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崔特先生的故事 The Straight Story】2020|星光依舊燦爛|腦粉影評

沒有想到一部1999年的《史崔特先生的故事》可以讓人看的『感慨萬千』,這也許不是一部適合青少年打發時間的娛樂電影,卻是一部適合我們已經投入社會一些日子並且經歷過人生的悲歡離合後,再獨自細細咀嚼及品味的故事。你無需特別期盼電影可能帶給你什麼高潮迭起的哭哭啼啼,有的是慢工出細活般的餘韻繞樑。你會從故事精心安排的插曲,從中領悟這又何嘗不是人生的縮影? 尤其在你曾經年輕著不可一世的驕傲外表下,渴望的原來不過就是一份安穩的歸屬,且當你正與朋友們暢所欲言的抱怨著家人有多麼干涉著你的生活時,其實都忘記了家人也一直是任勞任怨著悉心擁抱著你推開大門後的愁眉及苦臉。或是當你正為了散發青春的熱力閃耀著熊熊烈火時,又怎麼去明白到當兩鬢斑白之後,最悲傷的不是外表的衰老,而是當你回憶起自己也曾年輕過的奔放。當然你會試圖告誡後輩,僅管時光匆匆不留人、僅管逝者已去、儘管風雲變色,唯一不變的世道依舊是那扇永遠為你敞開的大門_『家』。史崔特老先生用了一個非常淺顯易懂的比喻,他說:「在我當父親時,我分給我的孩子們每個人一根樹枝,要他們將手中的樹枝折斷。這當然很輕鬆,因為只是單薄的一枝。可是當我把他們手中的樹枝綁成一綑後,我要他們再試著折斷一綑樹枝時,肯定就沒有那麼容易了。這時候我告訴他們,這一綑樹枝就代表著『家人』。一個人可能因為一樁意外或是天災人禍就被繫倒,但當我們凝聚在一起時,就不會。」這一小段故事並不複雜,可是只有過來人才能夠明白箇中的心酸及力量。

 

1994年,74歲的艾文史崔特和女兒蘿絲兩人相依為命住在愛荷華州的小鎮上,這裡的居民多半從事農業或畜牧業,年輕人口大量外移,整個小鎮放眼望過去清一色的都是頭髮白蒼蒼的老年人。蘿絲已經不再年輕,說起話來結結巴巴且不擅與人交際,她的工作在製作一間間小鳥居住的小木屋,為房子的屋頂漆上鮮艷的顏色是蘿絲的樂趣。老父親艾文偶爾的樂趣就是和左鄰右舍的『老』朋友們聊聊天,串串門子,直到這一天艾文無預警的缺席了日常聚會,才被朋友發現倒在自家廚房無法起身。在醫師的診斷下,艾文的身體當然不復往日,已經必須兩手拄著拐杖才能夠緩慢地拖著身子前進。偏偏在這時候,一通電話讓艾文得知十年不見的哥哥萊爾中風病危,他也許是感嘆彼此時日不多和後會無期,但是眼睛不好無法開車又行動不便的他,該如何前往370多英哩路程的威斯康辛州? 艾文唯一可以想到的方法是駕駛自家院子裡那輛老舊的割草機,路途遙遠又顛波的緩慢前進…《史崔特先生的故事》無疑一部俗稱的『公路電影』,既然隻身離開熟悉的環境,那麼旅途中遇見的每一件事情,就該必有其代表的原因。

 

老先生艾文最先是遇見一位蹺家少女,少女已經離開家五個月了,為的是害怕腹中的新生命無法被家人與男友接受,所以獨自一人步行在偌大的公路上。剛開始的擔憂早就無聲無息的被面對陌生未來的恐懼感侵蝕著,少女在路旁想搭順風車卻不順利,即使眼角餘光瞄到老先生的割草機也假裝視而不見。沒想到卻在黑夜的草叢中相遇,老先生眼前生著暖暖的柴火和香噴噴的烤臘腸,飢腸轆轆的少女不由自主的被吸引過去。老先生親切地問著少女為何獨自一個人,接著以朋友的語氣說著:「他們也許會為這件事情感到非常生氣,但未必會生氣到捨得失去你。」老先生駕駛著一台老舊的割草機,格外吸引著旁人的注視,多數人好心的希望提供幫助,雖然也有的人只是投以奇異的眼光、或是乾脆視若無睹的呼嘯而過。不過這些都不足以成為老先生佇足停留的原因,因為艾文有更重要的目標,那就是年少輕狂不小心傷害了彼此,而日後又因為自尊拉不下顏面再聯絡的哥哥萊爾。

 

路途上不可能一帆風順,偶爾即將到來的傾盆大雨,或是雨過天晴的滿天星空,每一夜當艾文仰望著天空時,他總是能感受到一路被指引著的方向。中間經歷到的困難與磨難,都只是瞬間考驗著艾文的毅力與堅定。畢竟曾經因為一言不合而從此無消無息的倆兄弟,要再一次的促膝長談是談何容易? 年輕的我們可能都不知道該如何和爭執過後的朋友言歸於好,何況是血濃於水的手足。如同常言道我們總是不自覺的將最負面的情緒,獨獨在家人面前放肆毫不遮掩,或許是朋友尚還好些,至少可以欣賞一下我們用心穿上的美麗外衣,真正交心的又會有多少人?這一趟『返鄉之旅』是必須獨自完成的,沒有人可以替代著贖罪似的承受著『近鄉情怯』的糾結,也沒有人可以感同身受的去理解最靠近其實是最遙遠的距離。因為最難跨越的不是實際上的370多英哩,而是你要卸下精心啄磨著的心防,敞開保護色張開雙臂地迎接另一個人進來。史崔特老先生花費了十多年才明白的道理,唯有希冀透過電影傳遞給每一位觀影者深入淺出的情感牽絆,期盼我們無需同樣耗費十多年才能夠體悟的心靈必經之路…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