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馮小剛導演 2006_夜宴 華語電影 夜宴(2006)

【夜宴 The Banquet】2019✪腦粉影評✪他寂寞的時候,我可以唱歌給他聽

在《夜宴》中,馮小剛導演用了一種最華麗的手法闡述了一份關於牽腸掛肚的愛情; 或者說其實不只一份,在長達一百二十分鐘的故事中,青女對無鸞、無鸞對婉后、厲王對婉后和婉后對無鸞,真要說,大抵還包含著殷隼對青女的兄妹之情,唯一不再提的是,世界上最毒的毒藥是「人心」。在一片綠意盎然的森林裡為《夜宴》做為開場,數名身穿白衣且戴著白色面具的人們愜意地隨著樂聲緩慢的手足足蹈; 背景聲傳來的像是幽揚中帶著悲傷的曲調,濃濃悲悽的抑揚頓挫更貼近悲切。冷冷的旁白敘述著在這座森林裡的是太子無鸞,因為深愛的女人婉兒被自己的父親冊立為皇后,傷心之餘隱入深山,不再過問塵世間的紛擾。與婉兒間的情誼在電影中並無多加描述,或許就是因為這般淺淺的帶過,反而更容易引導觀眾進入無止盡的想像空間。『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一如所有人,為情而生、為情而死。

 

當我們看著厲王謀殺親兄,竄得王位之時,是否有看見他總深情的望著婉后的目光,且總是百依百順著?! 即使婉后說:「如果我是冰呢」,厲王回答:「我就把它放在嘴裡含燙」一直到了最後都仍情深意重的說著「我來暖著呢。」雖然大多數人可能都會被厲王 (#葛優 /飾)的外表認為他就是個老謀深算心懷不軌的傢伙,但其實他更是真真切切地為了獨佔兄長的妻子,決心毀滅一個朝代; 他用了一生、用了一個國家,來證明自己的真心真意,就如同當發現婉后原來為自己酙上的是一杯毒酒時,他也是濃厚情感的目光故作鎮定的說著:「你敬的酒,我豈會不喝?!」且為了證明自己的死亡非皇后造成,厲王同時喃喃自語著:「如果不是…哥哥,是你的靈魂在瞑瞑之中保佑著你的兒子,讓他用我的血来恢復你的光榮。如果是這樣…哥哥,我把尊嚴還给你!」語畢時,到底是誰謀害了先王?

 

大家看完《夜宴》後同樣忘不了的肯定有「青女」這一角; 她白皙的臉蛋像是永遠都懷著微笑。就在某日婉后和青女站在魚缸旁邊,聊起太子無鸞時。青女一派天真,以甜啞的嗓音說著:「他從來不給我寫信。我是在夢裡和他說話的。」婉后雖然覺得荒誕,但仍假裝不經意的在捻起魚飼料輕輕灑下,擾起一池浮萍碎葉時反問:「他同你講什麼?」這是婉后第一次語帶保留卻又若有似無的表達著我們是愛著同一個男人的交流。而這電光火石般的瞬間迸出的敵意,讓婉后不甘示弱的回應:「我從前也喜觀吃甜食。」隱涵的喻意是「你只不過是我的替身而已。」但青女並沒有被擊倒,她單純且無畏的愛情,指引著她走在她覺得快樂的路途上。所以即使太子無鸞被厲王發派至邊彊做為交換太子相互挾持時,青女想也沒多想的碰一聲跪在地上求著讓自己可以跟隨太子,那時她還用軟軟的嗓音說著:「他寂寞的時候,我可以唱歌給他聽。」就連到了最後青女飲下毒酒,也強撐著身體吟唱完「越人歌」; 她是知道身旁那同樣戴著面具的人是太子的,那是她第一次將自己滿腹的愛意赤裸裸的呈現在愛人面前,所以,她臨終時依偎在太子懷中的最後一句話是:「你還寂寞嗎?」如同厲王所言:「是復仇的欲望,幫你穿越了死亡之谷; 還是你的憂鬱,打動了女人。讓她們的柔情,維繫了你的生命,或者,百般算計不如一顆單純的心?」

 

或許是青女一直在父兄的保護下,從未被這些世俗的瑣事玷污過自己的心; 她自幼便在先帝的聖旨下賜婚予太子,她也一直將自己的心懸在太子的身上,就算如一開始所言「太子從來不給我寫信。」一樣。她雖然天真,但沒有女人可以無視自己愛的男人同樣也被放在另一個女人心上的心思,只是婉后的話,讓她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說說太子無鸞有沒有被這份深情打動? 答案肯定是有的,尤其是在最後一場舞之時,無鸞含著淚回答:「不寂寞。」只可惜,最終都是厲王說的那樣「是她們的柔情,維繫了你的生命。」當殷隼一把劍欲刺向婉后的後腦杓時,無鸞依然奮不顧身的徒手握住那把劍; 他就是這樣的優柔寡斷呀,這一生,他從未為了保護誰而挺身而出過,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後的一次就是保護婉后。那和剛身亡的青女相比,究竟誰算誰什麼呢?

 

婉后在最後得到一切時曾說:「婉兒,從什麼時候開始忘了? 應該是你父親娶我的那一天,你走了,就再也沒有人這樣叫我了,慢慢就忘了; 你叔叔又娶了我,婉兒又貴為皇后了,以後,皇后也沒人叫了,他們該再我皇上。知道朕為什麼喜歡茜素紅嗎? 因為它紅的像人們熊熊的欲望,對,欲望,多少人的生命被它吞噬? 唯有朕,因它的燃燒而輝煌。」你說婉后愛的是誰呢? 她有愛著無鸞,也因為厲王的深情萬種而迷惘,但她最愛的是自己。就算她曾經氣憤的對太子說:「不要用這種尖酸刻薄的語氣對一個無助的女人說話。」她經歷過的一切、她的步步為營,除了保全自己,也如她所說的是保全太子。從她被皇帝寵愛開始,她就已經不是一般女子,她會明白愛情終有逝、終無法如心,唯一能求的是平安。可當環境已不容許她卑微的祈求平安時,就是變幻莫測將她吞噬; 所謂的深情在睫,孤意在眉,描述的就是如婉兒一般的女子。

 

《夜宴》肯定是部好電影的,即使被戲稱中文版的「哈姆雷特」也沒有關係(笑); 再混亂的朝代及盛世,都只夠陪襯愛情,這怎麼不偉大? 像是纣王為妲己剖心; 纣王聽後笑著張開雙臂,把胸膛暴露在妲己面前:「只要愛妃開心。」最後,每個人距離結局,都只是一步之遙; 為愛而生,為愛而亡。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