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_母貓 白石和彌導演

【雌貓們 Dawn of the Felines】2019✪腦粉影評✪寂寞與擁抱

再深入一點、再抱緊多一些、再親吻的窒息點…白天與夜晚在時間的表象之外,一具具有著美麗外表卻孤獨和空虛的身軀,沉淪在一個又一個陌生的男人臂膀間。她們渴望相依偎遠勝過金錢,在繁華的點點燈火之中的城市裡,尋找適合自己的港彎。每個人都具有兩個面貌,我們都只挑選想看見的,任由底層的第二個靈魂不斷的壓抑、壓抑,但總有呼之欲出的一天。白石和彌導演在《母貓》的故事中,將女性堅毅又渴望追逐真實樣貌自己的『尋根』之路,製造出一場無與倫比的浪漫邂逅。流浪的走過一處又一處陌生或熟悉的屋簷下,偶爾捲曲起自己,讓雙手懷抱住雙腿; 也會徘徊在城市的邊緣,放逐自己不安於室的靈魂。在炯炯有神的瞳孔裡,看見的只是一潭黑水。情感是最大的獎賞,如果對方的微笑也能勾起你嘴角上揚的弧度; 愛慾只是試探深度的初階。享受著的歡愉伴隨著規律節奏的呻吟,迷濛的目光偶爾稍停留在你的臉上,手指甲緊緊掐進伴侶結實的後背,汗水淋漓是奮力迎合的報酬。

 

居無定所的雅子 ( #井端珠里 /飾) 白天就在人妻介紹所裡兼職,晚上就拖著一卡小行李箱輪流在一間又一間的網咖夜宿; 已婚卻夫妻感情不是合睦的里枝 ( #美知枝 /飾) 因為不孕感覺得讓自己的家庭像缺少了一角的遺憾; 單親媽媽結依 ( #真上皐月 /飾) 為了家計又沒有一技之長,靠著肉體賺取旁人以為豐厚的金錢。實際上出場的三位從事性交易的女子,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需求。雅子是生意最好的一個,雖然她不太有豐富的表情,但蓄著學生髮型的短髮,烏亮亮的大眼睛,任誰也無法聯想起無家可歸的少女; 里枝在搔首弄姿之間,恩客多半是有婦之夫,說來也真是可笑,自己無法深得丈夫的心,卻深得別人丈夫的心。其中幫助里枝最大的是一位年事已高的鰥夫,在妻子過世不久後一直覺得未來的人生茫茫然,膝下無子的他,每一次指名里枝也都不特別做什麼,大多數的時間兩人只是互相對望著,沈默無語。結依獨自撫養一個小男孩,為了方便在人妻介紹所裡工兼差,時常請褓姆看顧孩子,但孩子身上大大小小的瘀青傷痕和永遠膽怯的眼神,讓人不難想像當結依把孩子接回家後過的是什麼樣子的生活。她們遊走在一個又一個的夜晚裡,也一起結伴吃喝玩樂,雅子希冀自己可以獲得一份『愛情』,可才發現世界上害怕寂寞的不只有自己。偏偏雅子愛上的是長期以來支持著自己的恩客,獨居在豪華的大廈中,連吃飯都只叫外送,比起踏出房門,他更渴望只躲在電腦螢幕前敲敲打打著鍵盤,刷出自己的存在感。這是有去無回應的單向的愛情,雅子以為這是最適合的人選,不需要過度的隱藏起自己,然而,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白石和彌導演透過《母貓》這部電影傳遞給觀眾深刻的無歸屬感,在我們陪著雅子或里枝或結依沉醉在陌生男子的肉體間裡,心靈感受到相同的空虛和無依。『如果有足夠的錢便好了』,只是誰也還沒有發現既使有錢了,也無法讓自己不再孤獨; 這並非告訴大家『錢不是萬能』的,而是因為影中角色相形之下,真實的活在現實中的反而是雅子、里枝和結依。其他那些如同過往雲煙的恩客們,才是花錢為自己編織美夢的男孩。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