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之途 Paradise Next】2019✪腦粉影評✪下一站,天堂

【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時刻比起現在更相信命運,尤其在妳的到來之後,是是非非及紛紛擾擾不過是世俗中的一粒塵埃,那麼不起眼的不入我的雙眼; 是事已至此,當我看見妳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動也不動的直盯著天空,好像有什麼新奇的事物就停在那兒吸引妳的注意,我才驚覺原來時間在妳生命結束的那一分起已經停止向前流動。我就這樣停在那裡,用盡全身的力氣讓自己的靈魂與妳同在,我開始相信命運、開始信仰上帝,虔誠的想用我的時間多換取妳停留在我腦海中的片刻; 失去妳的痛苦讓我的心魔逐漸成長,祂偶爾會出沒在夜深人靜時,用自己的雙臂勒緊我的脖子讓我無法多喘一口氣,或是悶不吭聲的出現在我的身後,用冰冷的目光將我的雙腳凍結在那裡,不能向前。我回到妳的故鄉,試圖在妳熟悉的藍天白雲下走過妳走過的路、呼吸妳吐出的每一口呼吸、看盡妳喜愛的風景、嘗試妳喜歡的事物,我曾給過自己機會,重拾因為妳的離去一併帶走的笑容,措手不及的命運再一次降臨,讓彷彿是妳再生的天使又再一次的離開。也許妳們相似的不只是臉龐也包括人生。】

 

《亡命之途》總愛讓鏡頭停留在某一畫面許久許久,影片中的人物也許只是順勢地喝了瓶飲料、或是大口大口地吸著香煙,更甚至是光開電影開始的那一小麵攤就佔據了十分之一的時間。妻夫木聰飾演的日本痞子總是欲言又止的說著重覆的話,而豐川悅子相反的對白極少,多半只是看著遠方不停地抽著煙,緊鎖著的眉頭和永遠不笑的表情,成為強烈的對比。兩名日本男子都因為同一位台灣女生飄洋過海來到這裡,從熱鬧的城市游移至有美麗風景的東部海岸,他們似乎有著密不可分的過往,卻又絕口不談。一直到小恩的出現,才讓三個看似毫不關係的角色,都因為不堪回首的過往有了連繫。最痛苦的是割捨不下的記憶和無法斬草除根的過去,當你以為眼前出現一絲機會能夠翻轉一切時,原來只是沙漠中的綠洲,都是海市蜃樓的幻覺; 因為口渴而以為已經走到河邊,和因為太想遺忘而以為遇見了快樂,都是假的…自己欺騙自己的想像罷了。

 

雖然不太理解是以什麼樣的背景或是想法構思出《亡命之途》這部電影,而且居然還有經費可以讓豐川悅司及妻夫木聰願意主演,同樣謎一般的角色還有莊凱勛,整部電影總共出現三次; 前二次的存在就像是使命必達的殺手,是受欣如父親所託,沒有辦法忍受讓自己愛女撒手人寰後還能好好活著的日本黑道份子島 ( #豐川悅司 /飾),所以委任神秘殺手 ( #莊凱勛 /飾) 慢慢逼近島的生活。在自己尚未從失去女兒的悲傷中振作起來前,不容許任何人忘記女兒死去的原因。而導演總是近距離的畫面,壓迫著觀眾的視野,也許是想傳遞給大家和影中主角相同的被人生和命運逼迫著喘不過氣的氛圍吧。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