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委託人 My First Client】2019✪腦粉影評✪扔一百次紙飛機就可以看見媽媽了

希望大家都還記得一句話,當年,孔劉在《熔爐》片末一句旁白:「我沒有辦法改變世界,只希望我不會被世界改變。」在《小小委託人》裡同時也讓人不知不覺回憶起近期上映的《驅魔使者》,倒不是說這部電影是屬於恐怖片類型,而是當看見小小身影在電影故事裡無助地顫抖和恐懼時,耳邊就會響起《驅魔使者》安神父說過的一段話:「就好比在一個家庭環境裡,你不是『信仰』父母親,而是『相信』; 發自內心相信父母親是會愛自己、對自己好,所以不是『信仰』促使,而該是『信任』。前段引述的是一個家庭、一段親情關係裡最緊密的環節; 而相對應的殘酷,則是『可為』和『可不為』的相異。《小小委託人》電影開頭是一幕高級律師事務所的面試場景,參與面試者排排坐著,面試官僅提出了一個問題:「一九六四年轟動全美的一樁可怕攻擊案件基蒂·吉諾維斯案,旁觀者三十八人,究竟是有罪或無罪?」這其實是一個非常主觀的問題,當你目擊了一場兇殺案,你會出聲救援? 或是沉默的旁觀? 以此例子為序言,其實一點也不為過,甚至可比喻整個情節發展到最終時,觀眾的捫心自問。

 

姐姐多彬總是溫柔的照顧著弟弟,雖然媽媽很早就沒有了,但每次弟弟仰著頭笑著問姐姐說該怎麼畫媽媽時,多彬都還是仔細的說著頭髮要長一點、眼睛要大一點,皮膚再白一點,不難想像,媽媽在多彬心裡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地位。可惜媽媽已經不在這個家很久很久,多彬一直讓自己像是媽媽般照顧著弟弟,她甚至告訴弟弟,只要折紙飛機飛一百次,就可以看見媽媽了。所以弟弟最常坐在多彬校門口等姐姐放學,他們會一起走在那座超級大的吊橋上,弟弟會從拎著的塑膠袋中拿出一個又一個的紙飛機,一邊朝著天空丟去時也不忘大聲喊著:「丟一百次就可以看見媽媽。」童稚的聲音對比著超乎年齡的成熟,多彬一直是如此地穩重著。不過今天有好事發生了,傍晚爸爸回家後,把姐弟倆打扮的整整齊齊,帶著他們到一個從來沒有看過的高級餐廳,只著和每天晚上海苔醬油包飯截然不同的高級食材,長長的桌子上擺滿著一道又一道的料理,還放了很多漂亮的盤子裝飾著豐盛的食物。長長桌子對面另一側坐著一名過肩黑長髮的漂亮女生,漂亮女生笑的很親切說自己以後就是多彬和弟弟的親媽媽。多彬超興奮的,連隔天上學時都在班級表演裡超活躍地跳完一支流行歌曲,她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因為從今天開始,他們姐弟倆也和其他同學一樣有媽媽了。

 

當所有觀眾都在為多彬姐弟感到欣慰的時候,誰也沒有想過真的會有『想要多少幸福就必須付出多少』的悲傷,多彬姐弟付出的不只是兩顆完整的心,還包括小小的身軀。傷痕累累已經不足以形容兩姐弟,繼母是個唸過法學院的高材生,曾經還因為從事保險業務員詐欺了鉅額,判刑入獄數年,但她都挺過來了,甚至變本加厲,就在觀眾都還不能理解為什麼親生父親會縱容一個陌生女子欺凌兒女時,一句關鍵性的話出現了,就算非常刺耳,還是呈現了:「前妻那裡的親戚總是一直朝這些孩子的銀行帳號匯款,還有基金、存款、保險…等等。」兒童福利機構的叔叔是多彬姐弟倆唯一玩伴,雖然叔叔的表情總是充滿著不耐煩,但還是會帶著他們去動物園、吃漢堡,尤其當弟弟因為第一次吃漢堡掉下生菜屑屑感到驚恐時,是叔叔蠻不在乎地說著:「吃漢堡本來就會掉生菜的啊~」輕鬆帶過。

 

在《小小委託人》裡最寫實的是當觀眾不屑影中的鄰居、老師、警察、律師都以『法律』為基準,無法依循猜測『可能發生』的事情來進行偵查或是逮捕,而就當大夥全都感歎著這些『公務人員』或是左鄰右舍冷眼旁觀之時,是不是會認真想想是什麼樣的原因促使人與人之間逐漸冷漠?! 真相如果是把利刃,那會不會也是我們把它磨的發亮的呢?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