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久天長 So Long, My Son】2019✪腦粉影評✪願所有的愛都能地久天長

【日子總是這樣子的,要嘛低頭、要嘛希冀著盼頭; 該怎麼怨天尤人呢? 不是每個人都這樣子一步一腳印地走過來的嗎? 這世道就是這樣子的,小人物的喜怒哀樂,向來都不是重點,假如被大夥兒重視了,那也該只是剛好印證了每一次世代的變遷罷了。所謂的『地久天長』呀,簡單點是兒女情長,困難點是遠遠眺望一片青山,而人就像是乘坐在一艘小船上划呀划的,你使勁地想向青山划去,因為那樣油綠綠的光澤宛如在寂靜又黑暗的世界裡唯一的一盞光芒; 可也不知是什麼樣的原因,你與青山間的距離好像是固定的,無論你多努力或是多費心,都沒有辦法縮短。拿著船槳唯一能做的只是不讓中間的路程變得更遙遠而已,然後你就這樣終其一生只為了讓自己維持在這兒,即使你知道這樣辛苦沒有特別好或是特別不好,彷彿也只有繼續做著這件事,才是你人生中必須努力不懈的使命。】麗雲和耀軍、海燕和英明、美玉及新建、浩浩和星星,就是綿延不綿的世代下,共同經歷、共同悲傷和共同走出另一番天地時的寫照。《地久天長》的故事背景在八零年代的政府各項政策如大時代的震蕩不安、改革開放、計劃生育、下崗潮…等,電影中的人物展現的是人民的隱忍、克制和在命運的磨難下,他們逐步的順遂以及情感的壓抑,種種委屈和煎熬都一邊使人喘不過氣,一方面又是溫和的將重點放在人與人間的關係,多個線條組織成《地久天長》情感基調的基礎,將悲歡離和以及喜怒哀樂描述的淋漓盡致。

 

《地久天長》開頭是兩名年紀相彷的男孩子遠遠站在水庫旁的小涼亭裡爭執著,先是一個小男孩大聲嚷嚷地說:「去吧,大家只是在旁邊玩玩泥巴而已,我會保護你的,我會保護你的。」接著是另一個小男孩雙手抱著膝蓋咕嚷的說:「我不行」; 鏡頭一轉,是窗明几淨的小房子裡,父親及母親對著一個男孩子誇獎地說:「星星好棒,獎你三個花生米。」這一個畫面讓人有種豁然開朗的舒爽感,不過快樂的氛圍沒有持續太長時間。鏡頭再轉,灰撲撲的畫面和陰霾的天氣襯托著一男一女大聲的叫喊著「星星」,「星星」; 再下一幕是非常棒的對比,U字型的醫院迴廊上,父親焦急著抱著一個男孩奔跑在寫著大大的『靜』字的醫院裡,同時,母親止不住的嗚咽哭泣聲,小男孩的臉孔由蒼白轉變成枯灰色,無需多加言語敘述。畫面平行著移動往左,醫院急診室和走廊間的那一堵堅固的牆,均勻的將場景由一切割為二,而且是由右方緩緩向左調整至正中央; 一邊是穿著天使衣裳的白衣護士、一邊是推著急診病床焦急的雙親及救護人員,身為觀眾的我們耳邊傳來的是『友誼地久天長』。

 

其實最諷刺的就是《友誼地久天長》這首歌了,無時無刻的出現,尤其是耀軍更曾經在工廠內用口琴洋洋灑灑地吹奏出這首曲子; 我們寄予的最大希望,無非是希望藉由時間來消減曾經衝突的對峙,就算真的能夠遺忘,可其實不是變得更好了,而是在衰老及死亡迎面而來的恐懼下,讓人們在急切與真實間手足無措的泰然。記得麗雲說的那句話嗎:『時間停止了,我只是在慢慢變老。』。偏偏眼前的困境是『一齣沒有加害人的悲劇。』但我們怎麼說是沒有加害人呢? 因為這其中包括了國家政策的改變、生產力方向的改變,種種都是促成這場悲劇的『上帝之手』。

 

《地久天長》是部不會讓人失望的作品,尤其是當大家發現到編劇團隊中的韓家女,同時也是上屆 (第五十五屆) 以《我不是葯神》榮獲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得獎團隊其中之一。《地久天長》以中國三十多年的轉換、一個意外事件的發生和時代的變遷,再小的枝微末節、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心情,在種種外在因素的條件交錯後,其實從頭徹尾是一次又一次的『別離』; 大多時候我們學會看清的不是所謂命運的捉弄,而是埋著頭一再告訴自己這就是注定。太感人的一部電影很難只用許許多多的誇讚評論、也不知該從何說起《地久天長》的優點,如果你願意沉澱著心、寬裕著時間,相信你也能領略你的『地久天長』。

 

 

✭ ✬ ✭ ✬ 同場加映,田壯壯導演《藍風箏》,保證不容錯過✭ ✬ ✭ ✬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