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告別 The Long Good-Bye】2019✪腦粉影評✪再陪我走一段…

【從來沒思考過死亡會離我這麼近! 尤其在我以為我隨時隨地伸出雙手都還能擁抱住你的時候、在我還記得你從小孜孜不倦地教導著我漢字的時候、在我開始追求我的夢想且相信能夠讓你看到成功的時候; 我第一次發現你的眼神開始充滿疑惑,像是對我們所有的人都感到陌生,或是不明白這裡到底是哪裡的時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失去你的恐懼。我依然會時不時想起你嚴厲的指責我的人生該如何向前或是走在哪一條道路上,我也不會忘記當我與你想要的是背道而馳時,揣測著你會有的失落感獨自落淚的夜晚,在我每每想低頭就會突然開朗的想說日子還很長嘛的灑脫時,沒有想到我們即將分離。『告別』是一個多傷害的詞,訴說著悲傷、遺憾、分離、不再相見。只是太難了,我們都萬萬想不到從小就依靠著像是大樹般穩固的父親會遺忘最心愛的女兒,甚至有一天會遺忘從情竇初開就相戀的母親; 我想,這是你最仁慈的方式,緩慢地一步一步向我們走遠,讓我們不致於一瞬間手足無措、讓我們還有時間再多為你做些什麼,以及為我們自己做些什麼。】比起全部的悲傷,《漫長的告別》更多的小細節緩緩的節奏帶出一個家庭的『傳承』以及家人間貼近的依偎,有歡笑也有淚水; 笑的共鳴點來自於我們內心裡對『家』的依賴感,淚水則是發現自己不能再像童年時期傻里傻氣的過著每一天。

 

大概是去年年初吧,菲寫過一篇關於『父親』的文章; 有別於大多數會將母親設定為主角的方式,菲菲將『父親』從年輕時嚴肅、不苟言笑的威嚴到年老時個性已經平和了,卻不知該如何與女兒相處的細微描寫出來。還記得在文章裡提到父親擅長的是恩威並重,雖然不會像母親般說些溫柔的體己話,但相信眾女兒們在面對父親時,更會比面對母親時感受到被保護以及安全的依賴感。在《漫長的告別》裡,母親曜子和父親完完全全就是剛好一黑臉一白臉的組合,觀眾可以看得出來身為校長的父親東升平,從小對孩子們的管教相對嚴厲; 再加上小女兒芙美完全沒有接棒教職,讓父親失望外,大女兒麻里也到了另一個與家鄉非常遙遠的異國。開頭那座小小遊樂園裡的姐妹,就像是現在和過去的對比,而時間的中繼點是父親,她們分別承先啟後的關係,比單一線條呈現的會更為緊密。

 

《漫長的告別》由日本導演中野量太執導,改編自榮獲日本直木獎得獎作家中島京子小說『東京小屋的回憶』,將面對得知家人罹患失智症至接下來治療及陪伴的過程,不會僅僅只有悲傷,同時也會有過往的歡笑。如同中野量太導演在映後座談中提到的:『喜悅和悲傷不是一體兩面,而是可以同時存在。』,所以在《漫長的告別》裡,每當畫面陷入感人熱淚時,往往搭配上一首相對歡樂的歌曲,某種程度上當然與導演想表達的『同時存在』相呼應,但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其實從微笑裡體會到的悲傷會更深遂。日本知名兩大女優蒼井優及竹內結子飾演的姐妹,截然不同的個性,且姐姐麻里隨著丈夫遠嫁至美國,妹妹芙美懷抱著能夠美食傳遞給大家的夢想,一邊幫忙母親照顧父親。原本各奔東西的家庭成員們,因為父親罹患失智症又急忙的碰頭了,在各自分享完近況後,他們會攜手陪伴著父親再走一趟記憶之路,讓父親緊握著的那三把傘有了依靠及歸屬。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