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Remain Silent】2019✪腦粉影評✪我偷了一個媽媽

周迅和吳鎮宇的組合,肯定會是觀眾們的首選! 就算公開的票房成績可能不如片商預期的耀眼,但誠懇的說《保持沉默》的劇情其實非常具有張力,而且當隨著故事發展一步步走到高峰時,結局是更不能有絲毫鬆懈的十足十重要。這時候就是考驗導演的『捨與得』; 有的導演什麼都『捨不得』,捨不得角色死、捨不得有壞人、捨不得惡有惡報同時也忘記該是善惡終有報; 有的導演是『很捨得』一個角色死亡,能夠為電影加十分,那是死的有價值。往往愈捨不得的導演,愈是讓作品走向滅亡的小小一瞬間仁慈之心所造成,凡是『家和萬事興』或『浪子回頭金不換』這種類型,根本就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連現實生活中的愛情都不一定會有美好結局了,真的是別在電影作品裡發揮博愛精神。周迅在《保持沉默》中一人分飾兩角,一個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萬文芳,另一個則是鼎鼎大名的律師端木蘭; 而這一小安排其實非常有看頭,更能將和吳正為 ( #吳鎮宇 /飾) 之間的關聯性拉的更緊實些。同時再將端木蘭與吳正為襯托在萬文芳與老田之間,利用吳正為『已經錯過一次,必須把握這一次』的決心,來和老田『以為會再有機會』的小小希望背道而馳; 一個是在分開多年後再次重逢,一個是始終在身邊守候但卻永遠錯過『愛情敲門的契機』。即使中間許多次轉折,都容易讓觀眾以為『已經』猜中劇情,但偏偏許多『魔鬼藏在細節裡』,讓人沒想到的是原來每一句對白都是細心安排,在再印證了『命運』也許是從更早之前就已經安排好了。

 

巨星萬文芳在香港表演時被殺害在妝髮間,剛剛才重逢沒多久的兒子吉米成為警方頭號嫌疑犯。吉米在端木蘭 ( #周迅 /飾)律師的會面中,娓娓道來孩童時期被親生母親萬文芳拋棄在孤兒院的回憶裡,雖然曾經被外國籍夫妻領養成為吉米托馬斯,但他始終記得自己原本的名字是叫萬思成,手裡也緊握著那條墜鍊,橢圓型的設計是讓人可以在裡面放置相片的,而這就是萬文芳將他安置在孤兒院時唯一留下的念想。所以當養父母意外身亡後,吉米又再一次回到自己從小生活過的地方,只為了能夠找到親生母親萬文芳 ( #周迅 /飾); 沒想到年幼的記憶裡,只會在酒吧駐唱的母親已經成為大明星,但萬文芳倒也不抗拒吉米的來訪,甚至安排在這一次的表演會之後,就會向眾歌迷和新聞媒體前公開自己的身份。在看似一片祥和的『認親』故事中,究竟還藏著什麼秘密? 吉米甚至在萬文芳多年的經紀人兼好友老田 ( #祖峰 /飾) 面前,應老田要求露出屁股上紅色的胎記,雖然胎記上已經覆蓋了一隻刺青的老鷹,但依舊遮掩不了底層皮膚的確有塊紅色的印記的事實。如果胎記是真的、那條墜鍊也是真的、孤兒院名字是正確的,明明再多等個十至十五分鐘就可以皆大歡喜的認親記者會發佈了,為什麼萬文芳會死? 又為什麼檢方還要死咬著吉米是兇手這件事不放?

 

《保持沉默》中第一次出現『保持沉默』這句台詞是端木蘭第一次見到吉米時說的,在沒有充份證據且當事人沒有認罪的前提下,要求吉米在法庭上『保持沉默』的確為上上策,然而,影中亦有另一人也是從頭到尾『保持沉默』,那是誰? 為什麼最心愛的女人被殺死了,他卻願意『保持沉默』? 相信就算是平時就非常熱愛推理劇情片的觀眾們,也很難在一開始就可以猜測到劇情,最多最多就是『雷同』; 而導演在編劇上也花費了許多巧思,無論是對白、場景、內心戲、角色們其實都有相互輝暈。甚至在『我們以為』已經結束的時候,還安插了一幕場景,時光退回到萬文芳還只是在酒吧裡小小的駐唱歌手時,原來『命運』早就安排好一切。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