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 One Night】2019✪腦粉影評✪這一夜,沒有雨

十五年前的《那一夜》傾盆大雨,而這一夜是滿天星空; 孩子們驚恐的哭喊聲還在耳邊,伴隨著傷痕累累的小小身軀,對未來的無所適從。他們已經沒有辦法懷抱著任何對人生的幻想,即使每一日太陽昇起,對大家來說都是永無止盡的黑夜。到底有多長的日子了,沒有人去奢望抬頭看看清澈的天空,家是無助孩子的唯一避風港。一個總是暴力相向的父親,像是深怕絲毫就鬆懈失去權威的強勢,拎起孩子像是拾起一塊抹布。哦不,在這個家庭裡,抹布還有用處,孩子們在父親的眼裡像是黏著在光鮮亮麗衣裳上揮之不去的塵蟎,拍了嫌手髒,不如使盡的甩去。《那一夜》下著讓人都看不清道路的夜晚,一輛計程車急駛進前院的馬路上,甩了門下車的酒醉男子嘴裡還大聲嚷嚷著咒罵的言語,在駕駛座位上是一位帽簷壓的低低的女子。和日本傳統男主外女主內不好言傳的文化相比,正在賺錢養家的坐在前座的女子。尖銳的煞車聲讓屋子裡原本各自玩耍的孩子們突然安靜下來,他們膽怯的眼神緊盯著玄關的大門,可是天太黑了,沒有人看得清即將打開大門的會是誰? 三兄妹們害怕的收拾起自己正在組裝的電腦、用錄音筆儲存著像是記者採訪的口白,還有正小心翼翼地剪著芭比娃娃的妹妹,一瞬間沉默成為大雨聲中彷彿最安全的保護色。

 

日本導演白石和彌步履沉穩的在每一年度都推出打動內心最深沉悲鳴的電影作品,於二零一九年上映的《那一夜》描述日本茨城小鎮裡,一個擅於拳打腳踢的父親和飽受傷害的孩子及母親的家庭故事。劇情在適當的轉折點對襯著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後,十五年前的夜晚,稻村家的母親 ( #田中裕子 /飾) 為了保護三個子女的幸福,終於狠心殺害總是藉酒施暴的一家之主。也是那一夜起,這一個家庭只剩下三口,母親的舉動改變了所有人的命運。次男雄二 ( #佐藤健 /飾)為了追尋記者夢,來到東京打拼,也只落得個在八卦雜誌社打工不上不下的勉強糊口; 妹妹園子 ( #松岡茉優 /飾) 擺脫不了被左鄰右舍貼上殺人犯女兒的標籤,不得不中斷成為美髮設計師的夢想,從美容專科學校被迫休學,在當地的小酒店裡陪醉; 長子大樹從小就患有口吃,不善與人溝通,讓自己的婚姻也陷入了膠著,和妻子分居並且爭奪著獨生女兒美代的撫養權。三個孩子的人生像是停留在《那一夜》,母親含著眼淚告訴他們要好好把握自己的人生、追求自己的夢想,再也不會有粗暴的父親讓人時刻膽震心驚地害怕著自己成為箭靶,並且約定好十五年後當人們逐漸淡忘事件的時候重逢。

 

徬徨失措的手足們面對人們的竊竊私語,雖然沒有了施暴者,但也同樣失去唯一精神支柱_母親。相扶走在以為光明的人生路上,沒有任何的聯繫或是隻字片語,時間不停地向前行,母親從未捎過消息。看似架構簡單的一個故事裡,蘊藏著為人父母的辛酸和堅韌,『如果我不夠堅定地告訴自己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我的孩子們會像是迷途羔羊般更沒有方向』。尤其當三兄妹們在紛擾中成長,雄二就不只一次地埋怨過為什麼要殺死父親? 被毆打也只要忍耐到成年就好,為什麼必須承受母親『遺留』下的一切? 大家眼眶中含著淚,聽著雄二最懦弱的憤恨,因為誰也無法二擇一,『有沒有辦法活過明天?』或『成為殺人犯的孩子?』。十五年後,母親依照約定返家,原本以為時間久到足以讓人忘記殺人事件的記憶,卻被散落在家門口和馬路上一張張黑白色海報『慈母曾是殺人犯』的八卦雜誌籠罩。家人間的羈絆有多深? 至少這一夜,雨停了。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