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膚慾謀 The Skin I Live In】2019✪腦粉影評✪我的愛

二零一一年推出的《切膚慾謀》雖然沒有『那麼的阿莫多瓦』,但也是一不令人失望的作品; 其中涵蓋的元素仍舊包括『性別』、『瘋狂的愛情』及永遠不會缺場的『母親』,即使馬莉莉亞在整部電影中的對白及場景都相對偏少,但有時候『重點』是不需要無時無刻存在的,例如《我的母親》中的羅拉亦相同。耗盡多年心血終於獲得奇蹟般的研究成果,羅伯特在講台上溢於言表的喜悅之情,口若懸河的講述『人造皮膚』這項嘔心瀝血的重大發現; 然而促使這項研究的起源是羅伯特於車禍時重度燒傷的妻子,當羅伯特不眠不休照料著躺在床上的女人時,伴隨著是陣陣燒焦肉的刺鼻味。可鏡頭一轉,只見羅伯特安逸的閉著眼坐在藤編搖椅中沉睡著,於此同時觀眾都忽略了這名女子會將自己形成這可怕的處境,都是因為她在和情夫塞卡私奔時的意外車禍事故;『人類永遠只看見自己想看見的』在《切膚慾謀》中,無論是男主角羅伯特或是女主角薇拉都一樣。所以羅伯特在薇拉的臉孔和完美的女性體態,讓自己進入時光隧道般重溫記憶裡與妻子的擁抱,而薇拉恨在心底和眼裡的是羅伯特綁架自己後執行的重重手段。《切膚慾謀》肯定比阿莫多瓦各作品更具爭議及前衛性,故事轉折緊湊、清晰、不多加掩飾的激烈畫面,在再挑戰觀眾欣賞電影的氛圍。

 

回溯阿莫多瓦導演作品,無論過去及現在『女性』絕對是第一要點; 而就算只是『女性』這種主觀認為的概念,他也能打破社會觀感和傳統思維後展現。《切膚慾謀》開頭是一美麗絕倫的女子穿著一件膚色緊身術後衣,獨自待在一間裝滿監視器的大房間裡,她唯一的說話對像是牆上那只對講機器,讓她可以告訴這間屋子的女管家馬莉莉亞需要什麼補給品,再來就是一尊尊她利用剪破的衣服碎布拼貼成沒有身體只有頭顱的『藝術品』。到了夜晚,一輛神秘的白色高級轎車緩緩駛進大門,中年男子熟練地走進女子的隔壁房間,燈光乍亮的一瞬間,我們都和男子一樣可以直接看見其中一面牆壁完全就是雙面鏡,因為那名白天還穿著緊身衣的女子此時正裸露的躺在一張大床上,即使是只背面也是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材。

 

故事回到六年前,醫學研究專家羅伯特的妻子試圖與自己同母異父的弟弟私奔,但卻在途中遭逢意外事故,肇事車輛當場引起大火,羅伯特的妻子被搶救出來,全身重度灼傷、昏迷不醒。羅伯特除了工作以外,所有時間都陪伴在妻子身旁,直到耳邊傳來女兒諾瑪的歌聲,才像是奇蹟顯靈般促使妻子緩緩睜開雙眼,賣力的朝窗邊走去; 她想要打開窗戶看看自己的女兒,卻被玻璃窗倒映出面目全非的自己驚嚇到,她放聲尖叫後是一陣碰的巨響。小小年紀的諾瑪目睹母親從窗戶一躍而下後歪七扭八的軀體…諾瑪和父親羅伯特一同從陰霾中成長,直到那天在精神科醫生的建議下,羅伯特才帶著女兒諾瑪參加親戚的舞會,原本以為是好的開始,卻沒想到是幻滅。

 

《切膚慾謀》故事告一段落後,如果覺得羅伯特是個喪心病狂的瘋子,那換個角度想他是痛失愛女的父親; 如果覺得文森特很無辜,那麼他為何要在嗑藥到嗨的時候以『想不起來』的方式遺忘曾經強暴過一位少女; 幫助羅伯特藏匿薇拉的馬莉莉亞有過錯嗎? 她的過錯可能是因為身為母親…孰能無過? 誰才有錯?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