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的【最好的時光 Three Times】侯孝賢2005✪腦粉影評✪2018

【我不會告訴你我看過那封信、不會告訴你我是怎樣的費盡心思安排讓你按圖索駿、我不會和你說我的內心有多期盼你跟隨我的足跡,我都不會說的,在你追逐我來到之前; 我守著一個愛情,你來的每一次對我而言都是新的一天,只有你能帶給我翌日。而非隨著時間流動就開始,因為只有你,對我而言是心心念念。所有的悲傷和事與願違,你說的辭不達意又或是上善若水,都只是曾經滄海難為水; 你抱著我感覺著你的心跳,說的是不是愛情,其實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渴望的是你眼中灰色的哀愁,看著世界如浮華、望向我時是絕望。你緊抓著我像是一根稻草,最後、最後垂死的掙扎。你說沒有了我的世界,如同死亡,可是呢? 真的有把你帶領向死亡嗎? 】三個時間、三段故事,從一九六六、一九一一到二零零五; 似乎不論世事如何變換,愛情裡的寂寞、等待和傷感,都還充斥在無時無刻之中。而所謂最好的時光,也許不是一段愛情的有始有終,而是將對方刻在心裡的那一分一毫的滿足。

 

一九六六年的高雄,少年在收到兵單時,寫了封信給撞球間的計分小姐春子,表達愛慕之意; 豈料當少年休假返回時,遇見的已經是秀美。也是在這一日,秀美剛看完了春子沒有帶走的情書,但她沒戳破少年的來意,只是暗自欣喜的收下之後少年再寄來的信。少年也許寂寞,需要依附著寫信表達思念之意; 而聰明的秀美,只有不重蹈春子的覆轍,才能為這段感情,儲存且留下一個記憶。

 

一九一一年的大稻埕,一個是已婚的知識份子,一個是當紅的藝旦; 兩人之間產生的情誼,終仍因為身份而懸殊。即使張先生是那麼義不容辭的要幫阿妹提供金援後婚嫁,可當藝旦主動詢問自己的贖身之事時,張先生只是沉默不語。身為梁先生旁的紅人,更曾在報紙上談論不可納妾一事,所有的前途和瞻望,也許就是讓兩人之間緣盡的最後一波浪潮。曾經說出「木已成舟,為她終身大事也只能成全」的張先生,也只能在大我和小我之間做出取捨; 縱使武昌起義,藝旦終未能自由。

 

二零零五年台北,張震騎著打檔摩托車載著舒淇奔馳在橋上,不知道是速度太快還是風扎了眼,舒淇緊握著自己的雙手十指交扣、啜泣。第三段青春夢中,張震和舒淇的對白相對顯少,但當彼此注視著雙眼時,又好像在說明什麼; 而正這與舒淇原女友Micky完全相反。三人之間的強烈對比,比起愛情,更像是在大城市中,原本各個倘佯的魚兒偶爾的觸碰; 只可惜水太涼,即使彼此靠近了,也沒有辦法獲得溫暖。可當舒淇看著Micky留下的那段話後,即搭乘張震的摩托車離去; 其實她才是最寂寞的。

 

人與人之間從不甚方便的書信往來到科技產品的發達; 原本需要更長時間的來往,突然之間縮短了不少。如果說以前的愛情才叫愛情,那可能會太低估現在的愛情。因為或許,無論這個世界是怎麼變化,曾經把彼此放在自己心臟的那一刻,就該是最好的時光。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