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入墳場 Pet Sematary】2019✪腦粉影評✪來自鄰居的「善意」?

第一次看《寵物墳場》會認為事件導致源由係「不能理解失去」,爾今再看二度翻拍而成的《禁入墳場》將該修正為「面對悲傷」; 作者史蒂芬金曾認為《寵物墳場》是一部駭人鉅作,甚至在寫畢後長達三年都選擇擱置在一旁不準備公開發表。當大家看過多部史蒂芬金的書籍或是電影後即發現,人類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例如,妻子瑞秋恐懼的是內心依舊是小女孩時期,因為害怕面對姐姐莎黛的絕症而將餐食以升降梯方式送上至姐姐的臥室,有可能因為升降梯故障或其他原因,讓姐姐莎黛在取食的時候誤入升降梯內墜落身亡。這其中也包含了瑞秋與丈夫路易斯對於死亡後的去向有不同的見解; 當然有極大的原因是瑞秋過於害怕扭曲莎黛對自己的嫉妒與敵意,所以一心一意祈禱讓莎黛在死亡後步入天堂; 相反的路易斯則完全是無神論者,他多次語帶保留地認為生命消逝後沒有人可以驗證會到哪裡安置,或者只是灰飛煙滅。

 

與第一部《寵物墳場》相比,慶幸的是導演在大約第三段至收尾時大篇幅的改變,這對舊觀眾而言是件好事,最嚇人的總是在預料之外,這肯定是一讚賞。其次,當相同的主角仍出現在翻拍電影中時,不免開始讓人思考他存在的必要性,例如鄰居老人賈德! 大家一定都還記得,賈德對於自己帶領路易斯前往古老的印地安原住民的叢林後曾說:「我也將我的小狗帶去過,但牠活過來後,已經變得兇殘,不是我原本的狗了。」可他在面對艾莉的貓咪邱邱被卡車撞死的意外,卻選擇利用語焉不詳的方式讓路易斯踏入神秘沼澤; 甚至,當事情一連串的展開後,我們都將發現也許賈德並非單純的出自善意,或者正如他提起過的:「一旦感受到那股神秘的力量之後,你總會無法抗拒的想要再去一次那裡。」。再者,那名在校園內車禍死亡的大學生畢斯考,他也是出自於醫生路易斯曾竭盡全力的搶救而心懷感激嗎? 會不會在原住民叢林中已經集結了眾多四處飄盪的「靈魂」? 所以畢斯考口中的「謝謝」是不是只是一個伏筆,讓路易斯在跟隨著賈德的腳步翻山越嶺時,內心興起的好奇感。

 

《禁入墳場》雖然略變動影中角色的設定,但不變的是讓觀眾心中油然而生的驚悚感。當因為生命流逝而壽終正寢之際,埋入土中的肉體會隨著土壤的新陳代謝逐漸轉化為其他物質,一切等於從頭開始就像是亙古不變的食物鏈。試圖以一己之力打破生死禁忌的路易斯,在看似理智的外表下,反而已妻子瑞秋更脆弱。但若是用台灣的民間習俗說法,這就是一個「捉交替」的概念,利用了人類渴望失而復得及再一次擁有的希冀來改變不該改變的平衡點。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