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 Norigae】2020| 你記得我的名字嗎? |腦粉影評

一個女人的處境置身在企業結構的最低等,以為用『勞力』可以換取得的曝光機會,其實都是在為別人舖路。可以忍受到底線之後的最底線、可以流乾淚水後再次以淚洗面,光樣年華的青春在心靈無法更多負荷的沉重壓力下,決定為自己走出一條新生命的人生路。2013年韓國依據張紫妍事件翻拍成《玩物》這部作品,內容將性愛赤裸又腥羶的呈現在觀眾眼前。影中女主角鄭智熙 ( #閔智賢 /飾) 在《玩物》劇情中以自殺作為開場白,警方以『自殺案』結案,即透過記者李長 ( #馬東石 /飾) 與女檢查官金美萱 ( #李升研 /飾) 鍥而不捨的追查,同時以必須承載多方壓力進而一層層揭開鄭智熙自殺的真相。真相很殘忍,尤其我們真正以第三者的視角去窺視一個女人的脆弱無助,且又礙於合約不得不低頭的孤立感,我們彷彿都在鄭智熙一同經歷了無數次任憑別人主宰的性愛場景。在《玩物》中虐戀已不足以形容可能數百次的『性賄賂』,一般俗稱的『性交易』是指可以從中獲得實際上的好處、『性行為』泛指是情投意合下的男歡女愛; 而『性賄賂』則是指智熙成為一項『工具』,任人宰割必須無怨無悔的『物品』。可惜的是《玩物》並沒有廣為觀眾接受,其中凌散的架構和片段回憶勾勒呈現的力道有點弱,真正該被灑狗血的地方又總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2009年3月曾參與韓版流星花園鉅作的張紫妍在家中上吊自殺,而她留下的遺書不僅震撼了整個韓國娛樂圈同時亦引發諸多輿論壓力。或許真的如張紫妍遺書中列舉出各個有頭有臉喊水會結凍的高官權貴,這件令人作嘔的案件直至十年都未能迎來該有的正義。『遺書』中提到,為了滿足經紀公司的需求她被迫結紥、被迫進行多人性行為 (其中包含性虐待); 最讓人髮指的是在拍攝過程中臨時被強制要求加入床戲,事實是上映後被剪掉未播出。2011年警方介入調查後發現許多達官顯要都曾透過轉帳或是開立支票的方式『金援』張紫妍,然而涉嫌人不約而同地表示是認為她的處境很可憐,所以才會給她錢,特別強調沒有進行任何的交易,檢方直接採信,即使張紫妍的遺書內容和銀行帳戶等諸多證據都不被放在檢方眼裡。『張紫妍事件』爆發後牽連起韓國娛樂圈長久以來在檯面下進行的性賄賂爭議; 為了獲得政商界的金錢贊助,經紀公司將旗下非一、二線女星朝貢給高層被視為默認的潛規則。

 

《玩物》中欲闡述的故事軸不僅僅是娛樂圈性賄賂的潛規則,更深入希望被觀眾注意到的是父權體制社會下的男尊女卑! 尤其當女檢查官金美萱獲得愈多有利的證據的同時,父親好友逐向自己施壓,甚至表明知道自己年輕時被親戚強暴的過程,被拿來做為交換條件。高層們一個個深怕自己被牽涉其中,各個拿出壓箱寶般炫技,也因此無論是在《玩物》電影中或是現實社會的『張紫妍事件』都沒有再曝光更多『重要角色』。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