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仇人 Young Ju】2019✪腦粉影評✪ 擇其所愛

【這一段日子太艱難了,對一個成年人來說都無法承受的事情,卻要求一個孩子去坦然接受,這項條件太過嚴苛的容易讓人覺得委屈。就算天塌下來都該是一個更高壯的人替自己頂著,又怎會祈許我用瘦弱的雙手高舉過頭直挺挺的刻不容緩。你口口聲聲地指責我忘記了失去雙親痛楚,但是你,又何曾有記得過? 控訴別人的罪狀,比起看清自己的罪過容易多了,當我體諒你也只是個孩子的時候,你卻要求我成為一位替代母親的姐姐; 就在這個時候,誰來,為我想過。】一個人要走出摯親逝世的悲傷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尤其當面對時候的自己還是個孩子時,無依無靠的孤獨感像是在空曠的房間裡,直聳聳的牆壁無預警的逐漸由四面八方向自己逼近,呼吸的氧氣愈來愈稀薄,寂寞的感受愈來愈真實,每日每夜的時時刻刻你都只能用自己的雙臂環抱著自己,頭垂向一邊依靠著自己的肩膀啜泣; 但就算是哭泣的這個時候,你都還會壓抑著不敢太張揚,寂寞的恐懼是隨時都會出來嚇著自己的鬼魅,無聲無息又無所不在。

 

在一場意外車禍中失去父母的英珠,與弟弟過著相依為命的辛苦生活。唯一願意照顧她們的阿姨卻急著想把房子賣了,還歪嘴眼斜的直嚷嚷著:「賣房子是為了能夠讓姐弟倆有錢過日子。」姐弟倆不願意,因為這是曾經和父母一起居住的記憶中溫暖的家,但同時,阿姨也拒絕再給予任何金錢上或情感上支持的援助。偏偏此時,不成材的弟弟和朋友結夥打架滋事,被捉到警察局,接獲警方來電的英語手足無措的趕往警局和弟弟會面; 身旁排排站著弟弟朋友們的監護人,只有英珠最瘦弱的被擠在中間,睜大雙眼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她只能聽從警方的建議,趕快籌措一筆和解金讓弟弟先離開觀護所,但是錢又該從哪裡來呢? 她已經休學是個小小童工,賺取的金錢有限,被害人家屬開出的三百萬和解金是英珠現有存款的一百倍。但她可以放任弟弟繼續在觀護所裡過日子,棄之不顧嗎? 她不能,從父母親過世的那天她就明白了,她要像媽媽一樣茁壯,照顧著、保護著弟弟,他們是彼此唯一僅存的家人了。走投無路的英珠只好去尋找車禍肇事兇手尚文,打算報仇索賠。尚文與妻子經營豆腐攤位的小本生意,英珠在沒有表明身分下,謊稱要應徵工作,成功接近這對尚文夫婦。沒想到由於尚文夫婦的親生兒子長期臥病在床,反而讓他們對英珠視如己出的關懷和照顧,儘管英珠在半夜跑到店裡偷錢被抓,他們只是更憐惜地相信英珠是好孩子,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樣的大事,才會讓她變成一個小偷。

 

《親愛的仇人》是對人性最嚴厲的考核,眼前這對悉心照顧自己的夫婦,就是害死自己親生父母的肇事兇手,而偏偏是自己原本抱持著復仇的心態接近,卻又被感化。已經被迫成為「媽媽」身份的英珠,早就在現實的折磨下忘記自己也還只是個孩子; 她仍會希望有個長輩的疼愛,他們會一起在街上隨意的走走、吃點小食、買件衣服,會在天冷時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圍巾幫忙圍在英珠脖子上,英珠已經太長時間的督促自己必須像個大人般成熟和穩重,只是她終究是個孩子而已。該怎麼辦? 最疼愛自己的人,其實是令自己家庭破碎的兇手…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