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邪 The Rope Curse】2020| 因果相報 |腦粉影評

一條血紅色的繩子高掛在學校體育館的上方,並不是完整的一條繩子,比較像是被切斷後只留下綁緊在樑柱的樣子。《粽邪》開頭是一位穿著新娘禮服的女子,彷彿被什麼東西牽引著來到一棵樹下方,女子一直大喊著:「我不要、我不要」仍是牢牢地被項圈錮住了…傳說,上吊自殺的怨氣最重,而怨氣則會附在繩結上越積越深,為達驅邪除煞安撫人心之效,台灣沿海一帶會舉行將上吊用的繩結送至出海口火化的儀式,俗稱『送煞』; 『送煞』儀式是從福建泉州傳過來的,原本只有在鹿港一帶,最初鹿港人為了送重亡者,不直接稱呼上吊身亡之人為吊死鬼,而是以肉粽一串一串的樣子來暗喻上吊,才會被稱作送肉粽。作法是從屍體被發現的附近廟宇開始做法會,進而規劃一條路線,將上吊身亡之人的冤魂送出海,以免亡靈的怨氣不消散,反而會留在世間抓交替。

 

在電視台工作兼差youtuber的直播主家維 ( #鄒承恩 /飾),為籌措結婚基金,決定與好友阿怪怪拍攝神秘的送肉粽儀式,打算一舉衝高點閱數賺進廣告費。沒想到卻在過程中不慎誤觸禁忌,引發接二連三的災厄,且心愛的女友書儀 ( #夏于喬 /飾) 也被牽連進來。家維因為送肉粽的直播影片點閱人數爆增,這更激起他前往女模慧依上吊死亡的案發現場拍攝,家維希冀賺進更多的資金,來提供給書儀更好的家庭環境。然而,眼看著危險步步逼進,家維決定找阿西法師求救,卻意外發現一切的源頭不約而同的指向女友書儀。書儀埋藏了十年的秘密,究竟有沒有辦法坦然面對? 家維能否解開書儀的心結,保護自己和保護書儀?

 

故事回到十年前,書儀還只是個高中生,外型清秀甜美的她在一次放學途中意外聽見美妙的吉他弦律,而正在彈奏吉他的女生則是同班同學李妍。李妍和書儀完全不一樣,雖然也是白白淨淨的臉蛋,但仔細一看在臉頰下方延伸至脖子都有一大片的紅色胎記,即使李妍為了遮掩特意蓄起長髮,且從不綁起來,但也沒有辦法不引人注意。書儀的落落大方適時地向李妍伸出友誼之手,從此兩人經常不需要特別約定就會先後抵達橋墩下方,這是他們的秘密基地,在這裡他們可以隨心所欲的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說想說的話,李妍甚至還教書儀彈吉他,一個作曲、一個填詞,紅色精裝本的交換日記密密麻麻地寫著兩人分享的心情。某天,李妍害羞的告訴書儀自己有了喜歡的人了,想邀請對方來參加自己的畢業舞會,兩個青春少女喜孜孜地交換了許多意見,最後決定為李妍拍攝一部簡短的自我介紹的影片,再託書儀轉交到暗戀對象手中。這一年,李妍曾在交換日記本上寫著「十年後要和自己喜歡的人結婚、生小孩」。只是誰也沒料到,當李妍再從書儀手中接獲暗戀對象的回信時是被婉拒的,而這封信居然流落到同班同學陳小莉、慧依和沈千和的手中,陳小莉拿著李妍被拒絕的信紙在班上大聲嚷嚷著; 而這一場起頭,不僅讓李妍成為三人的霸凌對象,也直接切斷了與書儀之間的友情。

 

書儀與李妍之間的回憶,到底該不該和家維吐實? 書儀的臉頰下方延伸至脖子逐漸長出紅色的疤痕,就好像當初的李妍一樣。為什麼書儀會在小莉的送煞法會聽見自己的名字? 為什麼慧依會在直播時遭逢意外? 沈千和呢? 現在還相安無事的千和又在哪裡? 書儀究竟有沒有辦法再和李妍言歸於好,還是其中有著更深的秘密,我們都還不知道…

 

《粽邪》的結尾你有看懂了嗎? 當家維從醫院接出書儀時,家維建議書儀應該也在車上多休息一下,書儀看向窗外微笑的說出:「我已經睡了很久了」而此時,窗戶倒映出的則是李妍的樣子。連帶到片尾跑幕後人員表時,一名陌生男子正坐在橋墩下釣魚,畫面180度的翻轉,原本平靜的水面在波浪的拍打下,隱隱看見石頭上出現一段繩子…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