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過去的男人 The Man Without a Past】2020|重生的可能|腦粉影評

深夜中的列車轟隆隆巨響著穿越一座又一座的山洞,燈光忽明忽暗。車廂內一位高大的男人拎著手提箱,獨自坐在空蕩蕩的座位上,即使是列車長要驗票了,男人也只是倖倖然地將車票夾在指縫中,一句話也不說。夜半時分的車站也是空蕩蕩的,男子像是偌有所思的坐在車站外的長椅上抽著煙發呆,三位看起來就是不良少年的男子們輕手輕腳的慢慢靠近男人,嘩的一聲棒球棒使勁的打在男人的後腦勺,而且是一次又一次,男人倒在草皮上動也不動。不良少年們搜括了手提箱內所有的財物和一小台收音機,樂此不疲的繼續揮舞著球棒,高高舉起的球棒則是無情地落在男人身上。《沒有過去的男人》以最常被引用為電影題材『失憶』為首,甚至帶出了社會觀、貧富差距以及異國文化的幽默。例如當地員警以『地下』方式租賃貨櫃屋給完全沒有身份的男人,喊出一個天價般的金額又惡狠狠地說繳不出來就放狗咬他。可是事實是,那隻被『放』出來的漢尼拔溫馴的搖著長長的尾巴,並且用無辜的Puppy Eye望著男人時候,員警仍不忘嘲諷似地說:「那是因為我現在還沒叫牠咬你。」…諸如此類的『芬蘭式幽默』時常穿插在整部電影之中,對於鮮少接觸到特定國家電影的觀眾們,將是與以往不同的新鮮感受。

 

男人沒有任何關於自己從何而來及為什麼而來的記憶,只要是屬於清醒前的任何一刻都不存在腦海中,所以男人『沒有過去』。『沒有過去』相信是許多人認為重新開始的大好機會,但是男人連名字也沒有,他像是一張空白的廢紙隨著風四處飄蕩。當然偶爾會有人覺得新奇,忍不住將隨風飛舞的廢紙抓扯下來想要好好研究一番,但可能是真的太無趣了,總是有人又將原本握的手鬆開,任憑男人再一次逐流。在河邊嬉戲意外『救』起男人的小兄弟,一家雖然都居住在貧民的貨櫃屋中,可是卻沒有削減人性的善良,這也是與電影開始『結束過去』和『重新開始』的相對應; 因為被搶劫而失去一段過往,卻因為善良而獲得新的開始,帶著諷刺又讓人欣慰,無不是社會百態。另外,雖然整個家庭的生計都只落在父親肩上,但是他們也沒有因此嫌棄重傷的男人需要悉心照料,母親甚至從圍裙裡掏出鈔票要丈夫買些雞蛋和牛奶。如果我們注意起孩子與父母的用餐,其實不外乎就是一些馬鈴薯碎削和許多的水熬煮成稀稀的清湯,但他們卻不吝嗇給予陌生男人營養的補充品。值得慶幸的當然是貧窮沒有讓部份的人喪失善良的天性,有惡人也會有善人,而將是發自內心的極惡與極善。

 

女主角的出現完全符合『上帝的安排』,在基督教救世軍組織的慈善救濟團隊每一週分發免費食物的固定日子,剛治癒的男人在恩人的邀請下一同來到。看著兩位高大的男人特意打扮後穿起最整齊的襯衫及西裝,卻只是為了排隊領取免費餐食,也都深切地讓觀眾明白,即使過著再不濟的生活,也都會有必要堅持的原則,例如既然身份不是一般遊民,那就該好好打理自己,不該成為旁人眼中的『邊緣』。雖然讓人不解的是,即使許多人輪番地想幫助男人在不違法的前提下提供給他一個姓名,可是男人都拒絕了。當然這可能是他的一種堅持,因為『名字』是一個人的代表,同時也是一段『人生』,且每個人都只會擁有一次人生的機會,縱使男人現在完全想不起過去,在他內心裡也還未準備好切斷從前。所以與其說和女主角的相遇該是段新人生的開始,不如說在男人心中仍存在著部份期盼,所以他始終在等待,這從男人突然獲知『過去』找上自己時,沒有特別大起大落的情緒,像是早就準備好隨時踏上『從前』的路。

 

沒有人真的可以『沒有過去』,因為過去始終如影隨形,你可能是忘記或是想不起來,可是別希冀會直接『從頭開始』。以前發生過的事情不會瞬間煙消雲散,回憶永遠等在那裡,會在一個剛好的時候讓你猝不及防的必須張開雙臂擁抱它。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