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 Lust, Caution】2020| 妳,和我在一起 |腦粉影評

王佳芝 ( #湯唯 /飾) 大學時期糊里糊塗地跟著一幫同學搞了個愛國劇場,一大群人瞎矇著說要趁著暑假殺個賣國賊,以洩心頭之恨。誰也沒想到原本一齣募款的愛國情節就這樣搬上現實人生,男男女女哄著王佳芝成為了麥太太,還有模有樣地租了間大洋房、買了兩把手槍。為什麼王佳芝演的活靈活現? 她打從成為麥太太的第一天起,她就是麥太太了…現實生活裡的王佳芝父母早已離異,父親先帶著弟弟到英國,承諾王佳芝日後也會把她接過來,但卻是不聞不問; 也許是形單影隻的日子過怕了,可惜和賴秀金成為知己倒真是錯的一塌糊塗。賴秀金曾說:「我不會再回去了,因為打仗我才有機會到香港。我一定要出國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這樣的性格,肯定是捨不得犧牲自己的一根汗毛的,光看那天戲走歪了被小曹發現,一把手槍握在手中顫抖著卻怎樣都沒有勇氣扣下扳機。大夥爭先恐後地朝著小曹撲過去,鄺裕民先給了第一刀,接著才像是輪流著般,每位男同學紛紛刺下第二、第三刀,賴秀金站的遠遠的,突然驚醒的王佳芝快步地離開了這場『鬧劇』。

 

《色,戒》其實一點都沒有讓人失望! 開頭幾分鐘的麻將片段已經將檯面上四位太太間的關係說明的清清楚楚,朱太太說什麼也不相信總是輸家的麥太太居然胡了一把,而且還是易先生在上家的時候,簡直不留情面地直接推翻易先生的牌打算瞧個仔細; 從這一方面來看,朱太太和易先生間的關係是不是非同小可? 再對應上王佳芝在老吳面前曾說:「他帶我去了一個地方,灰塵積的厚厚的、有股淡淡的茉莉香味,我簡直分不清這裡是不是上一個情婦的居所? 或是我只是他眾多情人中的其中一位?」「你以為這個陷阱是什麼? 我的身子嗎? 你當他是誰? 他比你們都懂得假戲真做這一套,他不但要往我的身體裡鑽、還要像條蛇一樣往我心裡面愈鑽愈深,我還要像個奴隸一樣的讓他進來,只有『忠誠』這個角色我才能夠鑽進到他的心裡。每次他都要讓我痛苦的流血、哭喊,他才能夠滿意,他才能夠感覺到自己是活著的。在黑暗裡,只有他知道這一切是真的…」王佳芝已經開始分不清麥太太與自己之間的差別,在王佳芝時,她是真切地體會過貧窮、在麥太太的身份時,她才明白自己正在愛著; 可是這一切卻偏偏不被允許,她的『忠誠』究竟是臣服在誰的腳邊?

 

精明敏銳的易先生怎麼會不洞悉這所有的安排? 倆人間試探著彼此的步伐一前一後的來來回回著。牌桌上眾太太們人手一只比克拉數大的鑽戒,都像是曾經被寵愛過的光環,所以馬太太嫌著自己的兩克拉款式老舊、易太太嬌嗔著先生不給買的十幾克拉火油鑽,甚至是沒有出場過的品芬,也據傳總有許多特別的新奇飾品; 總而言之女人們表面上和和氣氣,內心裡誰都在和對方較勁,稀罕的才不是牌桌上贏了多少錢,而是今晚易先生將要臨幸誰? 那天突然的大雨,淋溼了麥太太一身,易先生忙不迭地將傘遞出去,兩個原本陌生的男女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大抵是從那一刻起,一眼瞬間…生澀的王佳芝被拱著要和小梁上床,因為小梁是唯一有經驗的男人。青春的時候以為這是愛國所犧牲的表現; 驀然回首後才明白,原來從那時候起的自由靈魂早就被禁錮在見不著底的深淵…

 

愛情早就在倆人的眉眼間流轉,上海的再次重逢,實則人為安排,虛則無力抗拒的命運。易先生送出的那顆鴿子蛋,對王佳芝而言又算得上什麼? 是那一句『妳和我在一起』才逐將倆人推向瀕臨的邊緣… 易太太什麼也知情,同時也全盤包容,王佳之不刻意爭寵,才是恰恰顯露出最有目的的心機。這一段迂迴的愛情翻雲覆雨著都只在彼此的心裡,易先生打開空蕩蕩的房門,沉默地坐在阿媽漿的筆挺的床單上,徒留下來的皺摺,都已經是過往雲煙。

 

誰能說《色,戒》太過縱情慾呢? 如同王佳芝形容的那一條蛇,其實一開始就已經存在了,只是王佳芝選擇的『忠誠』所向為自己的內心,當被喘不過氣息的擁抱住時,王佳芝才明白除卻巫山不是雲。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