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 Todo Sobre MiMadre】2019✪腦粉影評✪女人用淚水洗滌雙眼

阿莫多瓦導演於一九九零年榮獲最多獎項作品《我的母親》(又譯 : 關於我母親的一切) 被比喻為《悄悄告訴她》的前身; 雖然用樣是以倒敘法方式娓娓道盡一段回憶、母親的角色也一如往常的堅強、流下的淚水差不多的量、故事本身同樣都感動人心。而阿莫多瓦導演擅長以鮮明色彩的運用,在《我的母親》中是非常強烈; 許多幕的場景馬努薇拉與好友阿悅時常穿著一身深深淺淺各式各樣的紅,連兒子艾斯提本在車禍前追逐著的舞台劇演員嫣迷也是,艷麗的橘紅色頭髮、血紅色的口紅和鮮紅色的套裝; 獨立、強悍的女人態樣,一向是阿莫多瓦導演作品中不可或缺的。而這些角色建立也多半在單親、失婚、沒有父親的家庭中,《我的母親》動機則創作在『女人』及『女人承受痛苦的能力』; 影中出場的每一位女子,都背負著最沈痛的記憶、深深地愛過再狠狠的被傷過。菲很喜歡『慾望街車』的片段,尤其是當馬努薇拉頂替尼娜飾演史黛拉角色時,彷彿艾斯提本所有的疑問都不約而同的得到了解答; 關於父母親相識的經過、深刻的戀愛,甚至是伴隨而來的爭執和不愉快,都是艾斯提本一直急欲探索卻沒有被上帝寬容的。

 

《我的母親》裡的『女人』,包含生理上的女人、性別認同中的女人和性偏好中的女性衍生至『女性特質』及『女性文化』; 如同母親的概念一樣,可以是生理上的母親,也有可能是擁有母親特質的人格。艾斯提本意外身亡後,母親馬努薇拉逐一翻閱兒子艾斯提本片刻不離開手的隨身札記,最後一面寫著艾斯提本在生日當天曾到母親房裡偷偷翻找著舊時相片,卻發現每張相片都被撕去一半,只留下母親的身影時,艾斯提本再度因為不曾有過父親而感到缺少另一伴的自己,他最希望被贈予的生日禮物是『關於父親』; 偏偏這一段告白是在馬努薇拉痛失愛子後才看見的,她決定回到當歸自己奮力逃離的過往,她必須告訴艾斯提本的父親、自己當時的丈夫,彼此曾經擁有過的孩子已經離開。

 

而在畫面安排的巧妙在馬努薇拉站在巨幅彩繪著嫣迷的高牆前,等待陪伴兒子艾斯提本渡過十七歲生日; 大與小的對比、同樣的及肩長髮和白皙的面容、披著紅色開襟外套的樣子,一同面向看望艾斯提本奔過馬路的對街,原本不相識也不該有機會連繫關係的三人,開始一環扣著一環。原本以為是以嫣迷為首延伸至馬努薇拉及艾斯提本,再往後到阿悅及羅莎修女並列; 羅莎修女向下的是小艾斯提本,橫向的是羅拉與馬努薇拉; 阿悅繞了一圈後轉到嫣迷的身邊。沒想到勾勒出雛型後反而是以羅拉為中心,出場戲份最少,卻最佔據人心。

 

當以『女人』為出發點時,誰也沒錯; 以『愛情』為出發點時,愛情肯定獲勝; 以『親情』為出發點時,如果母親能成為最重要的便好了; 當以『友情』為主發點時,誰的一生沒有一個先是相互為敵卻又掏心掏肺的後來的好友。一句古老的希臘諺語說:「女人只能用淚水洗滌過雙眼,才能更看得清楚世事。」因為我們唯有看盡,才能釋放自己。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