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在乳頭上的洞 Piercing】2019✪腦粉影評✪刺透

《穿在乳頭上的洞》電影一開頭的畫面就是充滿震驚的; 可愛的嬰兒躺在搖籃中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看著世界,前眼貌似父親的男人,不知為何面目猙獰的緊盯著嬰兒,額頭上的汗珠一顆顆滾下。他手中緊握住一根長長的冰鑽,彷彿在壓抑著什麼衝動般,動也不動地目不轉睛的盯著小貝比。耳邊突然傳來妻子的一聲呼喚:「你要睡了嗎?」男子慌張的把冰鑽藏在身後,盡量保持鎮定的回應妻子的話。這是個看似平凡的一夜,只是沒有人知道為何這名男子會手握著冰鑽; 貝比天真無邪的笑著,根本不知道死神剛剛悄悄的靠近著說了聲:「哈囉。」《穿在乳頭上的洞》並不是一部恐怖電影或是驚悚片; 愈接結局會愈發現這是一份潛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恐懼。在男子一直認為自己渴望刺穿他人的身體,能夠帶來興奮感之餘,其實是想要剷除一段持續糾纏著自己的回憶。他曾經有過一段扭曲的童年,而且是沒有辦法和別人訴說的秘密; 只是誰也沒辦法預料這段兒時記憶會如影隨行的跟著他一輩子,就像是陰魂不散的鬼魅一般,伺機而動的漫長等待反噬的一天。

 

改編自日本文學作家村上龍同名小說《穿在乳頭上的洞》; 在S與M之間,隨時轉換著角色。比起擅長的煽情場面,更多的是心境的轉折; 眼前能夠看得清的施虐者不一定是主動的,一心一意享受痛苦滋味的被虐者,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恰恰相反。支配和被支配間、主宰和被主宰間,故事沒有發展到最後,誰也說不清這個結局。平日裡是個親切的好丈夫和好爸爸,工作時是個勤奮的勞動者,但只有里德 (#克里斯多福阿伯特 /飾)自己心裡清楚,是多渴望多渴望能夠親手享受尖銳物品刺穿一個人類身體的感覺。光是透過想像被捆綁住的女人,低聲地祈求原諒; 而金屬兇器滑過女子裸露的軀體,皮膚包覆脂肪的柔軟觸感,伴隨著因為緊張和恐懼而快速呼吸的起伏弧線,就已經足已讓人血賣噴張。里德已經沒有辦法再忍受必須壓抑的衝動,他明白如果不再刺殺一個人,那自己就會進入毀滅。於是他假裝自己必須到外地出差,他仔細地打包著行李,開始寫著謀殺計劃的紅色筆記本; 他是如此心細的、不厭其煩的一遍又一遍嘗試著各式各樣的前置作業流程,清楚的記下每一種使人昏迷的方式和時間,以及模擬著所有突發狀況。他非常肯定,就在出差的旅館裡,他要殺死一名妓女; 因為那是最低等、最不被重視的階層,你知道的,人們只在乎與自己有切身關係的角色,而妓女,只是滿坑滿谷陳列在那兒的雜物而已。

 

「世事不會盡如人意」是《穿在乳頭上的洞》的最佳寫照; 里德細心計劃著的每一步,都遠不及突然發生的情況。妓女米亞好像還未從宿醉中清醒的迷惘眼神,以及不斷的拿小剪刀戳刺自己大腿的過程,鮮血不斷地湧出,灑滿整間浴室及浴缸邊緣; 瘋狂的舉動反而讓里德不知所措。這個突如其來的發展,讓劇情完全改變我們的既定印象; 施虐與被虐間,相互支撐著的是什麼樣詭異的變數。里德似乎不算是連環的變態殺手,那麼,他想刺透的是一具活生生的肉體? 還是想割捨切除某部份的自己?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