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程車司機 Taxi Driver】2019✪腦粉影評✪沖涮不掉的髒污

總是該談論到這部電影的,一九七六年《計程車司機》,平庸如你或我,但卻比我們又更社會邊緣化一百倍。崔維斯 ( #勞勃迪尼洛 /飾)喜歡將一天二十四小時排的滿滿的,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熱衷在『忙碌』的生活狀態裡。但是,為什麼他喜歡忙碌呢? 獨居、小房間、一個人的早餐,崔維斯的話很少,至少在電影開頭的前半段裡,多半都是自言自語的對白; 但他有某種對生命的渴望,他認為自己肩負一項龐大的使命,而且獨一無二、舉足輕重,是只有他才能夠完成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可以取代他,因為只有他才看得清楚在繁華街道人行走的人們,內心裡住著多醜陋又可怕的猛獸,大家看見的都只是表象而已; 例如,這個女人很美麗,走路婀娜多姿,打扮的光鮮亮麗,時髦的穿著像是個精明幹練的女性,任誰看見了都會忍不住再多看兩眼。【最渺小如我,像變色龍般隱藏起真實的自己,只為了融入大家口中的社會環境之中; 但我有好多想要吶喊出來宣示的情緒,可是我不行。從屋內打開唯一向外的那扇窗,撲鼻而來的臭味時時刻刻提醒著我居住的社區有多糟糕; 路上隨意撇兩眼的人,目光冷冽的不敢靠近,你們口中高喊著的每一句標語,聽起來到底可不可笑?「我們是人民」,但根本沒有所謂的『我們』而是『你們』,洋洋灑灑的大道理,也只是讓廢水流過地面下的下水道和躲在水溝蓋後面,而這就是所謂的『社會』。我還能夠繼續隱藏多久? 內心的惡魔逐漸滋長,我已經無法壓抑自己的情緒,我,即將爆發。】

 

崔維斯已經不只一次經過競選總部的轉角街口,貝絲及肩的金色短髮,在太陽照射進落地窗時,會散發出迷人的光澤; 相較之下,崔維斯只是一名平凡退役的軍人,『計程車司機』只是他打發時間的無聊工作。然而穿梭在紐約市的各個區塊裡,充滿著犯罪、妓女、黑幫,崔維斯看盡最社會邊緣的一面。他從不過度的與人交談,唯一最主動的一次就是他鼓起勇氣推開競選總部的大門,辦公室裡涼爽宜人的溫度,迎面而來笑的溫暖的是貝琪,那位朝思暮想的女人。在這一段畫面中,已經明顯可以看出崔維斯和貝琪是兩個世界的極端對比。即使是越戰退役的經歷,對崔維斯也沒有任何幫助,戰爭後的挫敗感、無法回歸社會的失調、對人生沒有重心、不知道未來的方向,他駕駛著計程車,聽著乘客有一搭沒一搭的抱怨。崔維斯很希望可以為『某個人』做『某件事』,他試圖轉化心中蠢蠢欲動的猛獸,偏偏他愈控制自己的想法,反而愈是偏激。

 

事情的導火線有三: 一是某天深夜載著黑人乘客,他央求崔維斯把計程車停在某間公寓外側,喃喃自語著二樓亮著燈的那間房子裡,站在窗邊搖曳生姿的是自己的妻子,但那間卻不是自己的家,他忿恨的說出:「我想要殺死她。」; 其二,是當崔維斯好不容易邀請到貝琪與自己共進中餐後在第二次約會時,拿出貝琪隨意說出口喜歡的音樂唱片,沒想到卻被貝琪拒絕。在色情電影院裡一同欣賞電影這件事,讓貝琪認為自己只是崔維斯求歡的對象,這讓崔維斯非常挫敗,挫敗到認為整個世界都在和他做對。最後則是排班那晚,一名年輕的少女跳上他的車,急促的要求趕快載她離開,偏偏在崔維斯還猶豫的時候,另一名強壯的男子已經把少女拖下車,這是他第一次萌生了『拯救』的念頭。

 

事情一件一件地堆疊成促使崔維斯決定與環境抗衡的行動,狹小的汽車空間、色情電影院裡混雜的難聞氣味、被喜歡的女人拒絕、沒有目標的人生,呼吸是一樣無法自主的能力,既然他無法摒住氣息結束生命,那他必須做一件足以反轉旁人看法和改變世界的事情。所以那一晚,他拿著手槍,毫不猶豫及退縮的走進幽暗的旅館裡; 既然向上是高不可攀,那還有誰比自己更卑微呢?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