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製造 (1997) Made in Hong Kong】2019✪腦粉影評✪失敗的青春?失敗的未來?

一九九七年香港適逢回歸中國懷抱,陳果導演於當時推出《香港製造》頗受爭議,尤其當中可能影射的香港居民心情或是對於未來的手足無措感,但此部電影在二零一七年修復重新放映,更是讓人感到惆悵。影中的角色,讓諸多影評人或是觀影者認知是分別投射中國和香港的設定,但《香港製造》至今仍是陳果導演香港九七三部曲的代表作之一,同系列的還包括《去年煙花特別多》和《細路祥》,不得不知的是監製為天王巨星劉德華。被父親拋棄和母親共同生活的青少年中秋 ( #李燦森 /飾) 沒有完成學業,每天無所事事的在街上打混、幫老大收欠款。中秋只有一名小弟,而且還是傻的,叫做阿龍 ( #李棟泉 /飾),保護阿龍不受其他人欺負已經成為中秋每日的首要工作,一直到有一天為了幫榮少爺追債,而認識了阿萍 ( #嚴栩慈 /飾)。

 

這日,阿龍在一名女學生跳樓的遺體旁撿起兩封沾滿血跡的信,他想也沒想就揣在懷裡,而這正是中秋夜不成眠的開始,他認為就是死去的女學生阿珊每晚都到夢裡騷擾他,才讓他日漸委靡。中秋說白了只是個小混混,他沒權沒錢沒勢,沒有辦法獨當一面,可是『時間』逼迫著他成為『大人』; 跳樓的女學生阿珊,則是因為愛上男老師成為第三者,而對愛情失去信心和希望,她不能理解為什麼明明應該是很單純的『愛情』卻演變成複雜的『小三』,她對眼前看到的困難感到窮途末路,失戀才是現在進行式的大事。阿萍是中秋帶著阿龍去討債時認識的,年紀輕輕蓄著超級短髮的阿萍像是挑釁著的樣子,尤其說話時總是吊兒啷噹口吻,直到真的熟識了才知道阿萍是癌末患者,除了換腎之外也無其他法子了。自殺的阿珊、傻的阿龍、癌末的阿萍和最後連母親都拋棄自己的中秋,有一幕三個人到墳墓山中探險,為的是只找尋阿珊的墓地,他們分別踩在陌生的墳頭上,一遍又一遍大喊著:「許寶珊」、「許寶珊」…對那時候的三人來說,『自殺』是一件很厲害的事情,他們解讀為『重生』、『救贖』、『逃離』、『做自己人生的主人』。他們也曾一起隔著鐵網織成的圍欄向外看,眼神流露出的是迷惘,不知道『未來』在什麼地方; 因為他們與大多數的人一樣,沒有家世背景、沒有光明的前程,有的只是無所適從。

 

他們明明正在擁有的是『青春』,蠢蠢欲動心、不安份的靈魂,但卻是無止盡的悲慟和黯淡…影中角色都很年輕,打打殺殺都像是一瞬間,中秋原本以為自己和阿萍、阿龍是最可憐的,直到在公廁遇見一名穿著校服的少年拿著菜刀衝進來,一句話也沒多說就直直往隔壁的中年男子砍下去…就算是平日裡總愛逞兇鬥狠的中秋也沒想過要殺人的震驚,少年一刀一刀接連著揮下刀起刀落,口中咒罵著中年男子從妹妹年幼起就一直強姦她,中秋才恍然大悟自己原來不是『唯一』底層的,這一層其實還囊括許許多多的人。而又有多少人和中秋在《香港製造》開場獨白說的一樣,批評著香港社會、教育制度,然後,死在自己的獨白中?!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