演; 而巧的是影中男孩主角阿寶,也即將在收尾轉折處遇見「另一個阿寶」。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不外乎是一種相呼應的手法; 例如一樣都是「丈夫」,一個就是穩紮穩打的經營事業,然後給妻子一個溫暖又舒適的家,另外一個則是有錢就賭、沒錢也賭,人家是錢放在口袋會咬屁股,他是一閒下來無事不賭就像全身長滿蝨子一樣,搔癢難耐; 一樣小名叫做「阿寶」,一個是被父母擁入心坎裡,正為孩子的病情煩心流淚,另一個則是跟著父親過著三餐不濟的生活外,還要被訓練成為小扒手,因為父親像是天生撿角。而若就妻子、母親及女人的角色定位,則無論是由誰飾演都相同,各個都是溫柔婉約、吃苦耐勞,日子多艱難都不是重點,天塌下來都有女人們頂著。

 

《父子》開頭就是母親阿蘭為兒子阿寶忙進忙出的模樣,一邊準備早點、書包、便當,還要督促著趕緊搭乘上校車。阿寶嘀咕著要繳交通費了,阿蘭也沒閒著,目送阿寶上了車,還又急急忙忙的回家翻找皮夾給司機繳錢,然後還站在家門口依依不捨的和阿寶揮手說再見。隔壁珍妮佛阿姨也是,總為家庭和孩子忙進忙出,整部電影對「女性」一角無需刻意描述,就已經非常鮮明,剛強、堅毅像是時代的象徵。相反的,阿寶因為母親今天的舉動感到不解,校車才開沒多遠就急忙著要司機停車,他一路奔跑回家,看見母親正在收拾著行李,焦急的趕緊給父親打電話。「爸,你快回家吧~」畫面呈現周長勝在餐廳擔任廚師忙碌著,隨口回著:「要幹嘛呢? 工作正忙著。」短短三分鐘左右就道破整個家庭的結構及關係。兒子阿寶僅因為母親阿蘭的行為就感受到不對勁?! 想解釋成母子關係的心有靈犀也好,但更大的可能是平日母子相處的時間最長最多…而單從周長勝的回應也可以明白,這位父親平時一定不太管家裡的事情,甚至解讀成「根本不在乎」。

 

所以當阿蘭真的成功出走後,阿寶和父親該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 起初,阿蘭告訴「沒有登記的丈夫」周長勝說自己想要跳機,為了賺取更多的生活費用,另一方面也是受夠了總是負債累累的生活。畢竟總是有人幫忙擦著屁股呢?! 火始終都沒有燒到周長勝身上,反正大不了就躲起來! 阿蘭獨自撫養阿寶,還要陪酒幫忙還債,人生還長著呢,難道要這般周而復始輪迴著勞心勞力? 阿寶跟著父親過的生活糟糕透頂是可想而知,然而我們觀眾都沒有想到的是,居然虎父也食子! 在破舊的旅館裡,空蕩蕩的房間內什麼也沒有,倒是隔壁房住了個漂亮的姐姐阿芳 ( #林熙蕾 /飾)。周長勝在新環境人生地不熟的也沒有閒著,同樣好吃懶做也不打緊,重點是還把過去讓阿蓮去賺皮肉錢的模式打著主意到阿芳身上。當故事發展至此,相信大家都為阿寶感到忿恨,但我們又能多做什麼呢? 世界人口總計到現在是七億人,按1:1的比例計算,大概是男女人口各半,假設各半的人口中有一半已婚,那就是大約一億。而一億的已婚男性中,假使有三分之一是父親,那就是三千萬。我們不要讓周長勝一人一竿打翻,就算1%好了,也有三十萬人,所以周長勝可能無所不在,只是因為分散的太均勻了,所以我們只能從電影或是新聞媒體中看見。

 

阿寶呢? 他很猶豫不知該如何是好,父親教導自己學習的東西是不正確的,但他到底只是個孩子。母親阿蘭拋棄下自己再婚,而且又懷孕即將有新「寶寶」了。就算在美麗寬敞的嬰兒房裡擺放阿寶的照片,那又如何? 阿寶的照片就像是無違合感的融入在貼滿各種可愛貝比海報中,除了母親阿蘭,他對所有人而言都是陌生、冰冷的。阿寶很努力的討父親歡心,他希望自己所做和所完成的期望都是符合父親心中標準的,直到那一夜他躲進某戶人家的衣櫥裡,他才恍然大悟的悲從中來。眼前的景象是一把鋒刃的劍,直挺挺的插進阿寶的心房,原來不是所有的「阿寶」都和自己一樣必須承受壓力及委屈、也不是所有的「阿寶」都沒有母親和有一位動不動就拳打腳踢的父親…偏偏再多的不平也不及電影收尾,阿寶遠遠的看著曾經是自己父親的男人,正挽著另一女子的手,緩緩慢步在夕陽下。

 

《父子》這部電影在看起來平凡的背後,是藏著洶湧暗滔。「現實」是讓人成長最好的課題; 被兒子咬下耳朵的父親、被關進看護所的幼子、受不住生張熟魏日子的母親…難堪的過往始終如影隨形,既然已經決定向前看齊,只有忍著淚、摀著嘴後再大步大步毫不留戀的繼續走,似乎才是唯一的法子。阿寶在最低落的轉捩點重拾人生的主導權,讓「真相」直接殘忍的切斷親情間唯一連繫,自己遲遲割捨不掉的,就交給「環境」吧! 最溫暖的結局似乎只有在阿寶從尋回手錶,並且轉交回失主那一刻起,才真正的抹去了自己最悲慘的回憶。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