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歲 Yesterday Once More】2019✪腦粉影評✪別離無奈,歲月有聲

悲傷,往往是最難與人共享,只許自己獨有又無能為力的緊繃; 如陳樂一生即使只懂得埋頭苦幹、不偷懶又腳踏實地,過去的陰影可能也像現在一樣,是在旁人的嘲諷下孕育出的後果,可惜法律教導出的我們,依循法規、謹守本份,衍生的事故其實乏人問津,大多數都是湊著熱鬧圍觀著,然後再多說一些不違背良心也使不上力的話。大概也像是小康或是小茹,他們沒有求著大富大貴,許著願的是平平安安,可又有誰能真心放過他們? 狗眼看人低的不屑小茹是酒家女的行業,再輕視的是小康永遠沉默一句話也說不出口的『奇觀』。陳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我從小四歲開始就沒有了爸爸,所以我沒有人可以學習。我一直就是說話晚,只是說話晚了些,不是啞巴。」所以陳樂認為,只要自己一直照顧著小康,讓小康有了爸爸,就是一個家庭; 只是那媽媽呢? 從陳樂的態度來思考,想來童年雖然還有媽媽的單親生活肯定也是不愉快的。陳樂過於獨立且安靜,即使受到委屈也只會口吃著且喃喃自語的說著:「不是我」。他一邊奮力地想向眾人證明自己與我們並沒有不相同,偏偏每一次奮力卻只是更讓眾人抓住機會嘲笑他; 你也許笑過就忘記了,可是對陳樂來說,其實是一輩子的羞辱。

 

《別歲》較為特殊的是在過去與現在的時間軸上,呈現的方式不似常理; 導演張琪東把現在式歸類在『灰白』色階,過去是『彩色』。就像是每一個人的現在都是過去的延伸,所以重要的其實是『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即使悲傷的讓人無法直視或是慘烈的撕心扯肺,都還是五彩繽紛的色澤; 相較於現在,我們都是從色彩盤中走出來的人生,像是攪和了原本已經調好準備上色成一抹天邊的藍、一朵花瓣的紅、一枝嫩芽的綠、一池湖水的清澈又或是一磚一瓦的瓷紅。當我們正走在各式各樣色彩的道路上時,是渾然不知未來是與其他人般相彷,沒有更美麗、沒有更繽紛、當然也不可能更美好; 我們都是沉在水底的最深處,再努力振翅,只不過是徒勞無功的白費力氣罷了,攪亂了泥濘,搞得灰頭土臉也沒有什麼幫助。小康可能還不明白,但陳樂不是,他豈止是猛力地拍打,更甚是沈溺在像馬戲團裡表演的小丑,憤恨不平的情緒如果可以轉化成淚水模糊臉上塗畫著斑斕顏色,那應該才是最好的…所有的所有,都好過那些自以為善良卻又高傲自負的人們,根本無所謂平等,有的是永遠都打破不了的差距。醜陋的平衡感,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

 

陳樂十足十的詮釋了一個從社會底層長大成人的男人,如何先成為一位失敗的丈夫,後又努力成為稱職的父親。他同時也美好地呈社會裡的殘缺及不公平,他愛著他的兒子,百之一百的愛著,不惜為了小康與全世界為敵;、抗衡,講得話故事點,《別歲》會是個充滿愛及為親情抗爭的不懈劇情。可惜的是肯定失敗了,尤其在那個『人人爭立功,無功就是過』的時期,你不僅不能不立功,是平白無故地呼吸、平凡且安穩的生活著都是『過』。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