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連煞 Vengeance is Mine】2019✪腦粉影評✪在人間,見人心

『我們每個人都是兇手』最文藝的犯罪電影賦予在《六連煞》是實至名歸,雖然劇情的高潮迭起並不是非常明顯,可沒想到穩紮穩打的情緒,也是能讓觀眾在收尾時感受到劇中每一人物角色身上無與倫比的沉重枷鎖。歎息連連的是在《六連煞》中兇手並非單單指向一人,過去的生活背景、訕笑冷漠的旁人、冷眼旁觀的鄰居、丟擲小石頭的孩子們…冰冷的言語都像是利劍無形的刺傷每一個人。『人心』原來不過如此而已; 口口聲聲的頭頭是道,在背過身後冷不防的朝著柏油路面吐了口痰; 溫暖的擁抱總是太晚才出現,總讓人心裡已經彆扭的長了根刺,挑也挑不去; 同情只是一道目光,誰知道那些人心裡怎麼想; 嘴裡說著對不起,被肉體隱藏的是不屑和輕蔑。【『成長如同手術一樣的疼痛』,但是手術還能治癒,經歷過的掙扎卻沒有辦法被洗去; 有多少次,人們無心或著有意的辱罵,其實已經足以成為怒火的種子悄悄的萌芽。一遍又一遍不堪回首的過去,是一道道瘡疤,掀開了血肉模糊還被嫌臭,多少人只是皺了皺臉後捂著鼻離開。我已經不只一次想藉由如午後艷陽般的姐姐身上汲取溫暖,我也沒有辦法摸著心苛責你,當我獨自站在胡同裡、坐在石階上,甚至是遠眺著一望無際的海岸邊上時,我發誓我會好好活下去,忘記傷痛、忘記羞辱、忘記曾經,只是太難了。】

 

在警隊工作一直力求表現,卻不願意同流合污的古隊 ( #王瀧正 /飾); 律師 ( #王大治 /飾) 出場才幾句對白、幾個動作就把行業裡中國式人情拉攏、死纏爛打,對高官的阿諛奉承、對下的嗤之以鼻表現的淋漓盡致; 宋昕 ( #黃璐 /飾)的姐姐和古隊的妻子,將一位女性堅強、有韌性、又溫柔婉約的特質發揮的恰到好處。她可以用小小的身軀緊緊抱住已經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弟弟,是為了替代母職給予的關懷和包容及保護; 弟弟宋昱 ( #劉霖 /飾) 一直不離身的玉珮是唯一的親情連結,不只一次的用掌心握緊胸前的墜飾,乞求得到一絲庇蔭,希冀天見猶憐。小小東沅市區內,從某一夜開始,接二連三的發生離奇兇殺命案,犯罪手法著實讓人摸不著頭緒,被害者之間的社交網絡並不重疊,唯一相似的共通點是在額頭眉心間的一個像是指印的生物特徵。當兇手矛頭都指向同一人時,偏偏出現了另一場宛如『模仿犯』的新一宗謀殺案!『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罪孽,每個人一個微小的舉動,匯聚到最後,都會演變成一場觸目驚心的殺戮。』

 

《六連煞》的拍攝手法有種韓國電影的味道,畫面的呈現、敘事架構、人物設定等等都是; 而在氣氛上則是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二零一八年的《暴雪將至》,凝結的空氣、寂寥又孤單的情緒就這樣凍結在每一位主角身上。誰不渴望人生可以重頭來過,但真實就是不行! 負過的傷就這樣一道一道的接連不間斷地刻畫上去,時間非旦沒有沖涮掉一切,一次又一次被反覆劃開的傷口,終於磨成了利刃,惡魔在催化下逐漸壯大。悲憤永遠難鳴,是每一個夜深人靜時野獸成長的契機,再也不要、再也不要說著『過了就會好了』的重覆安慰,因為我們比任何一個人都清楚痂始終沒有結好就剝落的疼痛感。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