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空謀殺 The Traveller】2019✪腦粉影評✪過境者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你會想做什麼? 湯老師說在時空穿越下會形成『漣漪效應』(應該等於傳說中的『蝴蝶效應』); 湯老師比喻一個時間軸就宛如一池湖水,假使你朝湖心丟了一塊石頭而掀起的陣陣漣漪,一圈又一圈以石子擬擲為中心向外擴散,會停止嗎? 會的,只是需要一些時間,而你以為引起的只是漣漪圖形的美麗畫面嗎? 那只是太皮毛的粗糙,在平靜的湖底激起的石礫或是泥沙,都被藏在湖水面下而已。『你會得到時間的報應的。』當湯老師如此信誓旦旦地向李書城告誡千萬不可以在未來或是過去的時空裡做壞事時,我們從李書城的眼光看向深處,他還有太多太多不切實際的願望希冀成真。『時空穿梭』多麼迷人又神秘的一句話,代表著『時空旅人』可以帶著不同時空裡的科技、發明,到過去成為『先知』; 一個人人崇拜又景仰的『超前者』,然而忽略的是即使是再偉大的發明或是醫學的進步,當無法在稱職的時空裡相對比時,所有的產物都是項『遙不可及』的『先軀』。往好的方面想,也許可以像日本文學作家湊佳苗筆下的『未來』; 眼前經歷的種種辛苦與折磨,如果可以接收到『未來』的自己來告訴自己『以後一切美好』,那是不是就能夠更有動力撐過所有的苦難? 或者,這只是大夥兒一起做的一場夢罷了。

 

每座城市、每個地區、甚至是每個國家,都會有自己廣為流傳的故事; 好比在中國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一直備受世界關注。新聞媒體將這個區域美譽為外星人遣址,在許多豎立的石頭和一處高出地面五六十米的黃灰色山崖宛若一座金字塔等奇景,也包括了白公山北鄰克魯克湖和托素湖,一淡一鹹,甚至有孿生湖的譬喻。《超時空謀殺》故事就由此開始,男主角之一李書城,對於自己『平庸』的一生感到乏味及不甘,他渴望展開與眾不同的人生,希望能讓自己的妻子認為自己不凡。因為已經失業的他,許久沒有拿過家用費用給妻子,妻子甚至必需到酒店上班,過著生張熟魏的日子,也因為在妻子眼中對這個家庭沒有『任何付出』,李書城的地位總是差妻子那麼一大截。他走了近乎半個月才來到德令哈,他期盼著在外星人遣址的神秘地方,可以有個機會讓自己東山再起。陰錯陽差,穿著一身研究服的湯老師出現,驚恐中帶著些微鎮定,詢問李書城現在的地點以及年份,這一段問答更加證實了李書城的論點,這是一個時空穿越口,而他,即將如美夢成真般展開無與倫比的生命開端。

 

《超時空謀殺》裡同樣以蛇從革為中心點,放射狀呈現的人物線條,彼此彷彿環環相扣卻又陌生,再搭配神秘出場的克里,這些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存在著? 為什麼都好像了解什麼卻又不可說? 以為已經過去的時間叫過去,那如果你經歷的是從未來來到現在,那麼你曾經走過的『未來』究竟該歸納在『未來』還是『過去』? 如果時空穿越是可行的,那麼你可以帶著新資訊到舊時代? 身為小說類作家的蛇從革,又怎麼會成為時空旅人的攻擊目標? 這些時空旅人的面孔該依據哪一個年代進行老化? 而時空旅人消失或是遊移在另一個時空裡時,原本時空中的時間該如何進行?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